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一般性辩论】伊朗总统鲁哈尼呼吁阿拉伯国家实现团结而不要将自身安全委托于美国

伊朗总统鲁哈尼出席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
联合国图片/Cia Pak
伊朗总统鲁哈尼出席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

【联大一般性辩论】伊朗总统鲁哈尼呼吁阿拉伯国家实现团结而不要将自身安全委托于美国

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一般性辩论今天进入到第二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上午发言。他激烈地抨击美国背信弃义,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严酷的经济制裁。他同时大声疾呼,中东地区处于“崩塌的边缘”,阿拉伯国家必须团结起来解决区域问题,而不要将自身的安全委托于美国。

对比美国与伊朗的中东策略

鲁哈尼表示,中东地区正在经受水深火热和血雨腥风,经受侵犯、占领、宗教派别的狂热和极端主义。在这种背景下,巴勒斯坦被压迫的民众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遭到杀戮,土地被剥夺,而定居点却在扩张。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者所谓的“世纪协议”计划,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承认以色列对其所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拥有“主权”,这些计划势必都会失败。

他说:“与美国的破坏性计划相比,伊朗在安全和反恐等领域开展的国际协助和合作一直以来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伊朗与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提出了阿斯塔纳模式,伊朗还提出了也门和平议案,并与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合作,推动也门各方开展和解对话,从而推动达成了有关荷台达港的斯德哥尔摩和平协议。”

绝不屈服于制裁

鲁哈尼指出,伊朗坚定地捍卫其科学技术发展权,美国政府则利用海外制裁威胁其他国家,不遗余力地剥夺伊朗参与国际经济的权利,而且采用“国际海盗行为”,“滥用国际银行系统”。

鲁哈尼指出,美国“以施加压力为荣”,“制裁成瘾”,而且将触角伸到了伊朗、委内瑞拉、古巴、中国、俄罗斯等很多国家。

他表示,尽管面临美国所制造的各种障碍,伊朗正坚定不移地在经济和社会增长与繁荣的道路上取得进展,伊朗在2017年实现了世界最高的经济增长率,尽管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外部干预造成了波动,但伊朗已经回到了增长和稳定的轨道,除原油外的国内生产总值正在增长,还实现了贸易盈余。

鲁哈尼说:“伊朗从未屈服于外部攻击和侵犯,我们无法真正地相信那些针对我国实施最为严酷的制裁的国家,我们无法相信他们邀请我们参与谈判,无法相信那些压抑8300多万伊朗人,尤其是女性和儿童生存空间的人。伊朗民族将永远不会忘记,永远不会纵容这些罪行以及犯罪分子,永远不会原谅他们。”

伊朗全面核协议

鲁哈尼指出,现任美国政府对伊朗全面核协议的态度不仅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各项条款,还构成了对于世界各国主权、经济和政治独立的侵犯。

他表示,美国已经撤出这一全面协议,但一年半以来,伊朗仍坚定地履行其在协议中所做的承诺。欧洲表示将履行其所作出的11项承诺,以便补偿美国撤出所造成的问题,但是很遗憾,“我们只听到了精美的词藻,却没有目睹任何有效的举措”。

鲁哈尼说:“所有人都明显地看到美国背信弃义,而欧洲却无法也无力履行承诺。我们在继续致力于履行协议当中的所有承诺,但是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美国拒绝尊重联合国,欧洲无能为力,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依赖于我们民族的骄傲、力量以及尊严。”

鲁哈尼指出,美国请伊朗参与谈判,却在同时做出背离协议的行为。他说,“我要宣布,我们对任何在制裁之下开展谈判的要求都会予以拒绝。我们坚定不移地保持独立,永远拒绝与我们的敌人开展谈判。想让我们回到谈判桌前的方式就是遵守承诺,言出必行,回到全面核协议的框架当中。”

提议建立霍尔木兹海峡和平联盟

鲁哈尼表示,伊朗致力于维护霍尔木兹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保障该地区的和谐自由与移动安全,但最近发生的事件极为严重地威胁了这种安全。

鲁哈尼:“我国在维护波斯湾地区及霍尔木兹海峡的安全方面负有历史责任,我们邀请所有受到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事件影响的国家共同加入霍尔木兹海峡和平联盟。”

他表示,缔结这一联盟的目的是促进和平、稳定和进步,保障该地区居民的福祉,强化互信,相互理解,彼此之间实现和平和友好关系。这一倡议包含了多条通向和平的道路,比如集体保证、能源安全、航行自由,以及石油及其他资源运输自由。

同时,联盟基于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对话、谅解、尊重领土完整和主权、国际边境不可侵犯以及和平解决分歧等原则,但最重要的是不侵犯、不干涉他国内政。

鲁哈尼说:“在本地区以任何名义组建任何安全联盟或倡议,只要外部势力对其进行控制,便明显构成对这一地区事务的干预和侵犯,而且会导致局势升级,导致地区环境进一步复杂化,加剧地区内部的不信任。海湾地区的安全只有在美国撤军之后才能得到实现,美国的武器和干预不会带来和平。海湾地区的安全是无法由外国政府所购买或提供的。”

地区安全依靠阿拉伯人之间的团结而非外国势力

鲁哈尼表示,他深信,“邻国的安全、和平与和独立,就是我们的安全、和平与和独立。美国并非我们的邻国,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邻为先,我为后,在出现意外事件时,我们不应引狼入室。”

他呼吁阿拉伯国家,“我们彼此为邻,而不是与美国为邻。美国不在中东地区,美国并不代表其他国家,也不是任何国家的守护者,任何国家都不应当将其他国家作为代理人,也不应将自身的安危交予其他国家托管。如果也门的战火波及到利雅得的话,我们应当惩罚那些战争贩子,而不应当声讨那些受害者和无辜者,保障沙特阿拉伯安全需要的是终结对也门的侵占,而不是邀请外部势力参与。”

鲁哈尼强调,阿拉伯半岛的和平解决方案、波斯湾的安全和中东地区的稳定,应当在地区内部寻找,而不是在地区之外。这些地区问题的广度以及重要性远远超过了美国自身的能力。美国未能解决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问题,却在一直以来支持塔利班和伊黎伊斯兰国这些极端组织。

他说:“这样的一个政府没有能力解决现今更为复杂的问题。我们这一地区正处于崩塌的边缘,踏错一步就将遗患无穷。我们不应容忍外国势力的挑衅性干预,我们应当坚决地进行强有力的回应,与此同时巩固波斯湾国家之间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