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主要委员会”一瞥:“改变世界”的第二委员会

2018 年 12 月 25 日

联合国如何着手开展其规模最宏大、影响最深远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项目,努力“改变世界”?这是联合国大会负责“经济和金融事务”的第二委员会所承担的艰巨任务。每年九月底,联大收官,全球领导人离开纽约之后,第二委员会就开始将相关的承诺和想法变为现实。

联合国“主要委员会”一瞥系列报道的第二篇,将介绍第二委员会如何将在联大期间占据各大媒体头条的声明化为行动,完成“改变世界”的任务。

第二委员会讨论的许多话题都与17项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有关,包含可持续发展的各个方面,从宏观经济政策、人类住区、消除贫困,一直到利用通讯技术支持发展。

近年来,委员会的工作都会从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主任霍米·卡拉斯(Homi Kharas)的主旨演讲开始。卡拉斯对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有着透彻的理解,他曾在2015年领导高级别小组,确认了取代千年发展目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是联合国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设立确切目标的首次尝试。

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分为人类、地球、繁荣、和平与伙伴关系五大特定主题。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卡拉斯表示,高级别小组讨论开始后不久,各国代表很快就发现了经济议程各组成部分之间的紧密关联,“我们意识到,每一个不同的组成部分,无论是减轻贫困、消除饥饿、女童教育还是环境问题......都必须作为一个彼此衔接的整体来加以应对,因此,委员会的工作着实包罗万象。”

推动国际社会达成共识

让来自联合国193个成员国的代表就可持续发展相关议题达成共识是第二委员会的责任。而在刚刚结束的这个会期,第二委员会现任主席,危地马拉常驻联合国代表斯基纳克利便挑起了这一重担。

作为拥有30多年经验的资深外交官,斯基纳克利风趣地将自己形容为“概括性问题的专家,上通天文下晓地理”。

他向联合国新闻表示,委员会成立70多年至今所遗留下来的历史遗产,是他本人以及未来的主席所需要面对的重大挑战之一,“有许多属于过去年代的内容......已经渗入了议程的各个领域,根深蒂固......许多解决方案和推进动力都来自过去,而如今我们则必须设法想出如何才能获得与可持续发展议程相符的全新解决方案。”

斯基纳克利表示,要让193个国家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仅仅依靠主席的个人技巧是不够的,“这需要政治意愿,以及各国彼此呼应,采取相应的行动。有许多国家需要放下一些既得利益。由包括中国在内的134个发展中国家所组成的77国集团与欧盟之间的互动构成了委员会的中坚。”

未来的希望与担忧

斯基纳克利表示,过去三年来,国际社会对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坚定支持让他深受鼓舞,但他也担心当前的地缘政治气候——用他的话来说是“碎裂、对峙和两极化”,将对委员会在议程方面取得进展的努力产生影响。

卡拉斯也有同感,他表示,当前全球已经拥有了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所需的一切条件,但由于种种原因,议程的落实却进展缓慢。“我认为目前的了解、资源和技术所能实现的成果要比现有的多得多。但分散注意力的因素也有很多,而且科技交流等多个领域的国际合作水平也处在相当一段时期以来的低谷。”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曾发出警告,“气候变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人类应对的速度,国际社会的时间不多了”。古特雷斯表示,为了让第二委员会的工作以及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取得成功,全球领导人必须进一步展现领导力和雄心,避免“我们谁也不想见到的命运——避免伤害人类和地球上的生灵,避免让子孙后代为我们的破坏付出代价。”

 

 
免费在iOS 或 Android系统下载联合国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