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世界在心理保健服务方面需要进行一场“革命”

2017 年 6 月 6 日

联合国健康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普拉斯(Dainius Pûras)呼吁世界在心理保健服务方面进行一场剧烈变革,敦促各国和精神科医生勇于采取行动,对建立在过时态度上并已陷入危机的系统进行改革。

普拉斯6月6日在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最新报告后表示,世界需要在心理保健服务方面进行一场革命,以结束几十年来所造成的忽视、虐待和暴力。

他表示,在世界卫生系统内,精神卫生受到严重忽视。在精神卫生系统存在的地方,它们与其他医疗保健相隔离,并建立在违反人权的过时行为基础之上。他呼吁各国摆脱传统做法和思维,向早已应该采取的基于权利的做法过渡。他表示,现状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普拉斯表示,精神健康政策和服务目前正处于一种危机状态之中, 需要做出大胆的政治承诺,采取紧急的政策对策和及时的补救行动。

普拉斯表示,在基于权利的服务和支持方面的需求远未得到满足。目前在政策制定、服务提供、医学教育和研究中使用的系统存在巨大的权力不平衡现象,从而阻碍了进步。其他主要障碍包括生物医学模式居主导地位,表现为对药物的过度依赖,以及“有偏见”地使用证据,这对有关心理健康的知识产生了玷污作用。他表示,明确的证据表明,这一系统的失败源于太过于依赖精神卫生服务的生物医学模式,包括将精神药物作为一线药物并加以过度使用。

普拉斯表示,他在所撰写的报告中警告说,精神卫生的权力和决策集中在“生物医学守门员”手中,特别是那些代表生物精神病学的人的手中。而由制药行业支持的这些看门人通过坚持两个过时的概念来维护这一权力:心理存在困扰和被诊断为“精神障碍”的人是危险的,生物医学干预在许多情况下在医学上是必需的。他表示,这些概念使耻辱和歧视以及当今精神卫生系统中被广泛接受的胁迫做法永久化。他呼吁对这一模式加以改变,以确保《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得到有效遵守。

普拉斯强调,新的思维方式需要渗透到公共部门中去,精神卫生必须要融入到整个公共政策之中。他表示,人们需要在权力走廊、特别是那些精神科专业及其领导层内部采取大胆的行动。他指出,家长式和过度医疗化的概念必须让位于社区的参与性的心理社会护理和支持。具有成本效益和包容性的选择性做法的确存在并在当今世界各地得到使用, 他们只需得到扩大和维护。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