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主席——尼日利亚学者和外交官班迪

2019 年 9 月 16 日

联合国大会第73届会议即将落下帷幕,第74届会议即将在9月17日开幕。当选本届联合国大会主席的是来自尼日利亚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学者和外交官蒂贾尼·穆罕默德·班迪(Tijjani Muhammad-Bande)。作为一位来自西非的外交官,班迪对未来一年联合国大会的工作抱有什么样的愿景?他对联合国这个多边国际舞台本身面临的挑战又有哪些看法?带着这些问题,联合国新闻的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请听黄莉玲的报道。

今年6月4日,在联合国大会主席的选举当中,来自西非国家尼日利亚的常驻联合国代表班迪大使成功当选。他即将在9月17日从第73届联大主席、来自厄瓜多尔的玛利亚•埃斯皮诺萨手中接过会锤,走马上任。

在班迪即将担任联大主席的这一年里,联合国也将紧锣密鼓地筹备2020年9月成立75周年的各种纪念活动。这个周年纪念对于领导联大的新主席意味着什么呢?

班迪: “这是一个庆祝多边主义的时刻,但同时也是审视阻碍以多边主义的方法去实现目标的各种力量的时刻。我认为我们应当进行全面的审视,审视我们在和平、战争、发展、权利、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方面,究竟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联合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会员国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这是一个庆祝多边主义的时刻,但同时也是审视阻碍以多边主义的方法去实现目标的各种力量的时刻。---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主席班迪

当今世界,不同背景的国家之间有着很多的分歧,甚至存在着巨大的不信任。作为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组成的大会的新当选主席,班迪将如何能够将持不同观点的国家聚集到一起,共同推进联合国的事业呢?

班迪: “首先,我认为我们作为会员国已经在许多的事情达成了一致,当然有一些领域我们存在着分歧。我要提醒会员国们想一想,提醒人们想一想,联合国组织宗旨的重要性,以及联合国在过去所取得的成就。我们需要提醒自己,为什么联合国组织首先要被建立起来?因为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如果没有联合国,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混乱?我们又如何去应对像大流感、移民和难民这些问题。这不是言辞,而是我们可以让人们通过历史角度去审视的现实。去看一看,想一想,如果我们相互之间没有多倾听一点,多合作一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班迪在竞选的愿景陈述和当选致辞中提出了他在任内的优先事项,包括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特别是预防冲突;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作为有效执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组成部分;强调包容、人权,并增强青年和妇女的权能;促进伙伴关系,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特别是有关消除贫困、实现零饥饿和优质教育的目标。

班迪: “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教育会发生什么?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崛起,摆脱命运。教育与就业、与平等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期待有更多的获得教育的途径,更好的课程,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少一些憎恨,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平等。联合国更好地理解教育的重要性至关重要,这将能够让这个组织在这方面开展更好的工作,确保更好的课程,更好地获得高质量教育的途径。人们出生在不同的处境当中,唯有教育会让他们获得平等。”

班迪是一位资深的政治学学者。早在1979年就在尼日利亚艾哈迈杜·贝洛大学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后来又赴美国波士顿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继而在1987年荣获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学位。在学术领域,班迪曾在尼日利亚排名第一、并且拥有2万名全日制学生的乌斯马努·丹佛迪尤大学担任副校长。在2010至2016年间,班迪还担任了尼日利亚的国家政策和战略研究所所长。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人们现在仍习惯称他为“班迪教授”。 因此,班迪对教育的重视有着深刻的缘由。 同时,与他的前任埃斯皮诺萨一样,班迪也很重视性别平等。

班迪: “在性别平等方面,我认为,真正的改进在于落实我们已经达成一致的东西。没有人应当由于性别、种族或宗教等等这些代表人们身份的因素而被落在后面。性别问题非常重要,男和女工作人员数量之间的均等非常重要,联合国在这方面展示出了领导力,我们看到了联合国在第73届联大主席任职期间做出了非常坚定的努力。当然,我们还有机会利用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的契机进一步审视我们是否还能够找到更有效地缩短性别不平等的方法。”

人们出生在不同的处境当中,唯有教育会让他们获得平等。---联合国大会第74届会议主席班迪

班迪曾于2000年至2004年在设在摩洛哥的非洲发展管理训练研究中心担任过总干事,这是非洲首屈一指的政府间治理改革中心。他在任期间,该中心为非洲的高级公务员提供了急需的培训。同时,在改革联合国方面,他也有着自己的思考。

班迪: “ (联合国的)低成效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它由来已久,而且有着很多的讨论,比如说不同的联合国机关之间应如何更好地协调工作,减少重叠,并且相互学习。减少重叠,不仅指的是职位,同时也是时间,许多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抱怨不堪重负,甚至没有时间去参加一些会议,导致不能承担义务。我想这是一些可以采取小步骤的方面,但加起来,并且通过一种连贯的方式,在联合国大会、经社理事会和安理会等机关以及其他机构之间进行更好的协调,就能发挥作用。对于这些已经存在一定时间的问题,让我们不要简单地仅仅是把它们列出来,而是采取积极的步骤进行落实,那么在五年以后,我们希望看到不同的气氛和能力,我们能够更好地一道努力实现目标。”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