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澳大利亚与东帝汶就海上划界签署协议 开创通过调解机制解决海上争端先河

2018 年 3 月 20 日

3月6日,澳大利亚和东帝汶就东帝汶海海上划界问题签署条约,从而为两国几十年来存在的这一有关领土主权的纷争找到了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这一海洋边界条约的签署标志着国与国之间有史以来首次成功地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完成调解程序,从而开创了通过调解机制解决争端的先河。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澳大利亚与东帝汶6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签署了《东帝汶海海上边界条约》。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和东帝汶边界划定总理办公室主任兼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政府和解代理人事务部长佩雷拉(Agio Pereira)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见证下分别代表本国在条约书上签了字。

古特雷斯在条约签字仪式上表示,条约的签署展示了国际法的力量,以及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有效性。

古特雷斯:“和平解决纠纷是《联合国宪章》的一个核心元素,也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石……澳大利亚和东帝汶树立的榜样将激励其他国家将调解作为解决争端的一个可行的替代办法。今天签署的协定将进一步有助于为世界海洋确立法律依据,为各国维持稳定的关系、和平与安全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提供必要条件。”

东帝汶海的划界纠纷由来已久,在东帝汶2002年获得独立成为一个新的国家之前业已存在。1972年,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划定了两国位于帝汶海的海洋边界,当时东帝汶还是葡萄牙殖民地,在葡萄牙反对下,澳大利亚和印尼海洋边界在东帝汶段未能划定。东帝汶被并入印尼后,印尼先后于1989年和1997年与澳大利亚就此签署相关划界条约,但东帝汶于2002年独立后明确不承认澳大利亚与印尼之间的双边协议。

东帝汶在独立当天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帝汶海条约》,建立了面积巨大的石油共同开发区。2006年1月,两国签订《帝汶海特定海上安排条约》,就资源开发等问题做出进一步规定。然而,在此之后东帝汶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帝汶海油气区中绝大部分区域位于东帝汶海洋权益区内,因此要求与澳大利亚通过谈判或司法方式解决两国海洋边界问题。2016年4月,东帝汶根据《公约》有关规定,将争议提交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该法院于当年9月正式受理东帝汶的诉讼。这一诉讼使得双方进入强制调解程序,导致调解委员会的设立,就双方之间的海洋边界争议进行调解,为双方进一步谈判提出建议。

10月,东帝汶和澳大利亚政府参加了一系列由调解委员会组织的关于澳大利亚东帝汶海洋边界纠纷的会议。在这一过程中,两国政府就调解程序和制定一揽子措施以营造有利条件达成两国永久海上边界协议取得了共识。

2017年8月,澳大利亚和东帝汶达成了“全面一揽子协议”(The Comprehensive Package Agreement),其中包括《东帝汶海海上边界条约》,标志着东帝汶与澳大利亚十多年来海上勘界争端的大体结束。

东帝汶边界划定总理办公室主任兼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政府和解代理人事务部长佩雷拉在《东帝汶海海上边界条约》签字仪式上表示,他的国家本来不愿意通过一种未经验证的程序解决划界问题,但国际法方面的专家们告诉他们这是目前的唯一解决办法。事实证明,双方通过调解程序达成了一个很好的条约。

佩雷拉:“这是一项公平和具有前瞻性的条约,在实现公平解决原则的指导下,在帝汶海界定了一条永久的海上边界。”

帝汶海海底汽油储量丰富,巨日升气田(Greater Sunrise Gas Field)是这一领海争端中的焦点。新的条约规定双方将分享开发巨日升石油和天然气矿藏的收入,但两国尚未能够就天然气和石油在澳大利亚还是在东帝汶进行加工达成协议。澳大利亚提议如果将石油和天然气输送到达尔文的话,可以给予东帝汶80%的收入,而东帝汶则希望在其境内加工处理,并享有70%的份额。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条约签字仪式上表示,调解需要双方都做出妥协,这一条约反映了公平的结果。

毕晓普:“澳大利亚认为,基于国际规则的秩序是保证集体安全和繁荣的基础, 我们达成的这一条约反映了这些规则和制度的价值和重要性,以及遵守这些规则给相关国家带来的好处。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们所达成的条约反映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作为一个海上贸易国家,澳大利亚将继续坚定支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进程。该条约是开发‘丰富的共享资源’—— 巨日升气田的重要一步,这对东帝汶的未来至关重要。”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