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一般性辩论】沙特外交大臣:伊朗是“邪恶”的恐怖政权 国际社会须“持续施以最大限度的压力”

2019 年 9 月 26 日

沙特阿拉伯外交大臣阿萨夫在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期间直指伊朗就是本月14日沙特油田遇袭的幕后黑手,强调国际社会绝对不能姑息妥协,必须采取“团结坚定的立场”,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持续对伊朗政权施加“最大限度的压力”。
 

袭击事件“将伊朗政权的真面目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

阿萨夫表示,本月14日,“25枚巡航导弹和无人机的袭击,使沙特的石油产量减少了一半,相当于570万桶。这是对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公然违反,也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攻击,和对石油供应的严重威胁。”

阿萨夫表示,“我们非常清楚此次袭击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谁。我们邀请了联合国和国际专家前来查明真相。此次袭击的肇事者,还在今年六月和七月袭击了过境阿曼湾的两艘油轮,在七月袭击了我国的艾卜哈机场,在八月又袭击了西巴油田。”

阿萨夫表示,“这是一个邪恶又懦弱的政权,隐藏在其所属的武装团体身后,逼迫后者声称对油田袭击事件负责。”

阿萨夫表示,“沙特早在四十年前就非常清楚;这个政权别的不会,却最擅长策划爆炸、破坏和暗杀”,不只是沙特,巴林、科威特、黎巴嫩以及欧洲国家都曾成为其恐怖袭击的目标。

阿萨夫表示,“正是这个政权,1989和1990年在泰国暗杀了多名沙特外交官、2011年又在卡拉奇杀害了一名沙特外交官,还企图刺杀沙特驻美国的大使。正是这个政权,2005年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市中心,杀害了这个国家的总理哈里里。”

阿萨夫表示,“不幸的是,这些行经在今天仍在持续。过去数年间,国际社会曾目睹这一政权试图在法国和丹麦发动恐怖袭击,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其他地区国家,每天都有人成为其恐怖行为的受害者。”

阿萨夫表示,“最近的袭击和攻击事件将伊朗政权的真面目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伊朗政权是“一个暴戾的恐怖主义体系,正在不断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并破坏能源供应和世界经济”,能否对此作出有力回应,“是对国际社会意志力的真正考验”。

折中妥协和“不完整的协议”只会加剧伊朗的恐怖活动

阿萨夫表示,国际社会在面对伊朗问题时,必须“基于这一政权的本质与现实,而非已多次被证明是错误的假设”。

阿萨夫表示,正如对于纳粹政权的绥靖政策最终在上个世纪引发了死亡和毁灭,以“不完整的协议”对伊朗政权实施绥靖政策,也在过去四年间进一步加剧了其所实施的恐怖活动。

阿萨夫表示,伊朗破坏也门政治进程、向沙特发射250多枚导弹,直接或是通过及其所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等恐怖组织在叙利亚杀害50多万百姓,都是伊朗核协议已经失败的证据。

阿萨夫表示,“事实就是,这个嗜血成性的政权,所祸害的已不仅仅是同一地区的国家,而是整个世界。认为通过维持不完整的协议、解除制裁,或是重回过去已经被证明失败的协议,就能够使其变得克制,就能够让世界摆脱其恶行,只是一种幻想。”

阿萨夫表示,伊朗核协议使得伊朗能够通过石油出口和制裁解除获得收入,而这些收入就将被用来资助其恐怖活动和攻击行为。因此,“切断其资金来源,是迫使其放弃支持武装团体,防止其开发弹道导弹,结束其在区域和全球实施破坏稳定活动的最佳手段。”

阿萨夫表示,能否“担起道德和历史的责任,采取坚定和团结的立场,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进行最大限度的施压”,事关“联合国与整个世界的声誉”,只有“持续施加最大限度的压力”,才能限制或终结伊朗政权的恐怖行为,“否则,区域和国际的和平与安全,以及世界经济和能源的稳定都将面临不确定的未来”。

阿萨夫表示,“伊朗政权现在只有两种选择: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尊重国际法和相关原则;或是面对团结一致、利用所有可用手段施加压力和威慑的国际社会。”

阿萨夫最后强调,“沙特,作为两座神圣清真寺的所在地,作为十亿多穆斯林礼拜时所面向的麦加圣寺的所在地,从来都不是战争的推崇者,但在保卫圣地和国家主权之时,我们也绝不会退缩!”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