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在政治前景渺茫之时 为巴勒斯坦难民“留下一点希望”

2019 年 6 月 25 日

6月25日,美国将在巴林召开会议,讨论被称为“世纪协议”的中东和平经济方案。据媒体报道,撤销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也将是会议的议题之一。而在同一天,工程处则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年度认捐会议,今年的筹款目标是12亿美元。会前,工程处负责人克雷恩布尔向媒体介绍了该机构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巴勒斯坦难民的近况。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于1949年根据联大决议设立,旨在为加沙、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境内的大约54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教育、医疗和救济等服务,直到巴以问题能够找到公正的解决方案为止。其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成员国的自愿捐款。

去年,美国将对工程处的捐款从2017年的3.6亿美元削减至6千万,使工程处面临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财政危机。

 

 

工程处主任专员克雷恩布尔表示,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工程处发起了名为“尊严无价”的全球筹款活动,同时采取各项措施节省9200万美元开支,从而在2018年保证了708所学校和144家医疗中心的运转,为50万巴勒斯坦难民儿童提供教育,让850万人获得医疗服务,同时向加沙地带的一半人口——近100万人——发放了食品援助。

但紧缩措施也带来了不幸的后果。

克雷恩布尔:“去年夏季的情况尤其严重。由于资金不足,工程处不得不在加沙终止了118名工作人员的合同,另有一部分人被迫从全职转为兼职。这对他们而言无异于一场灾难,因为一旦在加沙失业,是找不到其他工作机会的。此外,在加沙,每一个在工程处领取薪水的员工,同时也是社区内多个家庭的借款担保人,所以失业不止会影响自己和家人,更会波及到整个社区。因此,这一决定引发了许多动荡和抗议,加沙的办公室整整一个月都处在失控状态。今年,我们希望能与捐款方共同努力,避免类似情形再次发生。”

在去年8月正式宣布终止一切捐款的声明中,美国称工程处是“不可救药的、存在严重缺陷的机构”,并对工程处的运作方式进行批评。美国中东问题特使格林布拉特在今年5月的安理会会议上也做出了类似的表态。更有媒体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曾在非公开的邮件中指责工程处“腐败”。

 

粮食署图片/Wissam Nassar
大规模的贫困和失业使加沙百姓的粮食不安全状况日益加剧,持续不断的食品援助对保护脆弱巴勒斯坦难民的生计而言至关重要。

 

对此,克雷恩布尔表示,是否要向工程处捐款是各国的自由,但他绝不接受美国有关工程处运作不力的指称。

克雷恩布尔:“每个成员国都有权决定是否要向工程处捐款以及捐多少,这完全是各国自愿做出的主权抉择。工程处对于美国终止捐款的决定深表遗憾,不仅因为双方此前的合作关系一直十分稳固,也是因为教育和医疗等工程处所关注的重点领域正是美国政府长期以来所一贯支持和投入的。但我坚决拒绝美国在终止捐款的同时所发表的言论。多年来,工程处已经不止一次地展示出在中东地区一些最为复杂的环境中开展工作的决心和能力。多边机构绩效评估网络(MOPAN)1在最新的报告中也用‘坚韧’、‘有活力’和‘管理完善’来形容我们,美国也是这一评估网络的成员之一,因此我认为,任何有关工程处财务和运营状况的批评,都应在充分阅读这份报告的基础上提出。”

此外,美国和以色列还在安理会等多个场合表示,工程处非但不能帮助解决巴以问题,甚至其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是导致冲突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

针对这种说法,克雷恩布尔重申,导致冲突持续的原因是政治不作为,而非工程处等人道主义机构的工作。

我们呼吁各方再次致力于政治进程,只是因为巴勒斯坦难民儿童理应获得基本的权利,只是希望能够为他们的将来保留一点希望。---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负责人克雷恩布尔

克雷恩布尔:“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或是记得,但在历史上,尤其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巴勒斯坦难民其实是最不热衷于让工程处长期存在的一个群体,他们并不想让工程处的任务授权得到定期延长,因为每次延长任务授权,都是在提醒他们,自己最为根本的政治地位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克雷恩布尔表示,目前,政治进程前景渺茫是巴勒斯坦难民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问题。

克雷恩布尔:“今天的巴勒斯坦难民绝大多数都在25岁以下,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在《奥斯陆协议》2签订之后出生的。从小,他们就听国际社会、联合国、各成员国以及巴勒斯坦的领导人反复强调,只要保持克制,坚信政治努力和外交斡旋,就能够找到解决方案。然而25年过去了,能够让巴以双方都实现应有权利、能够反映巴勒斯坦难民期待和理想的解决方案仍然没有踪影,整个地区都看不到政治解决的希望。”

克雷恩布尔表示,政治领域的僵局也限制了每一个巴勒斯坦难民的未来。

克雷恩布尔:“工程处在加沙的学校有2万8000名学生,其中有90%以上都从未走出过加沙。这些孩子来到工程处的学校上学,花上9年的时间学习,然后呢?无论是就业还是离开加沙前往其他地区发展的希望都微乎其微,这是非常沉重的打击。另外,自‘回归大游行’3开始以来,共有14名在工程处学校上学的孩子不幸丧生,几天前还有人的座位一下子空了,对于其他学生而言也是巨大的心理创伤。”

克雷恩布尔表示,工程处无权过问巴以政治进程,只是希望在政治解决方案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为保护巴勒斯坦难民的权益尽一份力,为巴勒斯坦的儿童留下一点希望。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Tamer Hamam
一名巴勒斯坦难民妇女在加沙的近东救济工程处汗尤尼斯分配中心领取粮食援助。

 

克雷恩布尔:“在工程处,没有一个人认为我们再工作十年、二十年或是三十年,就能够让巴勒斯坦难民看到希望,他们需要的是政治解决方案,但是目前,几乎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一个让巴勒斯坦难民参与其中的包容性和平方案能够获得实现。去年,美国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并终止向工程处捐款等一系列举措,无疑更进一步加剧了巴勒斯坦难民的焦虑。我说这些并不是因为工程处有权参与处理地区政治,我们没有这种权利,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亲眼目睹缺乏政治解决方案所带来的巨大人道主义代价。我们呼吁各方再次致力于政治进程,只是因为巴勒斯坦难民儿童理应获得基本的权利,只是希望能够为他们的将来保留一点希望。”

6月25日的认捐大会将由联大主席埃斯皮诺萨主持,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做开场发言。会前,克雷恩布尔对去年各方在危急关头的慷慨解囊表示感谢,并希望在今年也能一如既往地获得国际支持。

克雷恩布尔:“在政治和制度领域,工程处面临着许多挑战,这一点我们并不否认。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支持,去年有42个国家增加了对工程处的捐款,还有14个国家在安理会会议期间呼吁扩大对工程处的政治和财政支持,令我们感到非常鼓舞。今年的筹款目标是12亿美元,与去年的数额一致,我们希望各国能继续维持对工程处的捐款,能够继续对工程处工作的价值和重要性予以认可。”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注:

1、多边机构绩效评估网络(MOPAN)成立于2002年,由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和韩国在内的18个成员国组成,旨在评估受到成员国资助的多边机构的工作绩效,包括粮农组织、教科文组织、人权高专办和妇女署在内的多家联合国机构都是其定期评估的对象。

2、1993年,时任以色列总理的拉宾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在挪威经过一系列谈判后,在华盛顿签署了奥斯陆协议(Oslo Accords),正式名称为《关于临时自治安排的原则声明》,承诺将通过谈判方式解决争端,被认为是巴以和平进程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协议签署两年后,拉宾遭到刺杀,巴勒斯坦极端势力对以色列发动袭击,协议的执行从此搁置。

3、自去年3月底以来,加沙几乎每个周五都会举行名为“回归大游行”的示威活动,抗议以色列对这一地区的长期封锁。示威者与以色列安全部队发生摩擦,导致大批人员伤亡。据世卫组织统计,自去年3月30日至今年3月31日,共有277人丧生,2万8000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