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变废为宝 让“地沟油”变身环保燃料——专访环境署低碳挑战获奖者刘疏桐

2019 年 3 月 19 日

刚刚落幕的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呼吁各国采用创新的解决方案应对环境领域的挑战,实现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环境署亚太区低碳生活方式挑战赛获奖者,来自中国的年轻创业人刘疏桐,便是这一领域的积极实践者之一。在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中,他详细介绍了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将“地沟油”转化为环保的生物燃油。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从餐厨废弃物中加工回流的“地沟油”是牵动中国百姓神经的重大食品安全问题之一。耶鲁大学的一份研究显示,由于饮食和烹调习惯等原因,中国的餐饮用油量是美国、欧盟和加拿大三地总和的2.73倍,每年,中国会产生300多万吨的“地沟油”,它们的去向不明,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构成极大的威胁。

刘疏桐创办的道兰环能,是中国最早尝试回收处理餐厨废油,并通过全程透明可追溯的方式,将其转化为低碳环保“绿色燃料”的企业之一。

刘疏桐:“我们的口号是‘让地沟油飞’,让它从我们的餐桌飞走,让它把飞机给飞起来。我们的解决方案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同时我们也有一套很好的追溯系统,废油从餐厅出来了多少、谁收的、收到哪里去了、做成了多少生物燃料、最终用到哪里去了,废油流向的整个链条都能够非常清晰地得到追溯,这样就可以完全避免‘地沟油’回流餐桌,同时我们也可以提供绿色的燃料。”

 

道兰环能供图
联合国环境署亚太区低碳生活方式挑战赛获奖者,中国青年创业人刘疏桐。

 

刘疏桐在荷兰求学期间开始关注新能源和绿色交通,从环境能源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了全球最早将餐厨废油加工成环保航空燃料的荷兰公司SkyNRG,由此跨入了这个行业。

刘疏桐:“我在这家公司的一大部分工作就是把中国的‘地沟油’,甚至日本和韩国的废油出口到欧洲,去做生物燃料。在欧洲,生物燃料被视为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案,甚至要从国外进口废油原料,但‘地沟油’在中国却成了一个社会问题,我就想,为什么不在中国发展生物燃料的技术和市场,让中国的‘地沟油’不用出口,也不会回流餐桌,而是在本地做成生物燃料,进行节能减排。”

带着这样的想法,刘疏桐于2016年创立了道兰环能,开始在国内推广生物燃油的发展。

据刘疏桐介绍,作为可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大豆油和棕榈油等食用油加工而成的液体生物燃油,在欧美等地已经发展成了较为成熟的市场。

 

环境署-全球资源信息数据库图片/Peter Prokosch
为了扩大棕榈树种植园的面积,印度尼西亚婆罗洲与苏门答腊岛上的雨林遭到大面积焚毁,使得珍稀动物红毛猩猩的生存面临极大威胁。

但以食用油作为原料可能会推高全球食品价格,大量使用棕榈油更可能致使农民和企业大规模砍伐热带雨林来种植棕榈树,存在着一定的弊端。利用回收废油等更为环保的原材料替代食用油,是当前生物燃油领域的发展趋势之一。

虽然与传统油气相比,生物燃油的生产成本较高,且目前应用最广的生物柴油仍然存在一定的技术壁垒,必须按照5-20%的比例与普通柴油混合使用,但刘疏桐表示,总体而言,生物燃油应用广泛,在节能减排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每一吨由废弃油脂加工而成的生物燃油,能够减少2.5吨的碳排放。

在欧洲,生物燃料被视为一种很好的解决方案,甚至要从国外进口废油原料,但‘地沟油’在中国却成了一个社会问题。——环境署低碳挑战获奖者刘疏桐

刘疏桐:“所有使用液体燃料的地方,都可以用生物燃料来替代。根据不同的工艺,我们可以把废油做成生物柴油、生物航空燃料、生物船用燃料,先进的生物燃料还可以作为汽油的替代。不管是交通物流、发电,还是楼宇供能,都可以使用。相对于传统燃料,生物燃料的减排效率非常高,以废弃油脂作为原材料的话,它的最高减排量可以达到90%,除二氧化碳之外,颗粒污染物与二氧化硫的排放也会大幅减少。”

欧盟早在2009年就出台了相关指令,对生物燃料的使用进行了强制性的规定。

刘疏桐:“在欧洲,生物燃料的价格其实比较高,但是欧盟有很好的补贴措施,鼓励、甚至是强制要求所有的能源企业使用一定比例的生物燃料。欧盟的《可再生能源指令》要求所有能源供应商,比如加油站,每卖出的一吨普通柴油里面,必须调配5-10%的生物燃料,所以生物燃料在欧洲的应用比较广泛。”

而在中国,虽然生产生物燃油的成本甚至可以做到与传统油气持平,但要想让“地沟油”真正地“飞”起来,仍然必须克服一些不小的困难。

 

联合国图片/Albert Gonzalez Farran
联合国环境署预计,到2050年,全球汽车的保有量或将增至现有水平的三倍,交通运输部门温室气体排放量增速比其他行业更为迅猛,必须促进可持续、低排放的运输,并努力减少该部门对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刘疏桐:“国内其实是有生物柴油厂的,但是因为收集体系不是很完善,有一部分让废油回流餐桌的非法竞争存在,导致它们收不到油,或是收油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国内民众对生物燃料的认识不足,大家认为这个东西是‘地沟油’做的,会不会让我的发动机产生问题,导致应用的接受度也不够高。”

刘疏桐和他的团队希望能够打通废油回收的供应链,在中国推广生物燃料的应用。

 

道兰环能供图
刘疏桐创立的道兰环能,时中国最早尝试回收处理餐厨废油,并通过全程透明可追溯的方式,将其转化为低碳环保“绿色燃料”的企业之一。

 

刘疏桐:“在国内,我们给宜家做过一个案例,让他们的物流车队使用生物燃料,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因为宜家在欧洲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他们对生物燃料的接受度比较高。另外,现在上海的大部分公交车也使用了生物燃料,因为上海市政府有一定的补贴措施,鼓励将当地的废油当地回收,做成生物燃料以后,再用到当地的公交车里去消纳,但是在全国其他地方还没有这样的条例。”

我们的口号是‘让地沟油飞’,让它从我们的餐桌飞走,让它把飞机给飞起来。——环境署低碳挑战获奖者刘疏桐

联合国环境署指出,到2050年,全球汽车数量预计将增至目前的三倍,交通运输行业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速度居各行业之首,而在发展迅速的亚太地区,私人汽车的快速增长所带来的大量化石燃料消耗,已经引发了空气污染等诸多环境问题。

作为环境署“亚太区低碳生活方式挑战赛”的12位优胜者之一,刘疏桐和他所创办的道兰环能获得了1万美元的奖金,以及企业运营和市场营销方面的培训。刘疏桐表示,联合国环境署的认可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

刘疏桐:“环境署的认可提高了我们这个解决方案在亚洲地区的知名度,消息公布之后,有很多企业找到我们,希望参与合作,一起推动这项事业的发展。另外,我们一起参加培训的12名优胜者之间也碰撞出了很多火花,大家都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清洁能源环保解决方案,交流了很多想法,也有在亚洲各地开展我们这个项目的潜在机会,对我们的事业非常有帮助。”

 

 

刘疏桐相信,自己为“地沟油”问题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目前,他的团队正与国内知名的餐饮连锁企业,以及壳牌石油开展合作,为实现“让地沟油飞”的梦想而不懈努力。

刘疏桐:“对于年轻的初创公司来说,能源环保行业的壁垒还是比较高,很多地方都要求比较大的投资和门槛,甚至还有技术和一些许可证的要求,很难进入,所以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小的团队,来供应我们这个成熟的解决方案。未来,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供应链当中,从餐饮、食品连锁公司到环保回收的单位,到生物燃料的生产商、收集商,再到最终应用的物流车队和能源公司,把城市所有的废油都收集起来,在本地生产成为生物燃料,然后用在本地的交通物流体系里面,打造一个绿色城市油田。”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关于刘疏桐

刘疏桐毕业于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环境能源管理硕士学位,曾先后在企业社会责任、电动汽车、太阳能和可持续生物燃料等领域从业,并曾就职于全球首家将餐厨废油加工为航空生物燃料的荷兰公司SkyNRG。在意识到”地沟油“在中国所造成的严重社会和环境问题后,他回国创立了道兰环能(MotionECO),致力于以创新的方式解决食品安全和环境问题。

 

关于环境署亚太区低碳生活方式挑战赛

该项赛事由联合国环境署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展,聚焦交通、塑料垃圾和能源三大领域,旨在动员和支持具有商业理念的年轻人行动起来,共同促进节能、低废和低碳的生活方式。12位获奖者每人都能获得10000美元奖金,用于投资他们的商业项目。

 

 

往日新闻

常务副秘书长:让2019年成为以“变革性解决方案”应对环境问题的一年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今天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的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发表讲话,强调人类完全有能力重塑全球经济,“让环保举措获益,让浪费和污染受到惩罚”,并呼吁各国将对环境的关切化为实际行动,倡导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

环境署:2050年可能将有数百万人因环境污染而过早死亡

联合国环境署今天在联合国环境大会召开期间发布了第六期《全球环境展望》。这份报告指出,地球环境污染形势危急,对人类健康的危险日渐加剧,假如不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到2050年,污染物质将影响人类的生育能力和神经发育,在亚洲、中东和非洲地区造成数百万人过早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