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推动“水外交” 强调水在维持和平与安全中的特殊作用

2016 年 11 月 22 日

安理会今天以“水、和平与安全”为题举行公开辩论。与会者对水稀缺与世界各地人口增长之间的辩证关系和作为冲突诱因的水问题以及在武装冲突中保护这一基本资源的必要性发表了各自的观点。潘基文秘书长与会并发表讲话指出,联合国会员国中有四分之三的国家同其邻国共同享有河流或湖泊盆地,水构成的挑战影响到所有人。人们应当着眼于水在促进合作方面的价值,针对水安全进行投资,并将其作为确保长期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一种手段。

潘基文表示,在2050年前,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可能会居住在受到淡水短缺困扰的国家。气候变化将使这些挑战变得更加复杂,特别是在国际共享盆地。

他指出,世界上有260多条国际河流和至少这么多的跨界含水层。在水管理方面进行协调非常必要。

潘基文表示,获取水源可以加剧社区间的紧张关系。在达尔富尔和阿富汗就短缺的水资源进行争夺导致紧张局势的出现。在秘鲁,采掘业对水的影响是导致当地社区针对公司进行抗议和实施暴力手段的最常见的驱动因素。

他表示,武装冲突本身可以影响人们获得清洁用水。在冲突中水设施遭到蓄意破坏,供水系统遭到袭击,水处理和污水系统出现瘫痪。

他指出,针对叙利亚水和电力设施的空袭以及加沙地下水资源受到污染等例子从负面的角度说明了武装冲突对水的影响。

潘基文表示,人们还看到交战方试图对水坝和堤坝进行控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伊黎伊斯兰国”不断发起军事行动,试图控制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上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水坝。

潘基文指出,尽管存在这些严峻的挑战,但人们也应认识到围绕水资源可以开展合作的潜力。他指出,从历史上看,共享水源将对手聚拢在一起,并在国与国和国家内部冲突中发挥着关键的建立信心的作用。在20世纪上半叶,共有200多项水条约得以谈判成功,这些国际水协议对于河流盆地的安全与稳定发挥了促进作用。

研究表明,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针对60条国际水道签订了200项条约。然而,由于问题复杂,263条国际水道中有158条尚无合作框架,这凸显出政治意愿对水共享和水获取管理工作的重要性。

除潘基文秘书长外,“水与和平问题全球高级别小组主席”图尔克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副主席贝利也在安理会会议上发表了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