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会员国拖欠会费导致联合国预算周转困难 对维和行动造成巨大压力

2019 年 5 月 23 日

联合国预算由三部分组成:支付维持机构正常运转所需的经常性预算、维和行动预算、国际刑事法庭余留机制预算。联合国负责管理事务的副秘书长简•比格尔5月初在向联大负责行政和预算事务的第五委员会通报联合国财政状况时表示,近年来联合国经常性预算的流动性一直存在问题,虽然今年第一季度缴纳会费使财政状况得到暂时缓解,但经常性预算现金赤字日益加大的趋势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与此同时,虽然第一季度全额缴纳维和摊款的国家比去年有所增加,但未缴款项仍达到21亿美元,对维和行动构成了不小的压力。在5月16日举行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许多国家和区域集团纷纷对此表示担忧和不满。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在联合国2018年至2019年约54亿美元两年期经常性预算和2018年7月到2019年6月约70亿美元的维和预算中,美国分别负担22%的经常性预算,28.5% 的2018年后6个月的维和预算及27.9%的2019年头6个月的维和预算摊款。但由于美国制定上限、只同意承担联合国维和经费份额的25%,从而导致约近3%、约为2亿美元的维和预算差额,这对于目前已经受到资金困扰的联合国在世界各地部署的14支维和行动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联合国负责管理事务的副秘书长简•比格尔在5月7日举行的联大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表示,2018年底,维和预算赤字徘徊在15亿美元左右。4月30日之前发出了33亿美元的新的摊款账单,目前收到27亿美元,使得未缴摊款缺口增至21亿美元。

简•比格尔表示,古特雷斯秘书长承诺在现金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尽快履行对提供部队和装备的会员国的义务,秘书处将继续监测维和现金的流动情况,并根据可用现金的情况最大限度地增加季度付款。但要做到这一点,则有赖于会员国足额和按时履行其财政义务。

 

 

77国集团拥有134个成员,代表着世界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77国集团主席国巴勒斯坦观察员国卡图达(Saed Katkhuda)在5月16日举行的联大第五委员会上发言表示,77国集团严重关切联合国的财政健康,特别是经常性预算流动性问题日益加深以及拖欠维持和平行动部队和警察派遣国的付款问题。目前,联合国拖欠部队和警察派遣国的付款高达3.39亿美元。事实上,发展中国家正在补贴一些有支付能力、但却选择不支付的安理会成员国授权的维持和平行动。

卡图达:“ 未缴会费的百分比在2018年创下10年新高,为21.3%。77国集团同情那些由于无法掌控的原因而未能履行其财政义务的会员国,但有能力支付会费的会员国故意单方面迟迟不缴纳会费是不可接受的。部队和警察派遣国实际上正在补贴这些维持和平任务决议的‘起草者’,这些起草者要求维和行动根据他们任意和选择性的业绩定义进行改进,但与此同时却未能足额、及时和无先决条件地缴纳摊款。”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年1月11日写信给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告知目前会员国拖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经费高达20亿美元,其中美国的欠款占到三分之一。据测算,截止到今年1月1日,美国拖欠联合国的经常性预算金额为3亿8100万美元,拖欠的维和经费为7亿7600万美元。

 

联合国图片/Marco Dormino
联合国马里稳定团在该国北部执行任务。

 

来自新加坡的唐•特伦斯(TSU TANG TERRENCE TEO)代表东南亚国家联盟发言,他对联合国近年来面临的财政不确定性表示严重关切,重申分摊会费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义务,每个会员国都有法律义务履行这些义务。

唐•特伦斯:“虽然一些国家在缴纳会费方面面临真正的困难,但大多数主要缴纳国并不缺乏支付能力。如果主要缴纳国履行基本责任,联合国的基础将更加牢固。国家主权平等是一个概念,也包括足额、及时和无条件缴纳所有摊款的平等责任。近年来,东盟成员国承担的联合国预算份额有所增加,但它们仍致力于缴纳这些摊款。东盟将认真研究秘书长关于改善联合国财政状况的建议,但任何此类措施都应侧重于寻找可持续的解决办法并解决根源性问题,而不应给会员国带来更多的不公平负担和负面后果。”

印度代表安扎尼•库马尔(Anjani Kumar)表示,印度在联合国预算中的分摊比额近年来一直在增加,包括今年增加了13%。印度已全额按时缴纳所有摊款。虽然印度在部队和部队所属装备方面应该得到的大笔补偿款没有得到落实,但它仍在继续支持维持和平行动,并且仍然是累计最大的部队派遣国。

库马尔:“维和费用按时得到偿付是一种最基本的期望,无法开脱和无法解释的拖延偿付费用的行为也对联合国在维和其他方面与部队派遣国维持诚实协议的能力产生了负面影响,这种情况需要认真反省。目前的偿付框架和秘书处的相关做法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这种做法不能再继续下去。”

欧盟代表简•德•普雷特(Jan De Preter)表示,促进联合国健全的财务管理是欧盟成员国的优先事项。他敦促尚未缴纳摊款的会员国优先解决这一问题,并重申所有会员国足额、及时和无条件缴纳摊款至关重要。

普雷特:“维持和平可用现金总额的减少令人关切。联合国的财政健康和维持和平特派团的成功取决于及时缴纳摊款。欧洲联盟成员国共同贡献了近30%的经常性预算和维持和平预算,根据支付能力公平分担财政责任是联合国系统可持续筹资的先决条件。就联合国而言,它必须在商定的预算水平内开展工作,欧洲联盟相信,管理改革将有助于加强问责制。”

在联合国的维和预算经费中,中国的分摊比例由2016年至2018年度的10.24%升至2019年至2021年度的15.22%。2018年至2019年的联合国维和预算高于经常性预算,为70亿美元,如果粗略计算,根据新的维和比额,中国2019年需要支出的维和摊款将超过5亿美元。

 

联合国视频截图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负责行政与预算事务的官员傅丽衡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负责行政与预算事务的官员傅丽衡在发言中表示,中国是多边主义和联合国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作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和维和摊款出资国,尽管中国承担的会费与维和摊款大幅增加,但作为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已足额缴纳了各项会费摊款,用实际行动支持联合国事业和秘书长工作。他指出,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出兵国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大量拖欠出兵国补偿款,直接加重了出兵国的财政负担,这对出兵国极不公平。

傅丽衡:“ 联合国财政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现金流动性不足。造成现金流动性不足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国家未能及时、足额缴纳会费与摊款。如果会员国不及时履行财政义务,联合国财政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再好的改革举措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呼吁,会员国应及时、足额、无条件缴纳各项会费摊款,特别是有支付能力的国家,应该尽快补足未缴款项,把支持联合国事业和改革的承诺转化为行动。”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