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雅兹迪女孩穆拉德和人权律师阿迈勒·克鲁尼要求起诉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2019 年 4 月 24 日

从2014开始,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一度占据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领土,控制着大量人口,并对他们实施了残忍的虐待,包括性奴役。这毫无疑问是当代恐怖主义猖獗的一个沉重例证。然而,在伊斯兰国被击败一年多之后,对其战斗人员犯下的滔天罪行的司法问责仍然没有提上国际社会的议事日程。在4月23日安理会有关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辩论中,两位女性对此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伊拉克雅兹迪人权活动人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性暴力幸存者纳迪娅·穆拉德(Nadia Murad)出席了这次安理会会议。

2014年,当伊斯兰国包围伊拉克北部的时候, 年仅21岁的穆拉德被伊斯兰国人员关押, 并在很短的时间内遭受了12个男人的性奴役。 她的母亲和兄弟遭到杀害。穆拉德逃脱后, 勇敢地向国际媒体讲述了雅兹迪妇女的遭遇, 从此致力于捍卫雅兹迪人的人权,并为此在2018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穆拉德:“我们谈到现代系统性的性暴力罪行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讨论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雅兹迪女性犯下的罪行。他们在国际社会和当地人民的眼前奴役了成千上万的雅兹迪女性和女童。雅兹迪人的种族结构完全被撕裂了,整整一代人的希望和理想被泯灭了,我们不能够实践我们的传统,幸存者生活在流离失所营地里,缺乏最基本的供应,我们的地区还有几十个乱葬坑。”

在穆拉德和她的律师、好莱坞著名影星乔治·克鲁尼的妻子阿迈勒·克鲁尼(Amal Clooney)长达数月的努力下,安理会在2017年9月通过了第2379号决议,设立一个调查小组,支持伊拉克国内依法惩治伊斯兰国的努力,收集和保存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犯下的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灭绝种族罪的证据。在英国知名律师卡里姆·汗(Karim Khan)的领导下,调查小组四周前与伊拉克当局一起,开始挖掘乱葬坑,并鉴别受害者的遗体。这是对伊斯兰国开展刑事调查的第一步。

我们谈到现代系统性的性暴力罪行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讨论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雅兹迪女性犯下的罪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拉德

穆拉德对此感到欣慰,但她同时明确指出,这离雅兹迪人所需要的正义和支持还很远。

穆拉德:“我的雅兹迪同胞女性和女童克服了羞辱和恐惧,向全世界讲出了她们的遭遇,她们希望这样做可以带来正义和支持,但是到目前没有一个人因性奴役而被审讯。现在超过35万人雅兹迪人依然住在流离失所营地里,这相当于伊拉克80%的雅兹迪人口。在我的民族遭受种族屠杀时,全世界袖手旁观。一直到今天,也没有采取什么认真的措施进行补救,没有让流离失所返乡的措施,没有惩罚施暴者的措施。我们本来希望我们的证言能够奠定基础,让伊斯兰国遭受惩罚,但是成千上万的恐怖分子现在是自由的,还有成千上万的恐怖分子被逮捕,但是他们没有被审讯。他们将雅兹迪女性作为战争武器,他们应该在一个特别法庭前接受审判。安理会和国际会社会也有义务起草决议,来保证全面支持性暴力的受害者,其中包括健康、心理和经济方面的支持。”

阿迈勒·克鲁尼是穆拉德和其他被伊斯兰国绑架、买卖、奴役和强奸的雅兹迪妇女和女孩的法律顾问。她表示,在少数几个国家,在起诉伊斯兰国人员方面有一定的进展。例如,在法国,她已经代表雅兹迪人向世界上最大的水泥生产商拉法基集团(Lafarge)提出了控诉,因为该公司被指向伊斯兰国支付了数百万美元;在德国,在克鲁尼代理的一起雅兹迪人案件中,德国最高法院已确认对性奴役行为应负责任的伊斯兰国指挥官犯下了种族灭绝罪。 这是在国际上对这一事实的第一次司法承认。

 

联合国图片/Loey Felipe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右)在安理会有关冲突中性暴力问题公开辩论之前,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维护人口贩运幸存者尊严亲善大使、诺贝尔奖获得者纳迪亚·穆拉德握手。

 

尽管这样,克鲁尼重申穆拉德的观点:这与幸存者所希望的司法水平或他们应得的国际反应的规模相去甚远。

克鲁尼:“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那就为时太晚。成千上万的肇事者,包括一些最高级别的肇事者,都是由联盟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控制在叙利亚境内。这支部队表示他们缺乏长期的后勤支持。特朗普总统警告说,如果欧洲没有办法让外国战斗人员接受审判,美国将不得不释放他们。同时,数以千计的伊斯兰国成员被拘留在伊拉克,但在那里,审判是针对单一的恐怖主义指控进行的,没有证人,并迅速进行处决,联合国称这些审判缺乏正当程序。这些审判也并非是要为雅兹迪伸人张正义而进行。他们没有让受害者有机会直视施虐者,并告诉全世界伊斯兰国的所作所为。在这些审判中,指控也没有包括性暴力,像种族灭绝这样的国际罪行甚至根本没有被提及。”

伊斯兰国对妇女和女孩犯下的罪行在人类近代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伊斯兰国在鼎盛时期控制的领土面积与英国相当,统治着800多万人口。据估计,来自110个国家的4万多名外国战斗人员加入了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行列。

克鲁尼指出,将伊斯兰国绳之以法的问题到目前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是,历史证明,没有司法公正,没有对女性的公正,就不会有真正的和平。

 

 

克鲁尼:“这种现状必须改变。现在有一个独特的进行国际问责的机会之窗。因为成千上万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被拘留,联合国的工作小组正在收集证据,幸存者正在等待作证。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幸存者过去五年来都在等待进行国际审判。在叙利亚,叙利亚民主力量呼吁建立一个特别国际法庭来起诉外国战斗人员,而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也提出了类似的请求。与此同时,安理会本身也明确指出,伊斯兰国通过谋杀和强奸实施的种族灭绝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当安理会在卢旺达和前南斯拉夫就此类罪行达成类似的结论时,安理会设立了法庭,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但如果伊斯兰国头领巴格达迪(Abu Bakr Al Baghdadi)今天被捕,他会去哪里呢?”

作为一名律师,克鲁尼提出了可以对伊斯兰国进行国际司法追究的几种选择。第一,由安理会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不幸的是,美国明确表示,国际刑事法院“对美国而言名存实亡”,支持国际刑事法院某些调查的人可能会被拒绝进入美国,资产可能被冻结,甚至可能面临被捕。另一个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上个月已经表示绝不会再通过安理会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案件,并表示整个国际司法的“实验”从来都不应该“开始”。

在第二种选择中,克鲁尼建议合作打击伊斯兰国的79个国家组成的“联盟”缔结条约,成立一个国际法庭来进行审理。如果此路不通,建议欧盟成立一个特别法庭。她表示,欧盟最近在海牙设立了一个特别法庭审判在科索沃发生的罪行就是一个可以效仿的范例。如果这些建议都行不通,还可以由伊拉克与联合国达成协议,在伊拉克法律框架下设立一个特别法庭,比照在联合国支持下设立的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

克鲁尼:“正如二战后成立纽伦堡军事法庭审判战争罪犯一样。这是你们的纽伦堡的时刻,是你们站在历史的正确的一边的机会。这是你们欠纳迪亚的,欠成千上万的女性和女孩的,因为她们不得不看到伊斯兰的成员剃掉他们的胡须,恢复正常生活,而她们——受害者,永远都不能恢复正常生活。”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