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用科技照亮自闭症儿童的世界——中国兄弟在联合国分享创业经验

2019 年 4 月 6 日

自闭症是一种从幼儿期开始显现的终身神经系统疾病。自闭症儿童又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似乎处于孤独、疏离、与世隔绝的状态。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每160名儿童中就有一人是自闭症患者。有的患者能够独立生活,其他人则有严重残疾,需要得到终生护理和支持。对许多自闭症患者来说,获得负担得起的辅助技术是他们行使基本人权并充分参与到社区生活中的先决条件。在今年的“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一对中国兄弟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分享了他们通过技术帮助自闭症儿童康复的创业经验。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2007年12月,联合国大会将每年的4月2日设定为“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今年的主题是“辅助技术,积极参与”(Assistive Technologies, Active Participation),旨在邀请全世界利用新兴科技来帮助自闭症患者学习、康复的公司和组织分享经验,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专业从事自闭症康复训练系统开发的科技公司“优加学院”。该公司创始人黄振武、黄振强兄弟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如何利用创新科技,通过大数据和网络、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于自闭症儿童的康复和训练。

弟弟黄振强表示,“优加学院”结合美国在自闭症康复领域的理论,研发了多种技术,现在广泛应用于中国、美国等全球20个国家。

“优加学院”图片
黄振强,中国一家专门从事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系统开发的科技公司“优加学院”创始人两兄弟之一。

黄振强:“我们一方面将美国先进的自闭症康复领域的培训,包括针对高中生级别的行为技术员培训,针对本科生级别的副行为分析师,针对研究生级别的行为分析师,我们把这套体系引入中国,培养中国的特殊教育人才,用于自闭症康复领域。另一方面,我们还将美国应用行为分析的理论和我们自主研发的很多人机交互技术,包括人机互动、智能语音、增强现实、虚拟现实、体感互动等成熟技术。我们把这些技术结合起来,开发了许多适合自闭症康复的产品。”

自闭症的主要特征是某种程度的社会行为、沟通和语言能力受损,兴趣和活动范围狭窄并且刻板重复。黄振强举例说,该公司开展的沉浸式多媒体教学模式可以有效地提高孩子的交流、认知能力,减少他们的“刻板行为”。

“优加学院”图片
中国患有自闭症的儿童正在通过技术的辅助进行学习和康复。

黄振强:“自闭症本身程度是不同的,有的孩子是高功能的,有的孩子是低功能的,是比较严重的。高功能的孩子可能是比较普遍的,他们有某一些方面的问题,未必有那么的严重,这类孩子可能是很多家长最关心的。比如一个两岁孩子,可能不怎么会说话,缺乏主动语言意识,不想和人交流;如果你不管他,他可能会出现一些‘刻板行为’,比如一直不停地拨弄一个物件。对于这样的孩子来说,你就需要用技术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而不让他一直停留在这样的‘刻板行为’上。此时我们的辅助技术就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利用互动投影的技术在地面上投影出一个画面,通过人机交互的摄像头与人进行互动,比如投影出一个鱼池,有虚拟的水、虚拟的鱼,孩子看到以后可能会非常有兴趣,会踩进去,鱼会游开,水会荡起涟漪,同时还配有声音,因为这是一个沉浸式多媒体的互动。这样孩子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持续进行刻板行为,他的注意力会分散到不同的环节中,并获得对水、鱼等物体的认知。”

然而,在世界各地,自闭症患者获取辅助技术仍然存在重大障碍,包括费用高昂、无法获得以及对此类技术的潜力所知甚少。现有数据表明,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超过50%有使用需求的残疾人无法获得辅助设备。黄振强表示,中国在新技术开发方面一直走在亚洲甚至世界前列,但在自闭症康复方面还存在系统性的不足。

“优加学院”图片
“优加学院”两兄弟创始人黄振武(右)和黄振强(左)于今年4月2日“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参加联合国举行的主题为“辅助技术,积极参与”的纪念活动。

黄振强:“因为在中国存在一个巨大的资源分布不均匀的问题。所以可能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可能有比较多的自闭症康复的资源,但是在中部西部,很多城市二三线城市,跟自闭症有关的很多康复训练的机构、老师甚至医院这方面的资源非常缺乏。所以我们就开发了一个叫做‘平行教育’的系统,充分利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将美国、中国的好的康复师,好的特教老师等资源通过互联网方式直接通过我们的APP(手机应用程序)把训练计划直接推送到家长的手机上、平板电脑上。然后他们在家里就可以对孩子进行很多康复训练。这样一来,这些家长就可能不需要去北京、上海、纽约等地,这些地方的专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给予他们支持。”

黄振强表示,对自闭症儿童来说,家庭康复训练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这种“平行教育”的模式还让家长可以对孩子的学习效果进行监督,为家庭教育创造条件。

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自闭症患者,其中14岁以下的儿童超过300万。然而,中国的专业康复人员却严重不足。黄振强举例说,美国拥有2万多名硕士级别的行为分析师,而中国这类获得了认证的专业分析师却只有十位左右。为此,“优加学院”与美国的机构进行合作,自2017年起每年派出教师团前往中国,对中国的特殊教育人才进行培训。

哥哥黄振武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已经认识到了解自闭症的重要性,也有很强的主动学习意识。因此,虽然中国的体系还有欠缺,但后发优势很明显。

“优加学院”图片
黄振武,中国一家专门从事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系统开发的科技公司“优加学院”创始人两兄弟之一。

黄振武:“美国在自闭症教育和康复训练方面起步比中国早。但是,中国有一点特别好,就是社会动员能力特别强。当社会意识到自闭症的相关情况后,社会资源动员起来,它的措施、方法、参与度提升以后,对自闭症的康复训练有非常非常大的帮助。对美国来讲,美国的相关理论知识是很好的,但在利用技术来进行训练方面,他们相对比较保守。”

黄振武、黄振强两兄弟表示,作为唯一一家,甚至第一家来自中国的科技公司参与到联合国提高自闭症意识的活动中,他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黄振强表示,他们兄弟俩选择从事自闭症行业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是一个既有市场空间,又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到很多家庭的行业。致力于有意义的商业是他们的初衷。

黄振强:“中国在这方面的实践能够得到联合国层面的认可,这令人感到非常自豪。对于未来的计划,第一个当然就是在中国能做更多的普及,就是把这个技术能够让更多的中国机构、老师,包括政府层面知道。我们现在也在和很多中国政府机构,包括残联的中国精神疾病及亲友协会,去做积极的推广。这些都是我们合作的对象。要提升有关自闭症的意识,需要让很多人知道什么是自闭症,当然接下来就是当遇到自闭症时,你应该怎么去面对它,除了人权也好,尊重也好,生存独立也好,还包括用什么样的技术方法让自闭症的患者得到比较好的康复和治疗。”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参加我们的2021年《联合国新闻》调查

点击这里,让我们知道你对《联合国新闻》的看法。调查只耗时4分钟!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