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拥有核武器没有必要,在战争中每个人都是输家——一个原子弹爆炸幸存者讲述亲身经历

2018 年 8 月 7 日

73年前,美国在8月6日和9日分别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首次投掷了原子弹。当时的爆炸彻底将这两个城市摧毁。尽管广岛和长崎在战后得到复苏,但爆炸带来的阴影和创伤至今仍困扰着人们。每年在原子弹爆炸的纪念日,广岛和长崎都会举行纪念活动,缅怀原子弹爆炸受害者,同时也借此机会向世人展示核武器所带来的危害,呼吁世人下定决心,彻底消除核武器,建立一个无核武器的世界。今年8月9日在长崎举行纪念仪式时,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对这座城市进行访问,并参加原子弹爆炸纪念活动。与他一起出席这一活动的嘉宾包括当年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他们将以切身经历,讲述核武器的可怕影响。两年前,一位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曾对联合国进行访问。联合国新闻当时对他进行了专访。我们现在不妨借此机会重新聆听一下这位幸存者对爆炸发生时的回忆。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今年78岁的山下泰昭(Yasuaki Yamashita)在墨西哥安家,是1945年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后幸存下来的人数日益减少的幸存者之一。许多日本人,像山下一样,在可怕的爆炸事件发生之后,毅然献身于和平事业,为核裁军进行不懈的努力。

核武器是地球上最危险的武器。仅仅一颗原子弹就能摧毁整个一座城市——有能力杀死数百万人,破坏自然环境,并通过其长期灾难性影响威胁子孙后代。72年前,联合国大会于1946年1月24日通过的首项决议便确立了消除原子武器和所有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目标。

 

 

然而,许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是,幸存者声称在原子弹爆炸时自己不在广岛或长崎是很常见的。他解释道,人们不想说自己经历了爆炸,是因为辐射会导致孩子畸形,没有人想嫁给受到辐射的幸存者。

在接受联合国新闻中心采访时,山下详细地回忆了他六岁时在爆炸中经历的磨难。

山下:“我独自在家门前玩耍——离正在准备午餐的母亲距离不远。通常,我会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山里抓蝉和蜻蜓。我们就是这样玩的,因为那时我们没有任何玩具。一个邻居路过,说一架飞机正在城市上空飞行,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但是母亲向我们保证,像往常一样不会发生任何事情。这座城市已经遭受过几次空袭,所以有一架飞机在上空飞行并不罕见。与此同时,我姐姐跑到我母亲身边告诉她,一份广播公告说一架飞机正在城市上空飞行,所以我们必须非常小心。母亲立即叫我,让我进入我们自家的掩体。那时候,大多数日本人的房子都在地下挖一个洞,以防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社区避难所避难。母亲拉着我的手,在我们进屋的那一刻,一道巨大的闪光划过天空——就像一千次闪电交织在一起。母亲把我按倒在地上,用她自己的身躯盖住了我的身体。然后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我们听到许多东西飞过我们的头顶。突然间,一切鸦雀无声,我们站起来,看到窗户、门和屋顶都不见了。我们意识到遭到了巨大的破坏,立即爬进了掩体。”

 

联合国图片/Nagasaki International
1945年8月9日中午,原子云在距离长崎南部30公里处的上空蔓延。

 

山下表示,当时他的姐姐哭了,她受伤了。当母亲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时,她回答说她感到有油从头上滴下来。她指的是美国曾威胁使用的化学武器。由于当时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化学武器,所有人们认为它会像一种油。

山下:“我姐姐说她感觉到一些油性液体从她头上流了下来,但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掩体里一片漆黑。我们在掩体里呆了大约10 - 15分钟,然后母亲决定带我们去社区庇护所。借助外面的光线,我们看到姐姐的头上粘着一些小块玻璃,她在流血。母亲小心翼翼地拿掉所有的玻璃,清除了血迹,然后我们开始赶往社区庇护所。"

“我去了学校,但最初很困难,很痛苦。然而,在讲述结束时,我的痛苦开始消失。从那以后,我开始意识到这是治疗我的心理创伤的好办法。我同时明白,如果我们幸存者不说出来,同样的悲剧可能会再次发生。” ---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山下泰昭

在到达社区庇护所30分钟后,山下在山坡上玩耍的朋友们回来了。一个人背部严重烧伤,然后被蛆感染。大约两天后,他去世了。山下认为,那天不跟他们一起去玩儿可能救了他的命。

在社区庇护所,没有食物,周围也找不到吃的。所以母亲决定带他们去乡下,认为那里可能有食物。在爆炸发生大约一周后,他们穿过了震中。山下表示,那里显得非常怪异。一切都被烧毁了,一片凄凉。

这一幕是在山下6岁时发生的,虽然已经过去70多年,但当时的情景仍然清晰地历历在目,似乎就像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在以后的许多年里,虽然这一场景时时浮现在眼前,但山下一直努力将其深深地埋在心中。

28岁那年,山下有机会在1968年奥运会期间担任墨西哥城日本新闻办公室的经理。他当时决定留下来,并从那以后一直住在圣米格尔·德阿连德(San Miguel de Allende)。1995年,山下打破了沉默,开始向世人讲述他在原子弹爆炸发生时的经历。他解释了为什么他觉得有必要公开分享他的故事的原因。

 

联合国图片/Yosuke Yamahata
1945年8月10日,离震源大约700米的长崎原子弹爆炸后的的废墟。

 

山下:“在1995年之前,我将自己作为幸存者的身份保密。当时,有消息说,法国正在太平洋进行原子弹试验。我朋友在大学的儿子打电话跟我说,作为一名原子弹爆炸幸存者,我应该分享我在1945年的经历。他邀请我在他的学校演讲,但我一开始拒绝,因为我太痛苦了,无法分享我的经历。他坚持说,对人们来说理解很重要,所以我接受了。我去了学校,但最初很困难,很痛苦。然而,在讲述结束时,我的痛苦开始消失。从那以后,我开始意识到这是治疗我的心理创伤的好办法。我同时明白,如果我们幸存者不说出来,同样的悲剧可能会再次发生。”

山下表示,对幸存者来说,分享经历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不希望别人以后再像他们一样蒙受痛苦。他表示,拥有核武器没有必要,战争没有必要。在战争中,没有人会赢,每个人都是输家。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必须尽其所能为此大声疾呼。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