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届联大一般性辩论阵容:130位总统、300项活动和5000名记者与会

2018 年 9 月 24 日

国际外交的年度盛会——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将在9月25日正式拉开序幕,但是筹备工作已经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个吸引全世界目光的重大会议中,任何事情在准备过程中都不能掉以轻心。

一个国家的总统登上大会的讲台,向全世界发表讲话。每年的9月底,纽约联合国总部都在重复这一熟悉的景象。但人们没有看到的是组织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外交活动的幕后工作: 132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300多场会外活动、几十场展览和5000名经认证的记者前来,他们需要得到妥善安排。

这些数字只是简单地说明了它背后的巨大工作量。数百名联合国雇员在负责安排工作,当辩论于9月25日开始时,一切都得准备就绪:包括安全措施,适合所有文化的食物,甚至每次双边会议要使用正确的国旗。

实际上,准备工作提前一年就开始了。负责物流的特别活动部的费尔南多·巴尔金解释道:“他们已经在为明年的峰会预定空间,因为空间有限,而且人们预定的速度非常之快。”

 

 

193个会员国会与联合国礼宾部联系,报告谁将代表该国出席会议;通常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或部长。在大会开始之前需要确定发言者名单,这是一个难题。秩序是由显要人物的等级决定的。按照传统,巴西和美国总是排在最开始,然后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最后是部长们。列表会不断更新,直到最后一刻经常会有变化。

在峰会开幕前几周,各国政府派遣所谓的“高级小组”,与联合国不同部门举行会议。然后,他们参观大楼,这样他们就知道如何去不同的会议室,或者了解通行时需要的通行证,以及发现特别的通行限制。

是国家元首还是仅仅是部长出席会议不仅决定了该国代表是否会被安排在头几天发表讲话,还是被排在靠后的位置。这很容易理解,排在靠前位置,媒体会给予更多的关注,会议厅里也会有更多的代表就座,而且受到的礼遇也会有所不同。

礼宾处接待所有贵宾。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陪同下发表讲话。为了确保每个人都在正确的时间站在讲台上,几分钟前,一名礼宾官将他们护送到一个名为联大会堂 – 200号的房间。在那里,总统们一边预览他们的讲话,或喝咖啡,一边等待大会主席的召唤。

这是高峰时刻,讲话将在国内和国际电视上播出,但领导人在峰会期间通常还会参加数十场活动和会议。

与秘书长的会面通常在联合国总部38楼秘书长办公室举行。峰会期间会有几十场这样的会见。会见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回答记者针对这一人数的提问时竟无法确切地回答。“会有,一百...一百...一百...”。在记者们的笑声中,他在准备好的背景材料中去寻找这个数字。“有132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加上大约4位副总统和大约42位外交部长。”他把他们加在一起后保证道:“日程表还在编纂之中,因为我还必须在40场活动中发言。"

礼宾官员需要护送总统,并确保他们国家的国旗在房间里,如果是国家元首、国王或女王,则还要确保仪仗队员在房间里驻足。

峰会午餐会

联合国秘书长每逢联合国大会期间都会为各国元首举行午宴,图为工作人员为午宴做准备工作。 (2017档案图片)
联合国图片/Kim Haughton
联合国秘书长每逢联合国大会期间都会为各国元首举行午宴,图为工作人员为午宴做准备工作。 (2017档案图片)

 

秘书长还在星期二、25日上午八点和中午举行欢迎招待会。中午的是招待首脑和各国代表的午餐会,代表团团长和联合国主要机构的负责人会出席这一午餐会。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的。供应的食物已经通过严格的安全控制。菜单包括素食选择,并考虑到不喝酒以及不吃猪肉的人的需要。每一位就餐者在餐桌上占据的位置都是经过慎重决定的,以避免猜忌或紧张时刻的出现。

费尔南多·巴尔金监督了20年的午餐会后勤工作,他表示这是一年中最繁忙的一天。他说:“当美国总统在场时,安全措施会更加严格。

他表示,“运送食物的卡车只能在头一天早上4点到6点之间进入联合国。我5点到达。午餐后,我必须立即开始工作,‘重新布置’代表餐厅,因为这是其他活动需要的地方。这项行动可以延伸到第二天清晨。我必须要安排六辆卡车进入大楼去收集所有家具,但是我一时半会儿不能,因为要等到所有的活动都结束,并且在特勤局给了我许可之后才可进行。通常这一时刻是在凌晨三四点。” 巴尔金不得已必须在联合国睡觉了,如果他回家,在重返联合国之前,他只有时间洗个澡,喝杯咖啡。

夜间工作

出于安全原因,大会的大部分筹备工作是在大楼对公众关闭时进行的:即晚上和周末。

在峰会开始前几周的时间,联合国的面貌开始改变。在通常设置展览和游客人头攒动的一楼大厅里,用屏风搭建了临时会晤用房间。巴尔金说:“总共有28个房间,都是一样的,它们都有同样的家具和同样的容量,这样就不会发生礼宾问题。每个房间都有八把椅子,六把椅子靠背低,两把椅子靠背高。一张茶几、一张放有植物的桌子和一张租来的波斯地毯。

被称为P5的国家,即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中国)在巴尔金无权指定的“其他地方”举行会议。他已经在联合国工作了这么多年,与他接触讨论准备工作的代表团对他已经非常了解。他说:“俄罗斯人有时会给我发短信,他们不会提出正式请求。“

除了这些临时房间之外,通往领导人限制区的通道被切断,并安装了金属探测器,贵宾房间的所有窗户都被窗帘遮盖,这样从外面看不到他们的活动。

安全戒备

2017年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期间的安保措施。
联合国图片/Rick Bajornas
2017年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期间的安保措施。

 

安全是联合国和美国当局的共同工作:美国方面的介入部门是纽约警察局和国土安全部。

联合国的周边被关闭,只有居住在该地区的工人、认证访客或居民才能进入。曼哈顿市区在这些日子里会变得异常拥挤,地面交通会出现拥挤不堪的局面。

当由十几辆汽车组成的美国总统车队经过时,车辆和行人的交通完全被切断。当总统进入或离开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动弹,必须耐心等待,目送那些带着有色玻璃车窗的豪华汽车,看着机枪斜挑出窗外的护送车队。

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机构

大约有5000名记者出席联合国总部报道这一盛会。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媒体光临。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走马上任时接受媒体采访。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走马上任时接受媒体采访。

 

媒体联络股,称为MALU,负责将发生的一切通知记者。该部门负责人塔尔·默克尔说:“我们此前参加过几十次协调会议,在会上我们试图同媒体沟通所有信息:他们是否有机会接触与会代表,是否可以拍照和录像,是否有空间坐下来。这是一个挑战。”

在媒体联络办公室里,通常有九个人,但是在本周,他们从其他部门或退休志愿者中又招聘了八名员工,并得到了80名在联合国实习的年轻人的帮助。他们负责陪同记者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以便他们能够在安全限制下准时到达。

从纽约到世界

此外,所有发生的事情的电视信号都通过光纤发送到世界各地,卫星要贵得多。

电视部门的马丁·莱迪说:“ 我们只有五条线,这是一个谜。一次会议结束,我们从光纤中把信号取出,然后再放上另外一个。有时大的电视机构会打电话,我必须告诉他们需要提前一天告诉我,看看我是否有一个空挡可以把他们安排进去。每天会有很多会议,大约一天100次,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数量,令人难以置信。1993年,在我刚开始在联合国工作时,人数比现在少得多。现在世界上的问题越来越多,所有国家都更多地参与、讨论他们所在地区的事务,会议次数因此越来越多”。

电视团队在一年中有大约12名长期工作人员,在一般性辩论期间又增加了15名技术人员。

莱迪每天都提前一天向各大电视公司发送一个内容安排,这样他们就知道该连接哪条线路。然而,节目可能会随时出现变化,必须要迅速提醒人们注意这些新的变化,以便电视台有时间获取信号。他说:“有时他们在一个活动举行之前的几分钟内才接到信息,因为有些会议,比如安理会紧急会议,有时在召开前15分钟才宣布。如果他们没有能够连接现场,数字录制系统会将电视信号发送给他们,他们会在几秒钟内收到信号。“

为了捕捉发生的一切,所有联合国会议室都有摄像头。莱迪解释道:“它们就是我们所说的机器人摄像机。房间里的每个座位都有一个麦克风和一个小按钮。当代表按下按钮时,摄像机直接指向麦克风所在的位置。

在最重要的会议中,有一位导演,他可以指挥进行全景拍摄或展示被提到的人的反应。

 

 电视直播技术人员在监控可持续发展问题高级别政治论坛的转播。 (2017档案图片)
联合国图片/Manuel Elias
电视直播技术人员在监控可持续发展问题高级别政治论坛的转播。 (2017档案图片)

 

另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在安理会会场外向记者发表的谈话。大使们在会前或会后向记者发表声明是很常见的。这就是为什么总是为此准备好一台摄像机。莱迪说:“这是产生更多新闻的地方。”

在总部大楼第38层,也有摄像头来捕捉秘书长和他所接待的领导人之间的相互问候。莱迪就守候在电话旁边,接收古特雷斯发言人不断提供的信息,并通知感兴趣的电视网络。他说:“每个人都想在秘书长面前树立他们的尊贵形象,每个人都是最重要的,他们现在就想要这些信息。”

负责首脑午餐会后勤保障工作的巴尔金的工作日,像几乎所有在峰会中工作的联合国工作人员一样,在那一周延长了。这位来自阿根廷的联合国工作人员说:“压力很大,但这种压力是一种正面压力。夜间工作会让你更加疲惫不堪,但是你可以获得一种满足感。你有机会目睹许多重要事件,并接近许多特殊的重要人物。"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