【联大一般性辩论】菲律宾外长:《南海行为准则》:让自己生存 也让别人生存

2019 年 9 月 28 日

菲律宾外长洛钦在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中发言表示,菲律宾正在和中国就《南海行为准则》进行磋商。在磋商过程中,菲律宾“曾经历过被中国船只包围的事件,还失去了专属经济区内的一片岛礁。但是,迄今为止,双方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中国也表示对其拥有主权——共同探索和开发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工作并未受到干扰。”

洛钦表示,中国接受了由菲律宾起草的一份有关石油和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能够让双方在主权和国际权利没有出现任何损失或减少的情况下,将资源开发工作向前推进。

洛钦表示,“《南海行为准则》是一份基于现实的守则。现实就是,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紧邻一个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且发动战争的实力也与之相当的国家。但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每个国家都建设了那么多,都获得了那么多的成果,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个外部势力,会冒着失去全球最富裕市场的风险而开战。”

“先谈再战”,这是联合国的核心;假如没谈拢,那就再多谈几次——菲律宾外长洛钦

洛钦表示,因此,《南海行为准则》——在没有失效之前——是与中国所签署的一份,“让自己生存,也让别人生存的守则”。东盟和中国也都互相要求对方做到彼此克制,并完全尊重大家都签了字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洛钦表示,“先谈再战”,这是联合国的核心;假如没谈拢,那就再多谈几次。“在东盟,我们就在谈;因为我们知道,谈判——只要在过程中不要让出任何关键的东西——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禁毒无罪

洛钦表示,在联合国即将迎来成立75周年之际,“有关多边主义即将消亡的论调甚嚣尘上”,持此论点的人所给出证据之一,就是越来越多的强硬派政府在民主选举中胜出。

洛钦表示,政府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做实事,只要符合宪法和法律,“强硬是好的,严厉也是合理的......大多数联合国成员都是民主国家——也不要说有些是民主国家,还有些是加了引号的‘民主’国家,所有的民主国家多少都有些自命不凡,选举结果倾向强硬派并不会改变民主的特征。”

不要说有些是民主国家,还有些是加了引号的‘民主’国家...选举结果倾向强硬派并不会改变民主的特征。——菲律宾外长洛钦

洛钦表示,“其他国家的一些人可能不喜欢这些选举的结果;但本国的国民却很满意自己的选择。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要后悔也是自己的事,不由联合国决定。”

洛钦表示,政府通过任何行之有效的手段行使其最重要的职责——保护公民不让其受害——可能会让一些民间人士感到惊恐。“这些民间人士大可以尽情抱怨。要是他们还能参加公职竞选,名正言顺地为此做点什么,那就更好了。但联合国不能随意干涉国家行使这一最为重要的职责。”

菲律宾百姓希望摆脱毒品和犯罪,“这一点有这么难理解吗?”

洛钦表示,联合国的工作必须反映人民的现实需求,才能产生实际效果。“而眼下,菲律宾绝大部分百姓的期待——你说他们目光短浅也好、大错特错也罢——就是摆脱毒品、不受犯罪威胁。这一点有这么难理解吗?”

洛钦表示,“总统先生曾经问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法治不再是法治,反而成了罪犯有理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在逮捕和提审之后才适用的‘无罪推定’,从凶手被抓住的那一刻起就成立了。要真是这样,那么怀疑某人犯了罪,在法律上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更不用说是依据‘合理的理由’实施逮捕了。在执行法律保护公民的时候,再也没有嫌疑犯,只有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了。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洛钦表示,希望“联合在此的国家”不要让联合国这个平台,变成一个对采取严厉手段治理犯罪、不愿听取西方认为“唯一确定能够终止犯罪的方法就是将其合法化”主张的国家问责的地方。“犯罪分子除了如何实施犯罪之外什么都不会......他们是不会停手的,因为他们停不下来,只有强行阻止,才能让他们停下来。”

其他国家的一些人可能不喜欢这些选举的结果;但本国的国民却很满意自己的选择。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要后悔也是自己的事,不由联合国决定。——菲律宾外长洛钦

洛钦带着些许揶揄的口吻表示,“我懂,我都懂:贩毒跟种族、宗教、政治观念和性别都有关系,也和它们一样需要受到保护。不可否认,吸毒的体验确实和宗教略有相似,所以打击毒品才是危害人类的犯罪行为之一。”

洛钦指出,就是因为许多人不断对菲律宾政府的“禁毒行动”提出批评,政府才能“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总统支持率高达80%。“就像我之前说的,这就是民主的问题,你不能按照自己的口味挑挑拣拣,结果完全取决于选票。得票最多的是赢家;其他的,更加符合某些人要求的,就是输家。”

2017年,菲律宾政府军在棉兰老岛上的马拉维市与伊斯兰极端武装交火近五个月,终将城市重新夺回,但频繁轰炸导致城市一片废墟,还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数千人死亡。

对此,洛钦表示,“与毒品和有组织犯罪紧密相连的恐怖主义,是我们所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之一。重新夺回马拉维的战斗结束后,这座城市看起来就像瑞士奶酪一样千疮百孔。这场战斗,最初也是因为要执行一张有关贩毒的通缉令而触发的,通缉令上的人是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头目。”

洛钦表示,“有些人会说;应该就让那个头目继续去做他要做的事情。不过可惜,我国的总统并没有听。他想要消灭毒品交易。我懂,我都懂,这也太可怕了;消灭了毒品交易,让我上哪过瘾去?”

洛钦表示,“多边主义之所以遭到质疑,是因为它让自己屈服于单一国家、甚至是非国家行为体的目的,违背了其存在的根本原因——锄强扶弱,保护大多数的弱者,免遭少数强者的欺凌。多边主义不是由几个精选出来的成员国所掌握的,它是由每一个国家所有,也是属于每一个国家的——不然它就无法服务于任何人。”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