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全球经济增长已达峰值 发展方面挑战或进一步阻碍增长

2019 年 1 月 21 日

联合国今天发布的《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将以约3%的速率稳步增长。有迹象显示,全球经济增长已经达到顶峰。然而,若干发展挑战可能会进一步阻碍经济增长。 联合国首席经济学家、负责经济发展事务的助理秘书长艾略特•哈里斯(Elliott Harris)就此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他指出,对多边主义支持减弱,贸易争端升级,债务水平升高引发的金融不稳定性,不断增加的气候风险以及越发频繁的极端天气事件将进一步使经济增长前景蒙上阴影。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随着2018年财政刺激措施带来的推动力减弱,美国经济增长预计将在2019年减缓至2.5%,并在2020年减缓至2%。欧盟经济预计将保持2%的速度稳步增长,尽管存在下行风险,包括退欧可能产生的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将从2018年的6.6%减缓至2019年的6.3%,政策支持抵消了贸易紧张局势造成的部分负面影响。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说,“虽然全球经济指标总体上仍然呈现利好,但这并不能一概而论。他表示,该报告“在面临不断增加的金融、社会和环境挑战的背景下,对全球经济增长可持续性提出了关切。”

联合国经社部
《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中显示的在2012至2020年期间的全球生产总值增长。

联合国首席经济学家、负责经济发展事务的助理秘书长艾略特•哈里斯表示,在解决诸多短期风险的同时,全球越发紧迫地需要解决更具根本性的问题。

哈里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份重要的报告,我们评估全球经济在哪些方面以及在全球发展方面不尽如人意的背景下前景如何。我们的增长仍然相对强劲,但我们确实看到了风险上升的可能,并且其中一些风险成为现实的可能性也在增加。我们面临的局面是全球贸易争端事实上已经升级,而且已经对全球贸易产生了影响;它对就业也有影响。如果紧张局势继续恶化,这将对全球经济前景产生真正的负面影响。我们还面临着其他挑战。我们面临气候变化的挑战,因此我们确实需要以协调一致的方式共同努力,以便我们能够成功地应对这些挑战。我们还有其他风险,例如债务水平上升,这需要我们的密切关注。但我确实认为,更多地意识到潜在风险所在之处,以及更愿意通过合作解决风险,各国能够和谐相处,我们很有可能避免这些风险或尽量减少其影响。”

报告指出,由于贸易局势越发紧张,全球贸易增长在2018年期间从2017年的5.3%放缓至3.8%。虽然紧张局势已对某些特定部门产生重大影响,到目前为止,刺激措施和直接补贴抵消了大部分中国和东盟国家以及美国受到的直接经济影响。但贸易紧张局势的长期升级可能会严重扰乱全球经济。直接受影响的行业已经目睹了投入价格的上涨和投资决策的延迟。预计这些影响将通过全球价值链传播,特别是在东亚。中国和美国的增长放缓也可能减少对商品的需求,影响非洲和拉丁美洲商品出口。

哈里斯:“迄今为止贸易争端的影响是消极的;我们确实预计2019年贸易增长将低于2018年。对这些部门的影响直接受到关税增加的负面影响,通过实施直接的刺激措施,通过补偿其他政策领域的行动,这种影响已经减弱了一点。然而,如果这些紧张局势继续升级,如果贸易争端变得更加普遍,我们可能会看到全球价值链的中断,并牢记全球贸易是发展中国家参与不断增加的全球繁荣,加速自身的发展的方式之一。因此,任何破坏这种局面的事物,都会对他们提高繁荣水平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我们还发现它将对全球就业产生影响,它可能会导致金融市场的混乱,这将对整体投资产生影响。所以基本上任何可以减轻这些紧张局势并引导我们回到基于多边规则的框架都肯定会受到欢迎,我们可以以规定的方式处理纷争。我们都应该为这一结果而努力。否则,我们将看到这些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甚至可能无法控制,这将对全球经济和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能力产生非常不利的打击。”

报告显示,全球经济增长非常不平衡,而且没有惠及最贫困的地区。在非洲、西亚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若干地区,人均收入将在2019年停滞不前或仅略有增长。即使在人均增长强劲的地区,经济活动也常常由核心工业和城市地区推动,郊区和农村地区发展滞后。然而,实现到2030年消除贫困的目标需要非洲经济增长达到两位数水平,并急剧减少收入不平等。哈里斯指出,非洲经济过分依赖商品经济,同时也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

哈里斯:“近年来,非洲的努力和经济表现都是积极的。它有相当强劲的增长,但是,它们的人口增长率相当高,人均收入增长不足以保证我们实现在2030年之前消除贫困。因此,我们面临两个挑战,一个是确保我们维持甚至提高非洲经济的整体增长,即个别国家的经济,因为并非每个国家都表现得同样出色。但我们在非洲也存在一个主要问题,就像我们在其他国家和其他不平等地区一样:只要我们存在收入分配严重不平等的这一重大问题,仅收入增长就可能不足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消除贫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在减少这种不平等方面取得进展,并加强高增长率对降低总体贫困水平的积极影响,并减少尤其影响着一些较边缘化群体的贫困。我们之前在非洲遇到的一个问题是,许多非洲经济体仍然依赖大宗商品。在2014年和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这使得经济很容易受到重创。但也存在更具结构性的问题,需要在这些快速发展的城市中改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并确保框架已经建立,以便监测微观经济稳定性,以便可以做出投资决策,并为未来增长奠定基础。这些是非洲各国政府都很清楚的问题,他们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确实认为,在所有这些领域加强努力将不仅有助于加速增长,而且还有助于加强增长的公平性,并带来更大的繁荣,使我们能够在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并消除贫困。”

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加强多边主义制度,解决这些缺点,充分认识到这是我们应对挑战、确保和保证所有人都获得可持续未来的最大的希望。 ——联合国首席经济学家、负责经济发展事务的助理秘书长艾略特•哈里斯

随着世界经历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事件,气候风险正在加剧。灾害造成的成本绝大部分由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承担。哈里斯指出,全球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急需根本性的转型。经济决策必须全面考虑到与排放有关的负面气候风险,包括通过碳定价、能效法规,如最低性能标准和建筑规范,减少社会效率低下的化石燃料补贴制度等方法。

哈里斯:“我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为这些国家提供支持系统,以便投资于气候适应性的基础设施,不仅仅是在灾难发生后进行重建,而是防止灾难产生同样严重的影响。现在,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为投资筹集资源,以最有效的方式对投资进行计划,并将其实施。在融资方面仍存在许多困难,不仅要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还要适应气候变化——我们已经在经历的气候变化影响。我们取得了很多进展;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私营部门似乎对了解气候风险的概念很感兴趣,并投资以减轻气候风险并在未来适应气候风险。但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为有需要的地方动员资源,及时进行各种预防性投资并提高这些国家的复原力。因此,当灾难发生时,这些地区恢复速度更快、痛苦更少、成本更低。然而,出于同样的原因,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加强全球集体行动,以真正控制整个气候变化进程。我们理解其背后的科学,我们理解其背后的紧迫性,现在我们需要达成一项政治协议,并再次承诺所有人加速为减排做出的努力,并进行必要的投资增强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

哈里斯强调,多边主义对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但不断增加的威胁和争端正在影响集体行动和合作。尽管多边主义也有其不足,但全球必须集中精力加强这一系统,而非转而走向民粹或民族主义。

哈里斯:“我们今天面临的挑战往往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自己解决的挑战。气候变化只是其中之一。现在,在许多方面,我们在多边体系中遇到的问题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即人们、国家对现有制度的运作方式有些失望。举例来说,全球化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收获和繁荣,但并非每个人都平等地繁荣起来。如果人们看到他们被落下,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需求得不到满足,那么他们往往会失去对机构的信任。但对此的回应不应该是用民粹主义或民族主义来填补,而是应该加强多边主义制度运作不佳的方面。替代方案则更为消极。这意味着我们将无法通过集体合作来解决一些更大的问题。这意味着一些较小的国家,在这些国际讨论中较不强大的国家会发现自己被边缘化,并且在一些可能达成的协议中无法反映这些国家的最大利益,因为它们是在双边或多边的背景下而不是一个多边体系中制定的。我们发现自己无法就全球优先事项达成一致意见,并且会降低我们应对所面临的一些挑战的总体效果。因此,尽管我们在处理其中一些问题,以及在使多边主义制度运作良好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我们也不应转而自行其是,或者采取不同的方法,在今天,这确实是一项挑战。相反,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加强这一系统,解决这些缺点,充分认识到这是我们应对挑战、确保和保证所有人都获得可持续未来的最大的希望。”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