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全球饥饿人数持续上升 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继续令人关切

2018 年 9 月 11 日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天发表的《2018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联合报告中表示,不断有新的证据表明,全球饥饿人数正在上涨。在应对儿童发育迟缓和成人肥胖等多重营养不良问题方面,取得的进展也很有限,这使得数亿人口面临健康风险。就此我们采访了粮农组织的统计官员冯娟,请她对报告进行了解读。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2018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显示,饥饿人数在过去三年持续上升,已重回十年前的水平,这种倒退向人们发出了明确的警告。粮农组织统计官员冯娟表示,如果要在2030年前实现"零饥饿"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要紧急开展更多的工作。

冯娟:“2018年报告的主要结论就是世界饥饿状况继续出现恶化。这和去年报告的结论是统一的。粮食不足发生率连续三年增长。2017年,食物不足人数估计达8.21亿人,世界上大约每9个人中就有1个处于这种饥饿境况。另外,报告还发现,降低儿童发育迟缓发生率的努力虽然有一些进展,但速度很慢,照这一速度发展下去,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粮农组织图片/Eddie Gerald
一个婴儿在马拉维巴拉卡区健康营养康复中心接受营养不良治疗后,被重新称体重。

 

统计显示,亚洲的营养不足水平虽然在过去曾一度持续下降,但这一趋势似乎正在显著放缓,而南美洲和非洲大部分地区的情形正在恶化。报告指出,减少发育迟缓儿童的工作进展甚微,2017年,有近1.51亿五岁以下儿童因营养不良而身材矮小,远低于各年龄段的身高标准,而2012年这一数据为1.65亿。全球而言,非洲和亚洲的发育迟缓儿童人数分别占总数的39%和55%。儿童消瘦的发生率在亚洲仍极高,几乎每十个五岁以下儿童中就有一个体重偏轻,与其身高不符。相比而言,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消瘦发生率仅为百分之一。报告显示,全球三分之一的育龄妇女受贫血困扰,这对妇女本人及其婴儿均有重大健康和生长影响,报告指出这是"令人羞愧"的事实。

冯娟表示, 饥饿和营养不良是密切相关的,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也被一并归入到了可持续发展目标二中。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从去年起便开始由包括粮农组织在内的五大组织共同撰写,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加强彼此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携手开展更多工作,以便确保粮食、农业和健康等部门间和部门内采取一致的政策和行动,从而达到粮食安全、营养充足和身体健康的共同目标。

粮食计划署图片/Francisco Fion
位于中美洲的危地马拉正与干旱作斗争。

 

冯娟指出,报告显示,成人肥胖现象正在加剧,全球超过八分之一的成年人患有肥胖症。这一问题在北美洲最为突出,但非洲和亚洲也在日益加剧。她表示,营养不足和肥胖这个看似相互矛盾的现象在很多国家都存在。因价格较高而难以获得有营养的食物,因粮食不安全而压力重重,以及对食物匮乏的生理性适应,解释了为何粮食不安全家庭可能面临更高的超重和肥胖风险。

冯娟:“食物不安全和超重肥胖好像听起来是有一些矛盾,但研究表明粮食不安全导致超重和肥胖主要通过三个渠道。第一,面临食物不安全的人口会被迫选择便宜、更容易获得的食物,这些食物往往是能量密集、高脂肪、高糖、高盐、低纤维含量的食物。长期食用这类食物自然会面临更高的肥胖风险;第二, 粮食不安全给生活带来压力、人们会感到焦虑、抑郁。这些不良情绪会造成饮食模式混乱。就像我们说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或者要不就是一次吃的过多。所有这些都有助于说明粮食不安全家庭的超重和肥胖风险之所以更高的原因; 第三,就是隔代的影响。粮食获取不足可能会导致婴儿出生体重低和儿童发育迟缓,人们在食物匮乏时会产生代谢适应,在营养学中有一种说法,就是身体会产生记忆,在吃的少的时候,它在保存能量,以后吃的正常时,记忆还在告诉身体要保存能量,于是导致日后超重和肥胖的风险加大。”

©粮农组织图片/Munir Uz Zaman
孟加拉国频繁发生的飓风造成牲畜死亡和庄稼被毁

 

《2018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就气候变异和极端气候对于饥饿的影响进行了探讨。报告发现,除冲突和经济增长放缓以外,气候变异及干旱和洪水等极端气候也是造成饥饿人数上升的主要原因,气候变异会对降雨模式和农业季节造成影响。对农业生产的破坏使粮食供应出现短缺,进而导致粮价高涨和收入损失的连锁效应,从而减少了人们获取粮食的机会。

冯娟表示,2015-2016年厄尔尼诺现象造成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极热天气和严重干旱,特别是在非洲和中美洲。

冯娟:“受影响比较严重的就是南部非洲,中美洲。有一些国家,像索马里、莫桑比克、南苏丹、还有南非。这些国家经历了有史以来比较干旱的季节。非洲是气候对生产和生计影响最大最复杂的区域之一。很多国家本来就比较穷困,以农业为主,又没有能力抵制气候变化。70-80%的非洲大陆农村人口的生计系统主要采用旱地种植和畜牧系统。只要遇到气候冲击,他们的生活肯定要受到影响。这些国家又没有什么食物进口,有些国家又受到冲突的连累,即使进口,有时也不一定能够分到普通百姓手中。这便出现了食物减少和价格上涨的现象。近几年世界饥饿人数上升,实际上都发生在非洲、中美洲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整个东亚地区没有什么问题,这些年的饥饿人口数量一直保持稳定。” 

《2018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表示,如果要在2030年前创造一个没有饥饿和一切形式的营养不良的世界,就必须加快行动速度,扩大行动范围,以加强粮食系统和民众生计对于气候变异和极端气候的抵御力和适应能力。报告号召实施和推广干预措施,以便为人们获得有营养的食物提供保障,并打破营养不良的代际循环。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