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全球外国直接投资:2018年持续下降 2019年温和复苏

2019 年 6 月 12 日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6月12日发布了其年度旗舰出版物《世界投资报告》。报告发现,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在2018年连续第三年下降,排除了美国税收改革导致该国跨国公司从海外汇回收益这一短期原因之外,地缘政治局势的不稳定、全球宏观经济低迷以及贸易战等原因也导致了外国直接投资的下滑,而这些因素并不会在短期内消除,因此2019年外国直接投资的复苏预计幅度并不显著。 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图片提供:贸发会议

根据《世界投资报告》,2018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流量继续下降,减少了13%,降至1.3万亿美元。这是全球直接投资连续第三年下降。

在于日内瓦举行的发布会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秘书长基图伊对下降背后的原因进行了解释。

基图伊:“流入欧洲的外国直接投资降幅最大,下降了27%,为2004年以来的最大降幅。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美国的税收改革导致的。英国的外资流入量也下降了36%。”

美国2017年底实施的税改促使美国跨国企业在2018年前两个季度将大量留存的海外收益汇回,导致发达国家中一些传统外资吸收大国的外资流入出现了负增长。此外,部分主要外资吸收国加強了外资项目审查机制,将一些大型外资项目拒之门外,也减少了外资流入。

在全球前20大外资流入目的地中,发展中及转型经济体仍占一半。美国仍是最大的外资接受国,2018年外资流入达2520亿美元;其次是中国,外资流入量为139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总量的10%,外国投资者2018年在中国建立了6万多家新公司。中国香港及新加坡分别在外资流入量上排名第3和第4位。

由于发展中经济体外资流入的增长以及发达经济体流入量大幅下降,发展中经济体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比重上升到54%,创历史新高。其中亚洲2018年吸收了全球39%的外国直接投资。

基图伊:“发展中的亚洲是最大的接收外国直接投资的地区,增长了4%。但更为重要的是,在2017年成绩平平之后,发展中的亚洲的在资源型工业领域的绿地投资增加了一倍。”

2018年全球绿地投资(又称新建投资)出现了反弹,同比增长41%,达9610亿美元,但各地区很不均衡。大部分绿地投资发生在亚洲,但非洲的绿地投资也大幅增长了60%,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绿地投资急剧下降。

基图伊:“2018年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11%,非洲的主要经济体如埃及和尼日利亚的外资流入并没有显著增长,相比之下,南非在投资低迷之后去年强劲反弹。同时,非洲的信息和通信服务领域吸引了新的投资,例如在肯尼亚。”

就对外投资而言,2018年发达国家对外投资大幅下降了40%,为5580亿美元。美国跨国公司的大规模资金回流使美国的对外投资出现负的净流出,导致美国未能进入全球20大对外投资经济体名单。但欧洲跨国公司的对外投资增长了11%,法国成为第三大投资来源国,2018年对外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2018年,发展中经济体对外投资下降了10%,其中中国对外投资连续第二年下降。

今年的《世界投资报告》特别关注新一波的产业政策和日益激烈的国际投资竞争引发经济特区“遍地开花”的局面。报告显示, 全球的经济特区从五年前的4000个增加到近5400个,还有500多个新的经济特区正在筹建中。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秘书长基图伊表示,经济特区在经济转型、促进更多地参与全球价值链和产业升级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有许多经济特区并未能吸引投资者,反而成为代价高昂的“失败者”。

基图伊:“超过一半的经济特区不能说是成功的,它们并没有实现设立之初预计的目标,这些经济特区与国家经济目标之间的链接没有建立起来。”

报告还研究了各国如何加强了对外商投资进行的审查。例如,至少有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量56%的24个国家建立了专门的外国投资审查机制。这种审查最初是作为限制外国参与国防工业的一种手段,此后逐渐扩大到保护其他战略性产业和关键基础设施,现在则被用来保护被认为在新工业革命时代对国家竞争力至关重要的核心科技。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指出,对外国投资的限制性措施和法规也不断增长。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图片

詹晓宁:“外国直接投资的下降,更多的是由于政策所导致,而非经济周期的原因。过去,我们看到经济增长是外国直接投资增长的主要决定因素,但去年有55个国家出台了至少112项影响外国投资的政策措施,其中大部分措施仍然致力于自由化、促进和便利投资,但是对外国投资进行限制的措施大幅增加了,其比例达到了37%,这是自2003年以来最高的比例。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有大约5%到10%的措施是限制投资的,而现在这些措施超过了三分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这些措施是由主要的投资接收国引入的,也就是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还在便利和促进投资。尽管这样,我们还是需要把这个现象放在历史的背景下来看待,过去发达国家的投资制度是比较开放的,而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制度没有这么自由和开放,现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重新平衡, 发展中国家进一步迈向自由和开饭放,发达国家则在进行调整。”

詹晓宁表示,随着美国税改对美企海外收益回汇的影响逐渐减弱,预计2019年发达经济体的外国直接投资将出现反弹。2018年宣布的绿地项目的增长也表明跨国公司计划扩大投资。但受投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地缘政治因素影响, 2019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增长10%,总额约1.5 万亿美元,仍低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

詹晓宁:“就前景而言,我们预测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复苏将是温和的,也是非常脆弱的,这是由于一系列的风险因素,特别是政治不稳定因素,以及地缘政治的不可预测性。在私营部门,人们总是说,不可预测性和不确定性是长期投资的敌人。”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