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问题全球契约:它与移民协议有何不同?它将如何帮助被迫逃离的人?

2018 年 12 月 16 日

“难民”和“移民”这两个词常常交替用于描述全球数百万逃离冲突或寻求更好生活条件的人。由于联合国着手确保全球契约能够更好地保护它们,因此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

“难民”和“移民”这两个词常常交替用于描述全球数百万逃离冲突或寻求更好生活条件的人。由于联合国着手确保全球契约能够更好地保护它们,因此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

预计12月17日星期一联合国大会成员国将批准一项新的国际协议,这项被称为《难民问题全球契约》的协议旨在对大规模难民移徙作出更强有力、更公平的应对,以便为逃离家园的人以及收容他们的国家提供更大的支持,这些国家往往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通过两年的密集磋商,《难民问题全球契约》旨在提供一个强大而系统的模式,改善难民及其所在社区的生活——对于一直关注全球移民协定(此前的名称为《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进程的人来说,这可能听起来很熟悉)。该《契约》于2018年12月10日在马拉喀什正式通过。

“联合国新闻”发布这篇指南,来解释移民和难民状态之间的主要区别,以及两个联合国支持的旨在改善每个移徙者生活的契约之间的差异。

最近刚刚通过了关于移民的全球契约。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另一项协议? 

2016年9月通过的《纽约宣言》产生了两个契约:一个是关于难民的,一个是关于移民的。虽然两者都是指居住在原籍国之外的人群,但“难民”和“移民”之间存在着至关重要的区别。这两项协议都是自愿性质的,而不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

移民和难民有什么区别?

难民是因为担心受到迫害、冲突、普遍暴力或其他严重扰乱公共秩序的情况而生活在原籍国之外的人,因此需要国际保护。有关难民的定义可以在1951年《难民公约》和区域难民文书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规约》中找到。

虽然没有关于国际移民的正式的法律定义,但大多数专家同意国际移民是改变其常住国家的人,无论其移民原因或合法身份如何。通常,短期或临时移民指的是持续3至12个月的移民;长期或永久移民,是指居住国改变为期一年或更长时间。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我是一名移民,但不必冒险乘坐不安全的船只或支付贩运者的费用。安全移民不能仅仅局限于全球精英。”

这是否意味着《难民公约》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该契约建立在现有的难民国际法律体系之上,而不是取代现有的国际难民法律体系,包括1951年《难民公约》和其他有关难民,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国际法律文书。

联合国难民署(UNHCR)助理保护高级专员沃克尔· 图尔克(VolkerTürk)解释称:“《难民公约》的重点是难民的权利和国家的义务,但它并不涉及广泛的国际合作。这就是全球契约寻求解决的问题。”

1951年的公约没有具体说明成员国应如何承担负担和责任,这就是全球契约的作用。 “它填补了我们几十年来面临的主要空白之一”。

但为什么我们需要新的国际协议?

截至2017年底,全世界有近2540万难民,其中一半以上未满18岁。今天,10个国家就收容了世界上60%的难民。仅土耳其就有350万难民,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此外,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难民(85%)生活在自身面临经济和发展挑战的发展中国家。 

例如,十个政府捐助者(包括欧盟)为难民署提供了近80%的资金,难民署三分之二以上的重新安置申请仅提供给五个国家。难民的需求与满足这些需求的行动之间的差距很大,而且越来越大。

谁决定缔造这项契约?

联合国,难民署?不,这是由会员国决定的。会员国于2016年9月通过的《纽约难民和移民宣言》包括与难民有关的两个关键步骤:

·首先,会员国通过了全面的难民应对框架,该框架规定了国际社会在应对大规模难民情况时应采取的各种措施。

·第二,会员国同意努力在2018年通过《难民问题全球契约》,继续改进国际对策。他们要求联合国难民署与会员国和各种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磋商并提出这一的契约。拟议的《难民问题全球契约》于2018年7月20日发布。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是如何进行谈判的?

它是通过与成员国和其他主要利益攸关方进行广泛的多边磋商而制定的。

2018年11月13日,联合国大会的社会、人道主义和文化(第三)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批准了肯定难民契约的决议,并已将案文送交联合国大会,定于2018年12月17日上午举行全体会议予以通过。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将如何运作?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确立了对大规模难民局面作出更强大、更可预测和更公平的国际反应的架构。

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指导国际社会通过动员政治意愿,扩大支助基础,以及启动更公平和可预测的分担负担和责任的安排,支持难民和拥有大量难民人口的国家和社区。

联合国难民高专菲利普·格兰迪说:“难民是一个国际关注的问题,也是共同的责任。” “在契约中,我们将首次拥有一个实用的可行的模型,一套将这一原则转化为行动的工具。”

格兰迪表示,《难民问题全球契约》始于收容社区的慷慨解囊。他说:“几十年来将难民隔离,安排在营地或处于社会边缘的做法正在让位于一种完全不同的做法——在必要时期,将难民纳入国家系统,社会和东道国经济中,并使他们在为困境寻找出路的同时,能够为他们的新社区做出贡献并为自己的未来带来保障。”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有四个目标:

1.减轻收容大量难民的国家的压力;

2.促进难民的自力更生; 

3.通过重新安置和其他入境途径扩大第三国或难民的入境机会;

4.为难民返回原籍国提供支持

我的国家是否有义务欢迎难民?

不超出已有的范围。 1951年《难民公约》侧重于难民的权利和国家的义务。《难民问题全球契约》重申了这些标准和原则。

该契约的目的不是为收容大量难民的国家造成额外负担,也不是为了修改难民署有关保护和解决方案的任务。它力求建立在几十年来已有的国际难民制度的基础上。

我的国家已有许多难民?我们会得到帮助吗?

在具体的大规模难民背景下,全球契约规定,东道国或原籍国可以要求难民署启动支助平台,以协助其国家的应对安排。

图尔克说:“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是迅速提供支持:政治,财政和移民安置支持,以便各国在遇到这种情况时感到他们不是孤立无援的,或者是没人在意的。国际社会关心的是人民,也关心受影响的国家。它与他们团结一致、共同行动。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契约对难民或收容社区民众的生活有何实质性的影响?

图尔克解释说,如果执行该契约,我们将“为难民男孩和女孩提供更好的教育,以及为所有难民提供更好的保健服务,以及更多的谋生机会”。收容社区将以不同的方式让难民参与,而不是继续执行营地政策。

乌干达、卢旺达、伊朗、中美洲或黎巴嫩等收容国的基础设施和卫生服务受到难民带来的巨大挑战,它们将不仅从人道主义方面而且从发展合作方面获得所需的支持。 “这就是新的内容”。

此外,难民署的目标是获得更多的重新安置点,并找到更多难民可以转移到第三国的方法——例如通过家庭团聚,发放学生奖学金或人道主义签证。

但如果契约没有法律约束力,它真的会有所作为吗?

它没有约束力,但联合国大会将通过这一全球契约。图尔克说: “一旦通过,就表明了所有193个成员国非常强烈的实施契约的政治承诺,即使它没有法律约束力”,并指出“在当今世界,这就是多边主义正常运行的方式”。

谁会资助这一切?

全球契约将应对措施纳入更广泛的伙伴关系方法。它着眼于私营部门,信仰团体和国际金融机构可以做出的努力。

世界银行为受强迫流离失所影响的低收入国家建立了一项数年筹集20亿美元的金融机制,以帮助解决难民流入对一个国家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