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报告:暴力极端团体继续采取性暴力战术 幸存者遭受严重污名创伤

2017 年 5 月 3 日

2014年以来,联合国越来越多地关注各种暴力极端主义团体将性暴力用作一种恐怖主义战术。刚刚公布的秘书长关于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报告指出,在过去的一年中,性暴力继续被作为一种战争战术使用,但性暴力幸存者所遭受的严重污名创伤仍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严重问题。

秘书长关于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报告指出,性暴力行为的战略性体现在施害者选择性地针对对立种族、宗教或政治团体的受害者,与更广泛背景下的冲突或危机的走向基本一致。

2016年,若干武装冲突方广泛犯下了带有战略性目的的强奸罪行,包括大规模强奸。

对于暴力极端主义团体来说,性暴力行为不仅有助于充当招兵买马的激励手段、恐吓群众言听计从、将平民赶出战略地区、获取行动情报和通过婚姻强迫转变信仰等目标,而且还加深了植根于压制妇女权利、控制其性欲和生殖的意识观念。

暴力极端主义团体通过性贩运、性奴役、强迫卖淫和向陷入绝望的家庭索取赎金,还有人将其用于创收,作为冲突和恐怖主义影子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某些情况下,妇女和女孩本身就被视为“战争的薪酬”,被当作一种对战斗人员进行实物赔偿或付款的形式,而这些战斗人员有权根据自己的意愿转售或剥削她们。

在过去一年中,还有恐怖分子利用性奴役的妇女和女童充当人盾和自杀炸弹手,将其视为恐怖主义机制中的消耗性资源。

在大规模移民的背景下,由于政治、法律、经济和社会制度所提供的保护不复存在,受冲突、流离失所状况或暴力极端主义影响的妇女和儿童特别容易沦为人口贩卖者的受害者。

报告着重指出,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幸存者所遭受的严重污名创伤是长期存在的突出问题。幸存者们面临着二次创伤的风险:先是受到犯罪人行为的伤害,其后是社会和国家机构往往对他们视若无睹,甚至采取惩罚性和歧视性的态度。

报告强调,耻辱和创伤是性暴力逻辑的一个组成部分,被用作一种战争或恐怖主义的战术:侵略者明白,此类犯罪行为可将受害者变成社会的遗弃者,从而瓦解将社区凝聚在一起的家庭和亲属关系,进而可能影响到繁衍后代的能力和族群生存的前景。污名创伤还会导致致命的报复、“荣誉犯罪”、自杀、有病不治、不安全流产、经济排斥和赤贫状况。

报告进一步指出,某些反恐措施也侵犯了妇女的权利和自由,例如不给暴力极端主义集团释放的妇女提供支助,或将她们转交给人道主义行动者,而是视其为可能的渗透分子或情报资产予以拘禁的做法。这类措施可能会向社区发出这样的信号:这些妇女和女童是暴力事件的同谋,因此应当鄙弃。

此外,在打击叛乱分子的行动中,也有人利用性暴力手段,通过强奸妻子或女儿来惩罚她离家的丈夫、父亲或亲属。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