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媒体和言论表达在互联网时代是否更加自由?---教科文组织寻找答案

2018 年 4 月 5 日

人们都说互联网带来了一场信息革命:它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信息量,而且获取信息的途径前所未有地便捷。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表达和媒体的发展是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呢? 教科文组织最近发布的《2017至2018年表达自由和媒介发展全球报告 》为我们展示了一副充满矛盾的图景。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的报道。

当今世界们可以获得的信息堪称海量。随着移动互联网在非洲、亚太地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快速增长,目前全球近半数人口可以使用互联网。卫星电视和数字转换的出现也极大地丰富了个人可以收看的电视频道数量。同时,自2012年以来,媒体内容急剧增加,其中包括大量用户生成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内容;而且媒体内容逐步呈现多样化,非英语内容大量增加。

面对可谓“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2017至2018年表达自由和媒介发展全球报告 》的主要作者、英国牛津大学比较媒体法和政策教授尼可·斯特姆劳(Nicole Stremlau)冷静地指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全球趋势。

斯特姆劳:“我们看到了许多相互矛盾的趋势。例如,这份报告显示,我们看到了许多快速的政治、技术和经济转型,越来越多的人上网,人数前所未有,人们能够获得更加多样化的新闻内容。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各种新形势的政治民粹主义和不断增强的政府干预。”

我们看到了许多快速的政治、技术和经济转型,越来越多的人上网,人数前所未有,人们能够获得更加多样化的新闻内容。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各种新形势的政治民粹主义和不断增强的政府干预。--斯特姆劳

报告指出,有些政府以国家安全等各种理由为借口,日益严密地监测并要求删除网上信息,在很多情况下不仅仅是针对仇恨言论和煽动暴力极端主义的内容,而且还针对合法的政治观点。封杀和过滤 网上内容的做法大幅度增加,大规模关闭社交媒体网站、移动网络和国家互联网接入,正在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斯特姆劳:“我认为多年来,许多人都在谈论互联网的解放效应,谈论社交媒体的解放层面。但特别是在过去两年当中,我们看到事实并不是这样,那些过去影响大众媒体和其他形式社会关系的权力结构同样在展现着其对社交媒体的影响。”

教科文组织的报告指出,近期盖洛普公司对全球各地区131个国家的居民开展了一项调查,发现许多国家的居民普遍认为媒体自由度降低了。而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人们依然承认并重视媒体自由的价 值。

斯特姆劳:“我们看到制订了信息获取方面的法律的国家数量在增长,我们尤其在亚洲和非洲看到这类立法的强劲增长。但同时,主要的挑战也是这些法律的执行。因此并不是说政府订立了法律就意味着公民能够行使这些权利或者政府就尊重这些法律。我们不能只看立法趋势,而要看这些法律是如何产生效益的。”

随着互联网上大量信息的涌现,大部分人放弃了报纸等传统媒体,与此同时被某些人称作“极化多元主义”的现象正在兴 起。也就是说,虽然有多种类型的信息和节目内容可供选择,但在彼此脱节 的各个群体当中,每一群体的获取对象基本上仅限于这些内容的一小部分。

报纸的领导力陨落带来的真正危险并非人们欠缺获取报纸的途径,而是人们没有去面对多种多样的观点和信息。--斯特姆劳

斯特姆劳:“报纸的领导力陨落带来的真正危险并非人们欠缺获取报纸的途径,而是人们没有去面对多种多样的观点和信息。报纸是特别的,他们长期运营,拥有进行调查性报道的资源。在非洲,报纸甚至是日程的制定者。”

在互联网普及程度最高、人们对于网上新闻来源依赖程度最深的领域,是那些用来收集整理海量信息、搜索结果排名和社交媒体新闻推送的算法。 这些算法对于“回音室”和“ 过滤气泡”的形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谓“回音室”和“ 过滤气泡”是互联网公司通过分析用户的访问取向和点击习惯,而自动向用户提供特定的信息。这由此加深了个人固有的观点,促成了自说自话式的辩论。

斯特姆劳:“我们创造的这些不同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气泡’及其令人关切。现在民主国家的公民也一样地不断通过这些‘过滤泡’或者‘回音室’来接收新闻,而在这些过滤泡和回声室里的新闻通常是一面之词,这在富裕的民主国家,同时也在世界其他地方,破坏了公共辩论。”

斯特姆劳指出,在竞选过程中,“假新闻” 的快速传播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由于社交媒体平台青睐那些“可以赚取点击量”的信息,这充分显现了这种现象给公众辩论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