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理事会互动对话:布隆迪问题调查委员会称该国民主空间日渐缩小

2018 年 6 月 27 日

布隆迪问题调查委员会主席杜杜·迪耶内(Doudou Diene)今天在人权理事会有关布隆迪的互动对话会议上表示,该国民主空间仍然有限。民间社会代表面临严重压力,独立媒体难以运作,英国广播公司和美国之音停播就是例证,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也收到警告。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流亡的反对派和民间社会行动者呼吁进行革命,这增加了安全局势恶化的风险。

迪耶内呼吁布隆迪利益攸关方开展包容性政治对话。他表示,东非共同体主持下的调解进程得到非洲联盟和秘书长特别代表的支持,然而,特别代表在布隆迪一直在遭受诽谤。布隆迪拒绝与委员会充分合作,其建议遭到拒绝。委员会主任专员办公室的监测活动自2016年10月以来一直被勒令停止。非洲联盟观察员也无法在该国开展活动,人权维护者面临多重危险。

迪耶内表示,自上次向人权理事会通报以来,秘书处和任务负责人访问了埃塞俄比亚、比利时、乌干达、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卢旺达。除了先前收集的500份证词外,还对380多名流亡或在布隆迪境内的布隆迪人进行了面对面访谈或远程访谈。他强调,布隆迪局势仍然非常令人不安。

布隆迪问题调查委员会成员弗朗索瓦·汉普森(Francoise Hampson)说,已有许多侵犯人权的行为被记录在册,包括法外处决、强迫失踪和酷刑,目标是反对党成员,特别是民族解放力量-鲁瓦萨派(Forces Nationales de Liberations-Rwasa wing)。有报道称,要求在全民公决中投反对票的人遭到逮捕。学校被地方当局关闭,迫使适龄学生在选民名单上登记。人们因拒绝加入执政党而被处决或绑架。该国各地继续发现不明身份的尸体,但当局并没有对此进行认真的调查。2017年12月,恩库伦齐扎总统发起了一场旨在解释新宪法草案的运动,他在讲话中几乎没有掩饰自己煽动暴力的意向。委员会收到了几份政府官员发表仇恨言论的报告和录像,但当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对他们提出起诉。

调查委员会的另外一位成员露西·阿苏阿格博尔(Lucy Asuagbor)表示,自2015年以来,亲政府的 “远望者”民兵(Imbonerakure)获得了镇压机器,在全国范围内恐吓民众并开展警察式行动。此外,远望者民兵还被动员起来为2020年大选筹集捐款,向不愿缴纳捐款的人施加压力,这表明捐款不是自愿的,而是通过武力获得的。这些都是在税收、优惠减免和其他捐款之外的额外捐款。据统计,布隆迪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排名列在世界的倒数第二位,360万布隆迪人或30 %以上的人口需要援助。

布隆迪政府代表在会上对于委员会提出的指控予以否认,拒绝接受调查委员会口头提供的最新情况。该国代表表示,委员会主席对布隆迪总统穷追不舍,指控他发表仇恨煽动言论,布隆迪对这种语言表示反对,要求委员会保持起码的尊重。该政府代表称,受造谣活动的影响,调查委员会对布隆迪的政治、社会和安全局势了解甚少。反观欧盟继续发表的言论,可以得出结论:布隆迪问题显然不是一个人权问题,而是地缘政治的偏向性问题。

自2015年以来,布隆迪的总统选举争议引发了严重的政治和人道主义危机。布隆迪总统恩库伦齐扎自2005年以来已经担任了两届总统。2015年初,执政党在有争议的情况下提名恩库伦齐扎竞选连任,由此引发了抗议示威和政府的暴力压制。

2016年9月30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有关“布隆迪人权状况”的决议,对该国暴力和侵犯人权事件增加表示严重关切,并决定设立一个调查委员会,负责彻底调查2015年4月以来在布隆迪发生的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包括这种行为的范围及其是否可能构成国际罪行,以期推动打击有罪不罚现象。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