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饥饿与肥胖的悖论——帝国理工学院教授大卫∙纳巴罗谈未来粮食系统转型

2019 年 6 月 27 日

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饥饿人口数量约为8.2亿,同时有超过6.7亿人患有肥胖症。全球食物生产和分配正出现极端的不平等问题——有人食不果腹,有人暴饮暴食。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全球健康教授大卫∙纳巴罗近期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专访中指出,这就是未来粮食系统的一个悖论。粮食生产和供给已经不再是全球面临的唯一的营养难题,粮食生产对气候、环境的影响,粮食生产者的生计,各种食源性疾病的增加都将成为关注的重点。请听张立的报道。

大卫∙纳巴罗曾担任秘书长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气候变化特别顾问,并在2016年成为世卫组织总干事候选人之一。他近期参加了粮农组织举行的“粮食的未来”国际研讨会,并指出,饥饿已经不再是人类所面临的唯一一个主要营养问题。全球食物生产越发高效和优质,正为所有人提供充足的粮食,但与此同时,粮食生产方式正在对生态系统造成破坏,许多农民的生计也无法得到保障。

大卫∙纳巴罗:“今天,全球粮食系统为人们提供的粮食在数量和质量上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粮食生产效率十分惊人,全球正在生产足够的食物来养育所有甚至更多的人口。但也有一些不足,首先是,虽然有充足的粮食,但全球仍有7亿多人营养不良。在一些地区,18亿人超重或因为过度食物消费或不良食物消费而受到影响。此外,目前我们粮食生产方式正在对生态系统造成破坏,这些都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许多地区因为农业供给而导致淡水资源短缺,生物多样性也受到挑战,这将造成物种丧失。由于农业做法,尤其是使用化学制剂减少虫害,一个问题出现了,那就是在许多地区,粮食生产者面临不稳定的资金状况。其中一个原因是气候变化将影响生产力。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生产的粮食的价格并不足以抵消生产成本,这导致了许多严重的问题,包括破产,在一些地区,农民甚至自杀。最后,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在一些地区,我们生产粮食的方式造成35%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导致温室气体排放因素的三分之一。”

 

联合国图片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全球健康教授大卫∙纳巴罗资料图片

 

根据预测,世界上肥胖人口的数量很快将超过饥饿人口的数量。目前,全球超过20亿18岁及18岁以上的成年人超重,其中超过6.7亿人患有肥胖症。此外,2000年至2016年期间,所有年龄段人群中的肥胖人口增长率均超过超重人口的增长率。纳巴罗指出,无论是肥胖症还是营养不良,贫困人口的发病率都比富裕人口更高。

大卫∙纳巴罗:“当然,大部分的营养不良人群,主要是儿童,生活在较贫困国家,在较贫困人口之中。营养不良主要是由贫困造成的疾病。当一个国家遭遇了恶劣天气事件的影响,或其他形式的自然灾害,或者当一个国家或社区遭受暴力冲突或者经济震荡时,营养不良问题将更加明显,这就是现实,我们将预见到贫困地区将出现营养不良问题。另一个极端是,肥胖在全球各地十分突出,不仅仅是中等收入或富裕国家的疾病,贫困国家罹患肥胖症的人口正在迅速增加,此外,其他与饮食有关的疾病,包括二型糖尿病也在贫困国家迅速增加。是的,更富裕的人更有可能过度消费食物,但如果你看到发达国家的数据,比起富裕人口,肥胖症在贫困人口中更加普遍。”

粮农组织指出,除了肥胖以外,全球有近20亿人患有微量营养素缺乏症。导致全球暴发肥胖和微量营养素缺乏症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以人造成分为主的超加工食品的大量消费。这种食品含有大量饱和脂肪、精制糖、盐和化学添加剂。同时,粮农组织估计全球每年共有6亿例食源性疾病。不安全食品对人类健康和经济构成威胁,对弱势和边缘化人群,尤其是对妇女和儿童以及受冲突影响的人口和移民造成严重影响。

 

© 粮农组织埃及办事处图片
埃及卢克索的妇女在晒西红柿,作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减少西红柿价值链在食物损失活动中的一部分。

 

大卫∙纳巴罗:“饮食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导致全球一些地区三分之一的人死亡,这些疾病基本上都是因为过度摄入不良食物导致,包括造成血管病变,导致高血压,或伤害关键器官,比如心脏和大脑。另一些疾病包括糖尿病,尤其是在中晚年发生的与饮食有关的二型糖尿病;其他与饮食有关的状况包括癌症,这越发引起关注,这意味着,我们不仅需要了解我们摄入了多少营养和能量,还要了解摄入食物的种类,这非常重要。”

在人们追求健康食物和生活方式的同时,许多国家的农民都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甚至因无以为继而结束自己的生命。英国《卫报》去年11月发布的一篇文章援引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一项研究指出,2015年,美国17个州的男性农业劳动者的自杀率是总人口自杀率的1.5倍。在澳大利亚,每四天就有一名农民自杀,在英国这一频率是每周,在法国,是每两天;在印度,自1995年以来已有超过27万农民死亡。

纳巴罗指出,由于入不敷出,粮食生产转型十分必要,但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只有包容性的讨论、以科学为基础的决策能够真正地推动优质粮食生产。

大卫∙纳巴罗:“粮食生产者的生计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准。全球有18亿人依赖粮食生产生存,因此转型是十分复杂的。我们正在做的工作之一是确保所有有志于粮食生产的人能够融入这一转型过程中或对此作出贡献。当其中一部份人,包括农民被排斥在一些讨论之外,事情可能将走向错误的方向。因此,我们需要确保包容性的辩论,确保拥有良好的科学作为决策的基础,确保当要求人们做出改变时,他们在这一过程中不是孤立的,他们不会感到是被迫的,而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利益,这都是转型过程中的关键环节。也许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了解,在许多国家,政府为粮食生产提供补贴,来为食物生产者或加工者带来益处,但有时候这种补贴将错误地推动食物生产,生产出不利健康和环境的作物和食品。”

 

世界粮食署图片/Gabriela Vivacqua
世界粮食计划署在南苏丹的皮耶里分发粮食。

 

纳巴罗指出,目前,全球粮食系统存在的问题不在于生产,更在于分配,以确保每个人能各取所需。

大卫∙纳巴罗:“总体来说,现在的处境是,生产的粮食总量是充足的,可能有一些不平衡,比如一些地区的人们可能需要更多的蔬菜水果和坚果。总体上,粮食是足够的,甚至有余力为动物生产食物,或者利用食物创建生物能源。目前的问题并不是能否生产足够的粮食来养活所有人,而是现有的粮食是否以一种让每个人获得自己所需的方式分配,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毋庸置疑,在全球一些地区,由于治理方面的挑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他们需要的粮食,这是我们需要与政府和基于社区的组织合作解决的问题。 ”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