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还世界一片净土——保护土著人民对土地、领土和资源的集体权利

2018 年 4 月 19 日

土著人民与他们的土地和领土在精神、文化、社会和经济方面有着深厚联系,这是他们赖以生存和获得身份认同的根基。然而,在许多国家的殖民化进程中,土著人民被剥夺了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土地和资源,遭受排斥、边缘化、贫穷、暴力甚至死亡——当今世界有约3亿7000万的土著人民,虽然仅占世界人口的5%,但是却占世界最贫穷人口的15%。因此土著人民对土地、领土和资源的集体权利是国际社会长期以来在土著人民议题上的焦点之一,也是今年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的主题之一。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遥远的号角、神秘的鼓点、原生态的唱腔和呼喊,让人似乎穿越到了古老的原始部落——世界各地的土著人在世代相传的土地上歌舞、劳作、祭祀。自然对他们而言从不是被驯化的猛兽,而是值得敬畏的神灵。 土地之于他们不仅是生存的资源,更是其的文化、历史、身份认同和精神信念的载体。

奥农达加人是北美印第安人的一支,意为“山之地”(Hill Place),是易洛魁 (Iroquois)联盟的五大原土著民族之一。“奥农达加国”(Onondaga Nation)首领斯德希尔( Tadodaho Sid Hill)对人类的存在有着这样的理解:

斯德希尔:“我们的祖先——雷霆、月亮和星星每天都在照顾着我们,在天地之间蕴含着对所有人类的同情。我们把我们的思想融为一体, 来感谢我们在天空世界的创造者。”

“奥农达加国”(Onondaga Nation)首领斯德希尔( Tadodaho Sid Hill)在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上表达他对人类的存在的理解。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奥农达加国”(Onondaga Nation)首领斯德希尔( Tadodaho Sid Hill)在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上表达他对人类的存在的理解。

联合国粮农组织土著问题全球倡导官员拉里诺亚(Yon Fernandez de Larrinoa)说,土地对所有人都很重要,但土著人对土地有着不同的认识,如果不能理解土地对他们具有的意义,就无法真正理解土著人民。

拉里诺亚:“全球许多地方的人是分离的,但土著人将他们视为一体,他们极其重视他们的关系,极其重视他们的起源以及他们出生时所在的土地。他们不像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对族群进行划分,而且,在许多地方,土地被视为私有,但是对于土著人民来说,土地的公共使用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的许多饮食结构、传统和精神信念都从领土的集体管理演化而来。”

在许多国家的殖民化进程中,土著人民的领土经常被界定为无主之地,这就为占有土地提供了理由,同时剥夺了土著人民对自己的土地的权利。例如,尽管有着数十万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整个澳大利亚在殖民时期被界定为无主地。在美洲,欧洲殖民者所持的“发现”论调为其夺取土著人民的土地提供了法律和政治辩解。联合国数据显示,据估计,在十五世纪末和十六世纪初第一次接触欧洲人之后的150年里,美洲的土著人口减少高达95%。

玻利维亚历史上首位土著印第安人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 Ayma)说,在1492年欧洲入侵之后,北美洲的土著人民发动了一场重大的抵抗运动来保卫他们的土地。土著人民为了捍卫尊严和争取平等的努力堪称是人类社会最强的一股社会力量。

莫拉莱斯:“在殖民时代,美洲大陆上最强的一股社会力量就是来自于土著人民维护自身尊严和身份认同、争取平等的努力。200年前,土著人社区涌现出新的争取独立以及建立自己国家的诉求,我们都是一个争取解放的大家庭中的一员。今天,我们有更多不同的重要的责任,基于我的经验, 在重视社会动员的同时,恢复政治权利也同样重要。”

玻利维亚亚历史上首位土著印第安人总统莫拉莱斯在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发言。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玻利维亚亚历史上首位土著印第安人总统莫拉莱斯在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发言。

南美高原之国玻利维亚堪称维护土著人权利的典范,土著印第安人约占该国总人口的60%,他们享有同等的政治社会地位,与其他种族居民和谐共处。 玻利维亚也是首个批准《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并将这些权利纳入其宪法的国家。

莫拉莱斯:“我要强调,团结是如此重要。在一些国际场合,玻利维亚土著人民曾被称作‘少数民族’,但我们不是少数民族,我们有自己的国籍和语言,而不是所谓的‘口音’。‘兄弟姐妹’这样的词语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是地球母亲的后代。有些西方人不懂这一点,从而有着一种优越的心态,对我们加以轻视。土著人甚至全人类的未来都面临危险,因为一些政策试图从少数人手中攫取资本而无视地球母亲、剥夺她的权利。我们土著人民希望与地球母亲和睦相处。但这个地球正在被资本主义污蔑,如果没有改变,将很难保证全人类的福祉。”

我们土著人民希望与地球母亲和睦相处。但这个地球正在被资本主义污蔑,如果没有改变,将很难保证全人类的福祉。——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

2000年,联合国大会设立了土著问题常设论坛,将土著问题牢固地列入了国际议程。2007年9月,经过20多年的谈判和讨论后,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其中承认了土著人民对其土地、领土和资源的权利。人们也越发认识到推进土著人民的集体权利不仅是为了维护其基本人权,而且有利于减缓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土著土地约占地球的20%,但却栖息着世界上80%的物种,这意味着土著人民是环境最有效的管理者。同时,保护土著人的集体权利也有助于实现消除贫困这一目标。

拉里诺亚: “这些集体权利对保护和重视全球多样化非常关键。土著人民一直在这么做,这不是偶然,而是这种多样化一直存在于他们的领土上。因此,与土著人民进行合作、更深地理解他们是至关重要的。同时,我们也应建立机制让他们与政府同等参与,就如何保护集体权利提供建议,因为他们几千年来都是土地的管理者。”

一些国家已经在认识土著人对土地、领土和资源的权利方面取得了进展。在澳大利亚,超过20%的土地由土著人民合法拥有。基于加拿大政府与土著因努伊特人之间达成的最大的原住民土地认领协议,加拿大1999年设立了努纳武特(因努伊特语“我们的土地”)地区,成为加拿大因努伊特人的家园。印度通过的《2006年森林权利法案》对指定部落对森林土地的权利进行了规范。  

格陵兰岛的因努伊特妇女。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格陵兰岛的因努伊特妇女。

对于这些进展,第72届联大主席莱恰克给予了肯定。

莱恰克:“我们的确看到了积极的信号。联合国正在做更多的努力,向土著人民打开大门。不仅如此,联合国正与土著人民发展更强大的伙伴关系。上个月我访问哥伦比亚时,访问了西部镇的一个土著社区。在国家层面,许多国家也加深了与土著人民的接触,并通过了新的法律和政策来帮助保护和促进他们的权利。”

然而,土著人民的集体权利在许多国家还未被认可,一些法律框架也缺乏执法力度。国家或商业实体未获得土著人民同意就频繁开发土地、修桥铺路。同时,土著人的语言文化也濒临消亡的危机,非洲大陆的1000种土著语言都需要紧急援助以免灭绝。因此,国际社会还需要做出更多努力来保护土著人民的权利和全球种族多样化。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