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为巴以冲突带来“一线希望”——访联合国和平使者、著名钢琴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2018 年 11 月 12 日

1942年出生于阿根廷一个犹太人家庭的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是全球著名的钢琴家和指挥家,他长期致力于让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青年音乐家走到一起,通过交流促进共识,并于2007年被任命为联合国和平使者。11月9日,在纽约卡内基大厅举办音乐会之后的第二天,他来到联合国总部,与秘书长古特雷斯举行会面,并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采访。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联合国和平使者由来自艺术、文学、科学和体育等多个领域的杰出个人担任,他们通过各自的才华和影响力提高公众对于联合国工作的认识,为增进全球百姓的福祉做出贡献。

除巴伦博伊姆外,现任联合国和平使者还包括中国钢琴家郎朗,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诺贝尔奖得主、女童教育倡导者马拉拉,著名动物学家珍·古道尔,《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作者、巴西著名作家保罗·科埃略,以及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迈克尔·道格拉斯和爱德华·诺顿等。

巴伦博伊姆是郎朗的老师,他在十岁时就以钢琴独奏演员的身份登上国际舞台,曾先后出任芝加哥交响乐团、巴黎交响乐团,以及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的音乐总监,目前则是柏林国家歌剧院和柏林国家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

 

 

他拥有阿根廷、以色列和西班牙的国籍,还获得了巴勒斯坦授予的“荣誉公民”身份,成为第一位获得这一身份的以色列犹太人。他通晓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希伯来语,曾经获得七座格莱美奖,是芝加哥交响乐团的“终生荣誉指挥”,并拥有英、法、德等多个国家授予的荣誉勋章。这位获得无数殊荣的传奇音乐大师表示,担任“联合国和平使者”是一项极高的荣誉。

巴伦博伊姆:“能够担任联合国和平使者我深感荣幸,这是一项很大的荣誉,我始终尽我所能,努力让彼此之间怀有敌意的人们走到一起、增进了解。与此同时,我也非常有幸,能够结识科菲·安南、潘基文,以及古特雷斯三位联合国秘书长,我认为,联合国为如今这个常常充满敌对冲突的世界带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1999年,巴伦博伊姆与已故的著名美籍巴勒斯坦裔学者萨义德(Edward Said)共同创办了“东西和谐管弦乐团”(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乐团的名称取自歌德的诗集《西东合集》,旨在让来自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青年音乐家共同参与演奏,通过音乐消除隔阂,推动中东地区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与交流。乐团曾在巴勒斯坦的拉姆安拉以及联合国等多地进行表演,巴伦博伊姆表示,参加乐团的经历,让这些青年音乐家的观念和人生都发生了改变。

能够担任联合国和平使者我深感荣幸,这是一项很大的荣誉,我始终尽我所能,努力让彼此之间怀有敌意的人们走到一起、增进了解。---联合国和平使者巴伦博伊姆

巴伦博伊姆:“从1999年到现在,参加过这个乐团的青年音乐家已经接近一千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在加入乐团之前,几乎所有的叙利亚人都认为以色列人是杀人凶手,反过来也一样,而在乐团里,他们开始共同演奏,遵循同样的曲调,演绎同样的乐章,用同样的呼吸,奏出同一个声音,这样的协同合作必然会对他们产生影响。我很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走出乐团之后,他们对彼此的态度不同了,开始渴望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弥合不同民族之间的分歧。”

然而,在音乐之外,中东地区的局势却日趋紧张。叙利亚的和平进程困难重重,伊朗核协议的前景面临考验,以色列不断在东耶路撒冷及约旦河西岸扩建定居点,今年三月以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开展大规模示威游行,与以色列安全部队发生冲突,造成一万多人死伤。巴伦博伊姆表示,目前的情况甚至比乐团成立之时更加艰难。

巴伦博伊姆:“1999年乐团成立的时候,巴以问题还曾经有过一线希望,而如今,快20年过去了,局势丝毫没有取得进展,而这一丝微弱的曙光也消失了。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著名的哲学家葛兰西(Antonio Gramsci)在被问到法西斯主义是否会支配世界的时候说,在理智上我是悲观主义者,因为我每天都在亲眼目睹所发生的事实,而在情感上,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假如失去了希望,人类便会一无所有。我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葛兰西是我的导师,他说出了我的心声。”

面对日益严峻的局势,巴伦博伊姆表示,他希望通过“东西和谐管弦乐团”这个平台,做出一点微小却又十分重要的贡献。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会见联合国和平使者、著名钢琴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巴伦博伊姆:“我唯一能够想到的解决方案,就是让一些拥有类似观点的人们彼此接触,这只是非常微小的一步。在‘东西和谐管弦乐团’里的以色列人、伊朗人和叙利亚人,他们的观点和看法与政府所持的强硬立场是不同的,昨天在卡内基大厅里表演的乐队成员当中就有五名来自伊朗,六名来自叙利亚。如今中东地区的冲突如此剧烈,巴以之间的问题已经延续了70多年,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一些并不持有强硬敌对立场的普通人开展接触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所做的甚至都不是让他们进行对话,而是让大家学会理解并尊重对方的叙述,希望这样的理解和尊重,在未来能够发展成为某种形式的合作,听起来似乎微不足道,但这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创办“东西和谐管弦乐团”,努力促进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交流,也让巴伦博伊姆本人收获了难以忘怀的体验。2011年,在联合国的协调下,巴伦博伊姆率领来自柏林、米兰、维也纳和巴黎管弦乐团的音乐家志愿者,成功地在位于加沙地带的阿尔马沙夫文化中心(al-Mathaf Cultural House)举办了一场音乐会,首次为加沙的数百名儿童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带去了莫扎特等音乐大师的作品。巴伦博伊姆表示,巴勒斯坦人民的事业是一项正义的事业,只有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才能加以实现。

巴伦博伊姆:“2011年的那场音乐会获得了热烈的反响,音乐会结束后,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来,一再地向我道谢,感谢我们来到加沙。他说,我们的到来意义非凡,因为生活在加沙的人常常觉得世界已经遗忘了他们,有些人记得他们,给他们送去食物和药物,但这和照顾动物没有什么两样,我们的到来,让加沙的百姓感受到了人的尊严,这是我漫长的职业生涯里,收到的最珍贵的一句赞美。”

在率领“东西和谐管弦乐团”结束美国巡演之后,巴伦博伊姆还将携柏林国家管弦乐团前往北京国家大剧院与悉尼歌剧院演出。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