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聚焦日本可能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

2018 年 8 月 24 日

1965年12月联大通过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根据公约规定,缔约国应定期接受独立专家机构“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履行《公约》情况进行的审议。作为缔约国,日本代表团于8月17和8月24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就日本社会可能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回答了人权专家们的质询。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是监督缔约国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情况的独立专家机构。所有缔约国有义务定期向委员会提交关于权利落实情况的报告。各国必须在加入公约后的一年内进行报告,随后每两年报告一次。委员会审议每一份报告,并以“结论性意见”的形式对缔约国提出委员会的关注问题及建议。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对于“种族歧视”下了定义,即基于种族、肤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种的任何区别、排斥、限制或优惠,其目的或效果为取消或损害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或公共生活任何其他方面人权及基本自由在平等地位上的承认、享受或行使。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就日本执行《公约》情况审议会议的一个重点问题是原住民阿伊努族的生活处境。

阿伊努族(Ainu)是日本北方的一个原住民族群,主要聚居在库页岛和北海道、千岛群岛及堪察加。  官方估计其目前人口约2万5000人,非官方数字为20万人以上。自1899年3月2日颁布《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后,阿伊努人被迫学习日语,须采用日本名字,责令停止宗教习俗,成为部落民的一支。二战后,日本政府继续沿用“自古以来的居民”这样的说法,不承认有阿伊努族的存在 ,直到2008年6月,日本才首次承认阿伊努人为原住民。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委员兼日本国家履约状况报告员、来自比利时的法律专家马克·博苏伊特(Marc Bossuyt)在质询中询问了改善阿伊努人状况的措施,即获得就业、教育、生活条件、土地权和自然资源、文化和语言的平等机会。

日本外务省负责联合国事务的大使大鷹正人(Masato Otaka)表示,政府仍然致力于积极努力制定一项关于土著阿伊努人的全面政策,同时尊重他们的权利。

大鷹正人:“当局正在建设’民族和谐象征空间’,这是一个复兴阿伊努人文化的国家中心,将于2020年4月向公众开放。2009年7月,未来阿伊努人政策咨询委员会向日本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日本政府随即成立了阿伊努人政策促进委员会,以促进全面有效的阿伊努人政策,同时关注阿伊努人的观点和意见。阿伊努人政策促进委员会三分之一以上的成员是阿伊努人。北海道县政府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阿伊努人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但阿伊努人与北海道其他居民之间仍然存在差距。至于促进和保护阿伊努人文化,政府已经着手制作阿伊努人语言档案。关于阿伊努人的土地权,国内法保障每个人的财产权。”

慰安妇是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军队强制民间妇女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对象主要来自日本本土、台湾、朝鲜半岛、中国大陆、中南半岛,也有从欧美殖民地来的美属菲律宾人、英属马来亚人,其中的极少数白人是来自印尼的荷兰女殖民者。

委员会委员博苏伊特表示,在慰安妇的问题上,政府官员就责任问题不应发表轻率性的言论。

日本大使大鷹正人表示,日本政府认为,从缔约国履行《公约》承诺的角度来审查这个问题是不合适的,因为《公约》不适用于日本加入《公约》之前发生的任何问题。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认识到慰安妇问题是对许多妇女荣誉和尊严的侮辱。

大鷹正人:“政府已经向这些前慰安妇表达了最真诚的道歉和悔恨。日本向‘亚洲妇女基金’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援助,并向每一位前慰安妇发出了道歉信。《旧金山和平条约》、《关于解决财产和索赔问题以及日本和大韩民国经济合作的协定》和其他条约已经合法解决了赔偿问题。”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员博苏伊特表示,在日本大约有40万朝鲜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朝鲜成为日本殖民地时被迫生活在日本,他们的后代也是如此。他们仍然是外国人,无权投票或担任公职。博苏伊特对这一群体的处境表达关注。

日本大使大鷹正人表示,外国国籍的儿童有资格在日本接受公共教育,而无需任何其他义务教育费用。他们学习母语受到支持。

大鷹正人“日本有126所外国学校。至于高中学费资助基金制度,只要学校符合法律规定的标准,如这些学校的适当运作和管理,它们就应该成为该基金的受益对象。由于当局无法确认韩国学校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标准,因此无法成为该基金的指定学校。韩国学校没有因为学生是日本的韩国居民、或者是出于政治和外交原因而被排除在外。五所韩国学校对政府提起了诉讼。在地方法院作出的四项裁决中,政府在三项中获胜。地方政府根据自己的判断为学校提供了另一个资金来源。从外国学校毕业的学生可以参加大学入学考试。”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员博苏伊特表示,2017年在日本的外国工人约有128万,据报道,外国永久居民,包括许多在日本出生、长大和接受教育的人,受到各种形式的根深蒂固的社会歧视,包括获得住房、教育、医疗保健和就业的机会受到限制。在接受调查的4000多名外国人中,40 %的人说他们无法获得住房,因为他们是外国人,而25 %的人因此被拒绝就业。外国国民和具有外国人长相的公民被禁止进入为公众服务的私有设施,包括酒店和餐馆。

日本外务省负责联合国事务的大使大鷹正人表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70多年来一直重视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等基本价值观。日本将继续做出努力,在国内与国外保护人权。

大鷹正人“日本政府于2016年6月颁布了《促进努力消除对来自日本以外的人的不公平歧视性言论和行为法》。该法宣布,不容忍对来自日本以外的人的不公平歧视性言论和行为。鉴于日本作为岛国的性质,似乎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日本有一种孤立和排外的文化。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日本进行访问,日本将在东京主办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日本将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国家宪法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继续不懈努力,为促进和保护人权做出贡献。”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