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文组织:面对遭受心理创伤的移民和难民学生   教师们没有做好准备

2019 年 6 月 20 日

自2000年以来,全球移民和难民儿童的总人数增长了26%。这些孩子中的许多人在离开家园之前、旅途中或在新社区或国家定居时都遭受了心理创伤,并承受着有害的精神压力,这会影响他们的学习能力。然而,在他们重新定居的社区,教师们并没有为应对这一局面做好准备。 这是在6月20日世界难民日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一份新政策文件所指出的。

在德国,五分之一的难民儿童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特别容易受到这种伤害。在挪威,来自阿富汗、伊朗和索马里的160名无人陪伴的寻求庇护儿童中,有三分之一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在比利时,166名无人陪伴的难民儿童和青少年中,有37-47%患有严重或非常严重的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赫布斯特(Jenny Caroline Herbst)是德国一所学校“欢迎新移民班”的老师。她说:“有一个男孩在伊拉克曾被关押,如果你对他大喊大叫,他就会跑出房间,再也不会回来。我没有接受过正规培训。我感到不知所措。老师们常常没有意识到受创伤的孩子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学习。很多这些孩子是户主。他们没有一个可以让创伤治愈的心理舒适区。“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流离失所者的创伤率也很高。例如,苏丹南达尔富尔州一个难民营的331名境内流离失所儿童中,有75%的人符合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诊断标准,38%患有抑郁症。

教科文组织指出,在没有保健中心的情况下,学校往往在恢复儿童的稳定感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但教师需要有关心理创伤的基本知识以及如何帮助受影响学生的培训。但是,东道国的教师们面临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在紧急情况下。一些非政府组织,包括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医疗行动协会(iACT)和计划国际(Plan International),正在培训教师,帮助他们应对这一挑战,但这些非政府组织的影响力还不够。

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负责人安托尼尼斯(Manos Antoninis)指出,教师不是,也不应该被视为心理健康专家,但如果他们接受了正确的培训,他们就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资源,帮助支持遭受了创伤的儿童。

在德国,大多数教师和托儿所工作者表示,他们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来满足难民儿童的需求。在荷兰,20%在主流学校工作超过18年的教师报告说,他们在与创伤学生打交道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绝大多数这些教师在工作中遇到至少一名创伤的学生。对欧洲和北美难民儿童的早期儿童保育和教育设施进行的审查发现,虽然许多方案认识到提供心理创伤护理知识的重要性,但培训和资源“几乎普遍缺乏”。

安托尼尼斯说:“对这些儿童而言,冲突和流离失所并没有消失。他们在呼唤各国改变教学实践,改变教师对待这些孩子的方法,通过角色扮演和小组讨论的方式,帮助他们建立自信和自我表达,这无异于给了他们一条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