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冲突再起 加沙医院难以为继——来自实地的报道

2018 年 11 月 13 日

以色列与加沙的武装团体周一晚间爆发冲突。由于以色列特种部队在加沙开展秘密行动,加沙的武装人员向以色列发射了460多枚火箭弹,以色列战机随即对加沙地带的160个军事目标实施广泛打击,酿成了双方自2014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对抗。双方现已停火,但此次暴力事件已造成7名巴勒斯坦人和1名以色列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由于长期遭遇封锁,加沙医院的处境极其艰难,实在难以全面救治日渐增多的伤者和病人。 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由于物资供应严重短缺,加沙最大的希法医院(Al-Shifa Hospital)难以正常运转,使得许多受伤或患病的加沙人无法恢复正常生活,有些伤者的治疗拖延了长达3-4年,再也无法重新站起来行走。

在以色列和加沙此次的冲突升级之前,联合国被占巴勒斯坦领土人道主义协调员麦戈德里克(Jamie McGoldrick)于11月7日访问了希法医院。联合国新闻的记者陪同了此次访问,并与患者和医生进行了交谈。

麦戈德里克:“多年来,加沙的卫生部门一直处于严重的资金短缺状态。过去12年来,以色列的封锁阻断了货物进入和运送,导致加沙缺乏关键的基本药物供应。”

麦戈德里克指出,在今年3月份开始的加沙“回归大游行”中,约有2万人受伤,其中许多人在膝盖以下被射伤。

麦戈德里克:“我们在医院看到有数百名受伤的年轻男女,他们需要至少6到7次非常复杂的血管和骨骼重建手术,这些手术可能需要2年时间,治疗费用高达数百万美元,而且希法医院和整个加沙都没有手术所需的技术支持和资源。”

 

联合国新闻图片/Reem Abaza
加沙最大的希法医院里的一名巴勒斯坦伤员。

 

由于受伤人数增加,希法医院不得不推迟了大约8000次针对癌症和心脏病患者及其他病人的手术。

29岁的马哈茂德在加沙拥有一家杂货店,他在参加示威活动时受了伤。

马哈茂德:“参加抗议活动时,我被一颗爆炸子弹击伤。我的身体现在很糟。腿上失去了一些骨头。医生说我的治疗需要3到4年。“

32岁的哈桑也是在抗议期间受的伤。他表示希望解除封锁,以便加沙人民过上体面的生活。

哈桑: “我的动脉、静脉和神经都被爆炸性子弹打中,骨头被另一颗子弹击中。还有一处15厘米长的骨折。我的伤势很重。医生正在努力将我转到加沙以外的医院治疗,但我还在等待。”

希法医院的高级医生之一马特尔医生(Mahmoud Mattar)向联合国新闻谈起了医院能力不足的问题。 他表示,对医生而言,最糟糕的感觉是无法治疗他们的病人。他说,有时候他希望自己不是医生,这样他就不会有这种难受的感觉了。

马特尔:“封锁12年后,加沙医院的基本功能正在逐渐减弱,因此您可以想象在治疗复杂骨折所需的工具方面我们所面临的情况。我们手头的工具非常有限,根本不够供所有的患者使用,而对另外的一些患者,我们根本就无能为力。哪怕我们设法保住了一个病人的一条腿,避免了截肢,他的伤势多半也会导致永久性的残疾。”

马特尔医生强调,必须制止经常发生的流血事件,并要求国际社会帮助加沙的医院,向他们提供所需的医疗用品,以应对超出当地能力的大量伤员。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Khalil Adwan
加沙最大的希法医院里的巴勒斯坦伤员。

 

医院的院长阿巴斯医生(Medhat Abbas)谈到了希法医院面临的许多其它挑战。他说,他在医疗行业工作了30年,还从未见过医院无法为病人提供食物的状况,而食物与营养对于康复过程至关重要。

他还提到因为病房不足,许多病人晚上都在医院的大厅里睡觉。

阿巴斯:“自5月份以来,巴勒斯坦的医院就一直无法为病人提供食物。药品、工资、医疗用品、备用物资和病人的床位也严重短缺。由于没有足够的病房,每天都有病人在医院的大厅里睡觉。此外,我们支持不了大量想要提供帮助的志愿者,因为我们都不能支付他们前往医院的路费。此外,还有影响加沙医务人员和加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工作人员的工资危机,一些人得到了40%的工资,有些人能得到一半的工资。”

世界卫生组织驻加沙代表达赫尔博士(Mohammed Dhaher)表示,需要转院的病例当中,有超过半数都无法获得通行证。

达赫尔: “过去10多年以来,加沙地带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这包括封锁和社会指标的恶化,以及贫困和失业的增加。现在非常需要将许多患者转诊到加沙以外的医院,以便让他们获得必要的治疗。由于加沙缺乏能力,每年有超过2万4000人申请获得转诊许可。”

能够获得转诊的大多数病例都去了耶路撒冷、约旦和埃及的医院。但麦戈德里克指出,由于以色列的封锁,加沙人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在加沙地带内部寻求治疗。他表示:“人们被困在这里,他们必须在这里寻求治疗。因此,必须提高加沙医院治疗这些病例的能力,让人们有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这需要资金、支持和承诺,但不幸的是,支持并不是一直都能够获得。 ”

正如麦戈德里克所强调的,政治解决方案是加沙唯一的出路,但在达成政治解决办法之前,他呼吁捐助方在加沙增加投入,支持挽救生命的关键医疗服务。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