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9300万残疾儿童最有可能“被抛在后面”

2019 年 3 月 4 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今天表示,世界上的9300万残疾儿童“最有可能被人遗忘,他们的声音最有可能不被人们听到,各国应该为这些儿童做更多的工作。

 

巴切莱特在人权理事会一项有关残疾儿童的主题活动上发表讲话指出,残疾青少年更容易遭受暴力、虐待和忽视。她强调,残疾儿童应与所有儿童享有同样的权利。

她说,赋予残疾儿童权力取决于这些权利得以实现,特别是平等的受教育权。她强调学习可以让每个人发挥潜力,摆脱贫困和剥削。

巴切莱特表示,“残疾儿童必须在影响其生活进程的所有事务中拥有发言权,必须被赋予充分发挥潜力和享受充分人权的权力——这要求我们改变态度和环境因素。“

她指出,对残疾儿童的歧视可以从一出生就开始,从当局选择不登记出生的残疾儿童到将他们安置在护理机构之中。

巴切莱特指出,阻止残疾青少年融入社区、妨碍他们施展行使自己权利的能力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继续被隔离在特殊学校、机构和庇护所之中。

与此同时,残疾人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卡特琳娜·德万达斯·阿吉拉尔在活动中表示:“这是一种导致排斥和边缘化的模式所留下的遗产。”

她指出,“我们不能再让孩子被隐藏和孤立起来,残疾儿童必须有机会去憧憬一种充实幸福的生活。”。

 

儿基会图片 /Tapash Paul
在儿基会支持的一所孟加拉农村小学,一名残疾儿童高兴地举着自己画的粉笔画。

阿吉拉尔在人权理事会发言时指出,残疾儿童“面临耻辱、歧视、偏见和障碍。他们被抛弃、被忽视、被社会排斥、被隔离、受到过度保护,得不到无障碍环境以及所需要的服务和支持。”她表示,三分之一的学龄残疾儿童未能上小学,而有学习困难的儿童遭受性暴力的可能性几乎是同龄人的五倍。

来自摩尔多瓦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儿童权利倡导者克罗皮维尼奇描述了她遭受歧视的经历。

克罗皮维尼奇:“由于残疾,我在五岁的时候被送进了一个机构,因为那是我唯一能接受教育的地方。你可以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被送到一个巨大、寒冷、散发着异味的的建筑中,父母被教育工作者取代,和另外11个孩子共用一个房间,穿着同一种衣服,按照学校的规定去生活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在那里呆了五年后,克罗皮维尼奇回到了家,并受益于可以允许残疾儿童进入主流学校就读的改革,而进入她所在村庄的学校上学。

克罗皮维尼奇:“ 无可争议的是,童年注定是人生中最美丽也是最脆弱的一个阶段。在童年时,孩子依赖成人。残疾儿童可能会继续依赖他人,终生处于脆弱状态……我现在问自己,对全世界成百上千万的残疾儿童来说,让他们依赖他人生活是正确的吗?”

请帮助我们了解您对联合国新闻的看法,确保我们能够满足您的需求:只需4分钟即可完成我们的调查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