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关注索马里干旱——170万人将陷入粮食不安全危机

2019 年 5 月 24 日

非洲东部的非洲之角地区常年干旱,这对索马里来说可谓雪上加霜,该国人民不仅要面对持续了30多年的不安全局势,同时干旱也给该国正在实施的经济、政治改革带来挑战。人道协调厅驻索马里办公室负责人贾斯汀·布拉迪(Justin Brady)近期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中指出,持续干旱和粮食不安全不仅影响了索马里人民的生计,还让他们的身份认同频临瓦解。请听张立的报道。

人道协调厅驻索马里办公室负责人贾斯汀·布拉迪指出,每年的4到6月是索马里的雨季,但今年由于南部印度洋的气旋,雨水无法向北移动,索马里在未来数月内仍将面临缺水的局面,虽然局部会有降雨,但对于该国农业部门来说,降雨来得太迟,雨量太少。

贾斯汀·布拉迪:“索马里冲突旷日持久,因此,我们估计由于粮食不安全,约有150万人面临危机和紧急情况。在三月旱季结束之后,这一数字将增加至170万,现在,基于5、6月有望降雨的前提下的估计是,我们将为220万因粮食不安全而处于危机和紧急情况中的人提供服务。如果我们回顾2017年的饥荒警报,那时有290万人面临危机和紧急情况,因此,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个程度。预计我们也不会到那个程度,但随着我们进入剩余的雨季,这一数字自然会非常迅速地增加。” 

根据联合国2019年人道主义应急计划,今年,索马里共有420万人需要援助,包括90万名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今年所需资金为10亿多美元。4月初,中央应急基金和索马里人道主义基金为索马里共拨款4570万美元,以加大拯救生命的援助。贾斯汀·布拉迪指出,除此以外,联合国近期还发出了7.1亿美元的募捐呼吁。

 

开发署索马里代表处图片/Said Isse
沙坝为索马里受到干旱影响的部分地区提供水源。

 

贾斯汀·布拉迪:“我们正在与索马里联邦和联邦成员政府协调,来动员资源,启动2017年开始的机制,这被证明在避免发生饥荒方面十分有效。大部分的计划是以现金为基础的,利用索马里运行良好的市场,让人们可以获得食物,并在全国范围内加强营养、健康服务和水资源的可获得性。该国北部的局势已经非常糟糕。今年伊始,为了应对索马里干旱问题,我们的中央应急基金收到了申请。然而,现在我们期望获得更多资源,不仅来自于中央应急基金,两天前,我们发出了7.1亿美元的募捐呼吁,覆盖从六月开始到今年年底的期间,以加大应对力度、充分满足需求。”

2011年,非洲之角地区遭受了60年不遇的干旱及连年战争而引起的饥荒,索马里、肯尼亚、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大部分地区受灾,受灾人口多达1240万,包括26万人死亡,其中五岁以下儿童占超过一半。 

自那时以来,已有大约17万索马里人背井离乡,逃往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现在每天有将近4000人逃离索马里来到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营。新抵达的难民的死亡率高达每1万人每天7.4人。大部分的死亡是五岁以下儿童。五岁以下儿童的营养不良率达到26.8%。

 

图片由世界粮食计划署中国办事处提供
30. 2017年6月,世界粮食计划署驻华代表屈四喜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对索马里紧急粮援启动仪式。

 

贾斯汀·布拉迪提醒国际社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2011年的悲剧重演,这不仅关乎索马里人的生计,也严重影响了索马里世代传承的游牧传统。

贾斯汀·布拉迪:“回顾2017年,回顾2011年,我们看到了异常的气候状况,这是气候变化在索马里的体现,让人们陷入最糟糕的处境。一户单亲母亲家庭因干旱和不安全局势从她所在的村庄流离失所,被安置在摩加迪沙郊区的一个非正式定居点,她非常依赖援助生存。你知道,索马里人并不自愿接受援助,将他们至于一个依赖别人生存的处境对他们的福祉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一个联邦成员领导人提出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这一局面持续下去,游牧式的生活方式将如何继续,这不仅关乎该州65%的人口的生计问题,还关乎人民的身份认同问题。他们是游牧民族,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游牧民,因此这对他们的生活、生计和身份认同都造成了影响。2017年,索马里再次爆发了严重的旱灾,全国一半人口——大约至少620万人需要紧急援助,290万人的粮食不安全状况处于危机或紧急水平,距离出现饥荒仅一步之遥。”

贾斯汀·布拉迪指出,与2011年不同的是,人道机构在2017年有效满足了灾民的需求,并抵达此前无法进入的地区。

贾斯汀·布拉迪:“我认为2011年的干旱与现在最大的不同是,我们今天拥有的系统在2017年被证明能够有效接触到人民,满足他们的需求,并抵达我们此前无法进入的地区,这得益于索马里政府、联邦成员政府和我们在安全部门的国际合作伙伴。然而,与青年党和基地组织有关的群体实施的政策,拒绝为外国援助提供准入。如果我们可以改变这一政策,我们就准备好进入这些地区,协助那里的人口,但直到改变发生,许多最有需要的人被迫流离失所以获得援助,2017年该国有100万人流离失所。这导致了长期的大规模境内流离失所问题,这一数字约为260万人,而该国总人口约为1230万人,因此很大比例的人离开家园,严重依赖援助生存。”

 

儿基会图片/Sebastian Rich
索马里北部遭遇严重干旱。这位牧民饲养的70头羊中有半数死亡。

 

索马里曾在1992年和2011年出现过两次饥荒,导致了数十万人死亡。在2012年以前,该国经历了20年的无政府状态以及流离失所和战乱,并一直持续至今。今年初,索马里援助团驻地遭袭,索马里联邦政府同时要求秘书长索马里事务特别代表海索姆(Nicholas Haysom)离开该国,引发政治危机。联合国秘书长索马里事务副特别代表泽南格5月22日在安理会指出,虽然仍面临阻力,索马里也在经济和安全改革等诸多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他再次呼吁,所有国家利益攸关方应通力合作应对即将到来的干旱并避免饥荒。贾斯汀·布拉迪也表示,国际社会正在见证重要的发展进程,并呼吁所有方面联合起来应对挑战。

贾斯汀·布拉迪:“我想强调,这是我们作为人道行动者的努力,来解决最有需要的人的问题。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在建立一个计划,旨在解决人们的需求、水资源的可获得性和农业生产问题。世界银行派出了一个团队,在过去两年里,当局与国际金融机构的关系有了显著改善,世界银行计划在资金方面与政府进行合作,这将使索马里政府可以加大努力,发挥作用,并关注边缘人群,以避免他们陷入危机。我们正在见证重要的发展过程,为应对努力作出贡献。除了政府的合作伙伴以外,还有侨民社区、私营部门、民间社会,所有人在2017年都联合了起来,并正在加大努力共同应对挑战。”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