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世卫组织“40秒行动”——采取措施预防另一个生命在下一个40秒内自杀

2019 年 9 月 9 日

歌者朴树用“生如夏花”来赞扬生命的鲜活与美好。然而,在世界各地,每40秒钟就有一个人由于不堪在生活中遭遇的困难、压力或是疾患而结束自己的生命, 给家人与朋友乃至社会带来永久的伤痛和损失。在今年的9月10日“世界预防自杀日”之际,世界卫生组织推出一个名为“40秒行动”的运动,呼吁在全球范围内采取行动,帮助失落的人们克服困难,重拾生命的希望。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9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将与全球伙伴、世界精神卫生联合会、国际预防自杀协会和全球精神卫生促进联盟合作,发起“40秒行动”运动。 

世卫组织精神卫生和物质滥用司科学家亚历山德拉·弗莱什曼(Alexandra Fleischmann)博士表示,这一运动将于10月10日世界精神卫生日达到高潮。今年世界精神卫生日的重点也是预防自杀。 

弗莱什曼:“据估计,全世界每年有80万人死于自杀,这相当于每四十秒钟就有一人死亡。实际上超过一半的自杀发生在年龄较轻的人群,也就是低于45岁的人中间。自杀是15至29岁年龄组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特别是对于15至19岁的年轻女孩,自杀是第二大死因,这令人非常非常难过。” 

2016年全球的自杀率为每10万人10.5例。然而,国家之间的自杀死亡率差异很大,从每10万人5例到每10万人30余例不等。 

在15-19岁青少年中,自杀是女孩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仅次于孕产病症。自杀同时也是这个年龄组男孩死亡的第三大原因,仅次于道路伤害和人际暴力。 

弗莱什曼:“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发现的自杀人数最多,占所有自杀事件的79%。 然而,如果你看一下每十万人口的自杀率,你就会发现高收入国家的自杀率最高,为每10万人11.5例。高收入国家死于自杀的男性几乎是女性的三倍,而在中低收入国家男女自杀人数更为均等。” 

在高收入国家,公认自杀与精神疾患,特别是抑郁症和酒精使用障碍之间存在联系。许多自杀是因丧失处理生活压力的能力,如财务问题、关系破裂或慢性疼痛和疾病,而陷入危机时发生的冲动行为。此外,经历冲突、灾难、暴力、虐待、丧失亲友和疏离感也与自杀行为有着密切关系。遭受歧视的弱势人群,如难民和移民、土著人、性少数群体和囚犯的自杀率也很高。 

弗莱什曼:“自世卫组织2014年发布第一份全球预防自杀报告以来,我们已经看到又有十多个国家已经制定了全国预防自杀战略,所以现在拥有这样的战略的国家已达到了38个,但我们相信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因此,我们呼吁所有人,特别是各国,采取行动预防自杀。 这是一个存在于世界各地的问题, 不论是低收入国家还是高收入国家,不论是哪个年龄组,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自杀都是一个问题,因此我们必须在全世界范围内平等地解决这个问题。” 

最常见的自杀方法是上吊、喝农药和使用枪支。最有可能立即降低自杀人数的干预措施是限制获得服毒用的农药。许多农药的剧烈毒性意味着这种自杀方式通常会致死,特别是在没有解毒剂或附近没有医疗设施的情况下。 

弗莱什曼:“当我们呼吁采取行动时,我们指的是实施有效的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知道可以采取什么样的干预措施,最重要的是要减少自杀手段的。农药是中低收入国家农业地区自杀的重要手段。非常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大约有五分之一的自杀事件是使用农药,而且我们知道,这类自杀经常发生在有压力和冲动的情况下。自杀并不意味着这个人没有矛盾心理。通常这些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很矛盾,在这一刻他们不应该能够快速并方便地获得自杀手段。然而,当农业区的农药很容易获得,并且可以这样服用时,那么当通常可能被预防的自杀就发生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求各国的杀虫剂注册机构和监管机构进行监督,搞清楚最常用于自杀的杀虫剂,然后采取管制措施禁止那些与自杀死亡有关的高危农药。”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禁止使用高度危险农药的法规可以降低一个国家的自杀率。在斯里兰卡,该国在1995年至2015年期间通过一系列禁令促使自杀率下降了70%,估计挽救了9万3000人的生命。在韩国,2000年中期,许多自杀是由于服用了除草剂“百草枯”,自2011-2012年对百草枯实行禁令后,2011-2013年期间服农药自杀而亡的人数减少了一半。 

世卫组织精神卫生和物质滥用司科学家弗莱什曼博士指出,除了减少获得自杀手段的途径外,还需采取其他综合预防措施。例如在年轻人中实施规划以培养其生活技能,使他们能够应对生活压力,并对有自杀风险的人进行早期识别、管理和跟踪。 

弗莱什曼:“我们必须在学校的年轻人中开展工作, 同时我们也知道媒体必须在自杀预防方面发挥作用,负责任地报道自杀,与我们一起提供关于在哪里得到关爱和帮助的信息,提供如何克服问题的信息,提供一些已经解决了问题和困难的人的故事,而不是美化自杀,并使其耸人听闻,也不把自杀的方法放在封面,而是提供客观的事实。 因此,我们可以共同努力,让人们意识到可以寻求帮助,如何获得帮助。”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