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联合国内部监督机制解析——调解监察员巴尔卡特卸任专访

2018 年 4 月 25 日

联合国是一个在世界各地拥有数万名工作人员的庞大机构。就像在任何职场中一样,在联合国系统工作的员工也可能在个人职业发展、权利和福利待遇、职场冲突等方面面临各种问题,有时甚至受到不公平待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可以向联合国的内部监督机制——联合国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提出投诉。在过去10年当中,这个办公室每年都要接受2500多件投诉案件。而领导完成如此庞杂的工作的,正是上周末卸任的助理秘书长、联合国监察员约翰斯顿•巴尔卡特(Johnston Barkat)。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2008年4月21日,美国人约翰斯顿•巴尔卡特就任助理秘书长级别的联合国监察员兼调解服务办公室主任。到上周末,他担任这一职务整整十年,并且圆满卸任。在他自己眼中,联合国监察员所从事的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呢?

巴尔卡特:“联合国监察员是一个被专门指定的中立方,以帮助解决联合国系统中任何员工可能面临的问题,不论是冲突,官僚障碍,还是行政问题。他为员工提供了一个保密的、通过非正式的独立援助以便解决问题的地方。”

的确,联合国在世界各地任何一个角落的员工可以向监察员提出任何涉及就业的投诉,包括职场的歧视、骚扰、滥用权力或其他问题导致的不公平待遇,以及个人职业发展、工作人员遴选制度或权利和福利待遇等方面的问题。

对许多人而言,这些问题都是耗时耗力的难缠“官司”,但巴尔卡特却似乎“乐此不疲”。

联合国监察员是一个被专门指定的中立方,以帮助解决联合国系统中任何员工可能面临的问题,不论是冲突,官僚障碍,还是行政问题。他为员工提供了一个保密的、通过非正式的独立援助以便解决问题的地方。--巴尔卡特

巴尔卡特:“许多年前,当我还在攻读自己的一个硕士学位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未来,我在想,在自己生命结束之时,我想以什么方式让人们知道我。那时我就想到要当一个和平的缔造者,让那些仅靠他们自己还不能走到一起的人团结到一起。”

巴尔卡特拥有纽约佩斯大学的公共行政管理硕士学位和英国国王大学的心理学学士学位。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时,他的论文便是关于在看似棘手的冲突中创造成熟谈判的策略。

在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巴尔卡特逐渐成长为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调解和解决冲突方面的专家。他曾在纽约州法院担任调解员达15年,还曾分别担任过美国律师协会和解决冲突协会的监察员委员会主席,以及国际监察员协会主席。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等学术机构任教。在担任助理秘书长之前, 巴尔卡特还曾担任联合国的谈判指导、监察员方案顾问和司法行政改革顾问。

巴尔卡特:“联合国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是一个超常繁忙的地方。我们每年处理大约2500个案子,还有很多调解。我们为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员服务,包括国家雇员和国际雇员。我们不仅仅只是审视行政方面的挑战,我们还解决冲突。”

解决冲突正是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的三大支柱之一。该办公室还致力于培训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员工,帮助他们增强能力,去处理好工作中的冲突。而另一个更加重要的支柱是去发现造成问题的系统性原因,并就如何纠正提出建议。

巴尔卡特:“在每一个案子中我们都问这样一些问题:如果我们把出现冲突和问题的这些员工移走,那么这个系统里还有什么状况会使这些问题在将来再浮现呢?是不是有些政策应当得到改善?是不是有的程序不连贯或没有得到应有的执行?我们审查这些问题,并向联合国机构提供反馈,这样他们才能够改进,而不会在以后还经常出现类似的问题。”

联合国员工紧急状况预备和应对团队的组建正是基于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的建议。

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的驻地、巴格达运河饭店遭到恐怖主义分子的炸弹攻击,导致22名联合国工作人员丧生, 100多人受伤。在与这次事件的幸存员工以及他们的家人的接触中,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确认,联合国这样一个在世界最危险和最艰苦的地方开展工作的机构十分有必要建立专门的团队,在紧急情况下为员工及其家人提供支持。

巴尔卡特还列举了另一个监察员办公室协助解决的系统性问题。

巴尔卡特:“在我刚开始担任监察员的时候,我发现总部和实地所做的决定之间存在繁文缛节,这导致了人们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走完不同的审查程序,有时候由于在一个地方卡壳,他们就得不到工作。我记得有一次在一次实地访问时了解到有70个这样的案子,这些人的就业因此而长达数月、甚至超过一年被悬着。我们审查了这些案子并发现了问题。我们与纽约总部和实地的同事一起工作,消除了障碍,并使这些案子能够迅速得到解决。”

监察员和调解服务办公室仅有约30名工作人员,而且分布在曼谷、贝鲁特、恩德培、日内瓦、戈马、内罗毕、纽约和维也纳。该办公室也负责处理性骚扰方面的投诉。

巴尔卡特:“现在每个人都很关注性骚扰的问题,这不仅影响那些受害者,也影响到被指控的人,还有那些旁观者。秘书长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一问题。联合国对这些问题采取了非常果断的行动。当有性骚扰指称出现的时候,每一个妇女——通常情况下是妇女,不过也有男性觉得受到了性骚扰的例子,都值得被恰当地倾听,每个人都应当得到恰当的处理程序“”

在卸任之际,巴尔卡特不无感慨地表示,当富有才华和多样性的团队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他们能够产生丰富的、富有创造力的主意。但是,在此过程中,也会出现冲突和紧张。当这些问题以建设性的方式得到处理的时候,这种冲突也就成为了生活必要和有用的一部分。

黄莉玲, 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