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经济不平等是缅甸人权状况的折射

2019 年 3 月 12 日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3月11日向人权理事会提交了她的工作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李亮喜谈及了缅甸最近以来一些令她深感到不安的负面局势发展,包括若开邦和掸邦等地的武装冲突继续造成流离失所,逃到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处境绝望,以及对罗兴亚危机的国际司法问责毫无进展等。此外,李亮喜特别指出了缅甸经济中严重的不平等现象。这些不平等现象是缅甸系统性的侵犯人权行为的一种体现,同时也反过来影响着这个资源富庶的国家及其人民的经济前景。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在李亮喜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报告的当天,也就是3月11日,是缅甸的《闲置、休耕和处女地管理法》生效的日子。这部新法律要求任何占用或使用“闲置、休耕和处女地”的人必须申请30年的土地使用许可证,否则将面临驱逐,并可最多判处两年监禁。

李亮喜对这部法律的生效表示严重关切。

李亮喜:“今天标志着生活在缅甸农村地区的成千上万人可能被指控违反了《闲置、休耕和处女地管理法》而犯有罪行——如果他们没有得到政府颁发的许可证而继续使用他们的土地的话,而他们世世代代都在使用这些土地。”

 

 

缅甸近三分之一的土地都被“划分”为闲置、休耕或处女地,其中大部分位于少数民族居住地区,因此这部新法律的影响面非常广。李亮喜呼吁缅甸政府立即暂停执行这部法律并对其进行审查。

李亮喜:“在少数民族地区,人们普遍遵守共同的土地所有权做法,例如习惯保有权,同时,曾属于由冲突造成的国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的土地现在无人看管,但法律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些现实情况。这部法律影响到许多人,并且由于土地不安全是缅甸冲突、贫困和剥夺权利问题恶性循环的核心,因此这部法律的效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缅甸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得天独厚,自然资源丰富,但是缅甸长期以来一直遭受贫穷的困扰,在联合国2018年的全球人类发展指数上位列第148 。这与该国缺乏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源和国家机构薄弱等问题相关,同时也与缺乏法治和不尊重人权有着深刻的因果关联。若开邦的罗兴亚人没有公民身份因而不能拥有土地、缺乏平等参与经济生活的各项权利就是一个例子。

 

逃往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的缅甸罗兴亚难民。
国际移民组织图片/Olivia Headon
逃往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的缅甸罗兴亚难民。

 

李亮喜作为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收到的有关侵犯人权的指称其实大部分都集中在经济领域,尤其是自然资源的开采。

缅甸拥有丰富的宝石矿藏,包括红宝石、蓝宝石和玉石,此外还盛产珍珠。缅甸的红宝石产量占到全球的90%。 但是宝石的开采给缅甸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影响。例如在缅甸北部克钦邦的帕敢(Hpakant),当地每年出口数十亿美元的玉石, 但玉石开采多次引发山体滑坡,导致了严重的人员伤亡。

李亮喜:“可悲的是,缅甸政府虽然已经暂停发放新的宝石采矿许可证,但未能遏制帕敢玉石开采对环境、当地居民和非正规工人造成的可怕破坏和影响。”

在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中, 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赢得了大多数席位, 从而成为了执政党,昂山素季也出任国务资政。但是缅甸军方仍控制着25%的议会席位,拥有相当大的权力,而且军方深入地渗透到了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

 

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难民营的一个物资分发点排队领取援助物资。2017年8月,缅甸政府军以警察哨所遭到袭击为由向居住在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清剿行动”,导致72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
儿基会图片/Patrick Brown
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难民营的一个物资分发点排队领取援助物资。2017年8月,缅甸政府军以警察哨所遭到袭击为由向居住在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清剿行动”,导致72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

 

李亮喜:“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和缅甸经济公司在许多部门都很活跃,包括自然资源开采。他们的业务运营和利润的全部范围尚不清楚,但他们的主要受益者最有可能是高级军官员和前军官员。在自然资源开采中,以军队为主导的国有经济企业既是监管机构,同时也是收益方和商业实体,他们可以保留大量利润,绕过政府预算,不进行记录。”

如果你来到缅甸与中国的边境,放眼望去,你会发现边境中国一侧的自然植被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但是在缅甸一侧,曾经浓郁的原始森林都已经砍伐殆尽。更让特别报告员李亮喜感到不安的是,连尚未成熟的木材也已经被军方控制的企业推向了市场。

李亮喜:“最近发布的一个为期两年的调查称,国有的缅甸木材企业有系统地将未成熟的柚木销往国际市场,为私营商人网络积累了巨额资金,但使缅甸的森林遭受了彻底的破坏。调查发现,一些将军的个人银行账户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支付。”

李亮喜强调,缅甸自然资源开采带来的收入原本应该为重要的社会服务和发展提供资金,但现在却被“转移到军队及其盟友的腰包中”,“这破坏了文职政府、民主改革、和平进程,以及可持续发展和普通缅甸人权利的实现”。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