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7 月 29 日

联合国总部今天举行题为“有一天我要…”的图片展,数十位年龄在6到18岁之间、正处于人道主义危机之中的女童,面对摄影师的镜头说出了她们对于未来的期待,说出了自己长大之后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策划此次展览的联合国人道协调厅表示,目前全球有超过1.4亿人需要依赖人道主义援助才能生存,其中妇女和女童所面临的情况最为严峻。

人道协调厅表示,在冲突和流离失所环境下,女童的失学率是男童的2.5倍。据估计,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女性难民曾遭受过强奸、性奴役、人口贩运、强迫婚姻、早婚以及伴侣性暴力。在旱灾发生时,女童也常常被迫辍学,承担汲水和照顾家人的工作。在人道主义危机期间,由于关键医疗服务难以获得,怀孕的妇女面临着极高的健康风险。

然而,妇女和女童所经历的这一残酷现实却很少得到外界的注意,她们对于未来的希望和梦想更是乏人问津。此次展览正是希望通过这些女孩的动人影像和话语,展示她们的脆弱与坚强,突出她们丰富的创意和改变未来的能力,同时强调在人道主义危机期间为女童提供教育、保障她们的安全,让她们拥有未来发展机会的重要意义。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8岁的普拉(Poola)来自尼泊尔,渴望成为一名空中乘务员。
“我打算在22岁之后,甚至更晚一点再考虑结婚。因为我需要时间来练习飞行。我还没有去过任何地方旅行,但我相信自己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空中乘务员,因为我一定会随时都充满热情。飞上高空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我最担心的就是学校的数学课。数学真是让我头疼。”​​​​​​​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来自尼泊尔的萨利塔(Sarita)想当一名工程师。
“我只想要有一份能让自己独立的工作。说起来真的很简单:我想要主宰自己的生活,不让任何人为我做决定。我的能力一点也不比男人差,但在我住的村子里,还是有许多人不赞成女性工作,所以我要克服的挑战还有很多。”​​​​​​​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同样来自尼泊尔的16岁女孩阿希玛(Aseema)想当一名菜农。
“我最喜欢的蔬菜就是花菜。要种好一颗花菜需要很多技巧,现在我还不会。真希望今后能有机会去学。”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7岁的鲁帕利(Rupali)来自尼泊尔,她想当一名裁缝。
“思考想做什么让我觉得很难过,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梦想能不能实现。我在12岁的时候结了婚,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但我还没有和丈夫住在一起。大概三个星期之后我就要搬到他家去了,在那儿会举行一个仪式。我的心情太复杂了,没法用几句话说清楚。订婚的时候我的年纪还非常小,而现在却得搬去和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家庭生活在一起。其实我非常非常害怕,但我并没有告诉父母。我只希望他们在做这个决定之前能够征求我的意见。我甚至都不知道丈夫今年几岁……所以,虽然成为一名裁缝确实是我的梦想,但我并不是那个决定这个梦想能不能变成现实的人。”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5岁的以实玛特(Ismat)是一名生活在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她想要成为一名医生。
“有一天我要当上医生。治好罗兴亚人、孟加拉人,还有世界上所有人的病。10岁的时候,我在缅甸被迫辍学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继续完成学业。”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2岁的马拉克(Malak)来自伊拉克,她想成为一名水手。
“我从来没有见过大海,也不会游泳,但是照片里的大海看起来真是太美了。我喜欢想象自己坐在船上,不知道究竟到了哪里,四周只有一片蓝色。”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0岁的吉娜(Gheena)来自伊拉克,她想成为一名护士。
“我的妈妈就是护士,这个工作看起来并不是很难。我们住在摩苏尔的时候,妈妈非常忙碌,但现在我们住在难民营里,她几乎一直都呆在家里。她说她希望我能上很长时间的学,暂时先不要结婚。她这么说的时候我笑了,因为她说得好像我很想结婚似的。”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0岁的伊拉克女孩祖哈(Zuha)想要成为艺术家。
“在营地里,我几乎每天都在创作,最喜欢画的就是鲜花和房子。但是当上艺术家之后,我不会卖掉我的画。而是会把它们都挂在自己家里。妈妈说,生活得快乐就跟赚钱一样重要。她说我的画能让其他的人也感到快乐,还把它们挂在我们住的帐篷里做装饰。”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3岁的罗兰德是一名居住在伊拉克的叙利亚难民。她想成为一名霹雳舞者。
“有人告诉我说霹雳舞只有男孩子才能跳,但这话一点道理也没有,因为我比所有的男孩子都跳得好。我觉得与众不同并没有什么不好。我的朋友贝拉尔15岁了,为了反抗所有人,她把头发染成了蓝色。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开玩笑,说假如我们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不会有人想娶我们,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今年我有两个朋友迫不得已结了婚,一个12岁,一个13岁,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因为她们的婆婆不许她们离开帐篷。其中一个人在结婚的前一晚跑来见我,我们坐在地上,她害怕得哭了。”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4岁的哈拉兹是生活在伊拉克的叙利亚难民,她想成为一名人权律师。
“我要当一个人权律师,为任何在战争或是冲突期间面临困难的人免费辩护。不过这个工作有好也有坏,因为假如我要有很多工作,那就意味着必须发生战争。我讨厌打仗。我们准备离开叙利亚的时候,到处都是枪林弹雨,我哥哥的眼睛里和腿上都留下了弹片。我只希望所有的政治家能坐到同一间房间里,想出一个大家都能同意的方案来。”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4岁的玛塔(Martha)是一名居住在乍得的尼日利亚难民。她想成为一名警察。
“我要当警察,去抓像博科哈拉姆那样的坏蛋。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会用武器。”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1岁的考图玛(Kaltouma)来自乍得,她想成为一个农民。
“我们住的营地遇到袭击的时候,爸爸被人杀害了。当时他正想拿上一些家里的东西然后再跟我们会合,结果却被博科哈拉姆给抓住了。有一天我要当一个农民,因为只有这个工作才能保证让全家人有饭吃。”
 

 

 

Vincent Tremeau presented by UNOCHA
10岁的法蒂姆来自乍得,她想成为珠宝商。
“从村子里逃走之前,我们家的生活很不错。爸爸一直在把骆驼卖给有钱人。现在我们活了下来,感谢上帝,但是却一无所有,骆驼、珠宝,什么都没有了。没有骆驼,逃难的那段路真是太长了。长大以后我要卖珠宝。在我们的文化里,女孩子不戴首饰是让人羞耻的事情。我希望所有的妇女和女孩都能戴上美丽的珠宝。”
 

 

 

 

 

往日新闻

史上首次“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国际大会呼吁结束这一祸端

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女孩或妇女在其一生中会遭受身体暴力或性暴力,而在冲突或自然灾害中,这种风险更是“成倍地增加”。这是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人道主义危机中的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国际会议”所传递的信息。这也是有史以来国际社会第一次就这一问题举行全球性会议。

联合国:全球有1/3妇女遭受暴力 生育压力和“重男轻女”依然普遍

联合国人口基金今天发布《2019世界人口状况报告》指出,尽管过去50年间,全球在性健康和生殖健康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但确保每一个人拥有相关权利和自主选择的目标仍是“未竟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