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联合国应对性剥削和虐待特别协调员卢特:维护联合国的价值和原则 消除维和行动中的性剥削和性虐待罪行

2016 年 7 月 26 日

潘基文秘书长在今年2月任命的应对性剥削和虐待特别协调员卢特(Jane Holl Lute)近日接受了联合国新闻中心的采访,就联合国在预防罪行、惩处罪行实施者以及保护受害者等方面所采取的措施进行了介绍。

维持和平行动是联合国在全世界预防冲突、构建和平并为平民提供安全保护的强大利器。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人员肩负着光荣和崇高的使命,以中立、正直和公正的态度在世界最危险的地区拯救生命,并帮助最脆弱的人口恢复安全,重建信心和家园。由于其为世界做出的杰出贡献,联合国维和行动在1988年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近年来,联合国在各地的维和行动频繁出现维和人员实施性剥削和性虐待等罪行的指控,使联合国的声誉蒙受巨大耻辱。如何消除维和行动中潜在的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并严格贯彻联合国对相关罪行的“零容忍”政策是联合国目前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

潘基文秘书长今年早些时候曾在安理会就维和行动中的性剥削和性虐待现象发言指出,对于世界各地深陷苦难的无数民众而言,联合国代表着她们最后的希望。当授权去保护她们的联合国工作人员向这些人实施性剥削和性虐待的时候,本已脆弱的社区进一步遭受到难以言表的伤害。这破坏了世界对联合国的信任,背叛了联合国的价值和原则,而且玷污了维和行动的声誉和公信力,让全球数以万计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人生命的维和人员的不懈努力毁于一旦。由潘基文秘书长任命的应对性剥削和虐待特别协调员卢特在接受联合国电台采访时表示,联合国、维和人员、人道援助工作者肩负着人们的信任,其任务是保护当地人口。性剥削和虐待特的行为发生在联合国维和人员中尤其令人愤怒。联合国当前需要做到的是确认问题的存在,采取迅速应对措施以及加强预防罪行发生的问责机制。

卢特:“性剥削和性虐待是全球性的罪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妇女、儿童和脆弱人口能够安全躲避这种罪行或潜在罪行的伤害。联合国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这是全球性的现象,接受联合国存在问题的事实,同时随时保持警惕,不断改善我们的系统,加强防止罪行发生的能力,并在事件发生后能够迅速做出应对行动。事实上,联合国确实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并已经采取相关行动。在十几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联合国工作时,应对世界各地出现的指控就是我和我的同事竭尽全力所付出的努力。联合国和潘基文秘书长正在做出杰出的努力,确认问题,明确问题所在,并敦促采取更多的措施。我们能够做得更多,也应该做得更多,因为这样的事情还在持续发生。不管发生在何时,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加强预防和迅速应对的措施。”

联合国目前在全世界共设立了16个维和行动。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2015年,从联合国秘书处以及联合国系统各机构接到的有关性剥削或性虐待行为的新指控共计99项,比上一年增加19项,其中69项指控来自9个进行中的和1个已结束的维和特派团。联合国已经就这些指控展开迅速的调查。卢特表示,消除性剥削或性虐待行为首先需要建立明确的行为和道德准则,并对参与联合国授权行动的人员加强相关的培训和指导。

卢特:“首先,我们需要成为一个能够树立标准的机构。我们需要很清楚地确立这些标准是什么,什么样的行为符合联合国的标准,在联合国授权下参与行动的人员,包括受雇人员、军队、警察、合约人以及任何机构和部队在内,需要遵守什么样的行为准则,什么样的标准能够获得接受。我们需要非常明确地指明这一点,同时需要非常明确地指出这些指控一旦得到证实后的后果。所以,预防措施的力度在于,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制定明确的标准。我们需要以一种毫不含糊的有效和持续的方式进行人员培训,确立具有不同效果的行为准则。比如,实地指挥官在没有任何维和经验的情况下可以参加行动吗?这可能不行。应该要求参加行动的人员明确了解联合国对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的立场,并就其在执行任务期间的行为接受并完成培训项目。我认为,这是最好的预防措施。我们还可以制定和实施一些其它的政策和程序。比如,一些小分队禁止他们的官兵在非执勤时间里以平民的服饰旅行或限制其官兵与当地人口的接触等。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最好的预防措施。这些措施从最高层做起,不光是秘书长,也包括部队的领导层。”

卢特表示,联合国的目标是将维和行动中的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彻底消除。为此,除了建立明确的标准以外,还需要实施严格的问责制,并确保罪行实施者受到应有的制裁。同时,为维和行动提供人员的出兵国需要积极配合联合国的调查,以确保每一起指控得到有效的调查,并对得到核实的案例采取问责措施。

卢特:“当面临不当行为的严重指控时,联合国会员国、特别是其军队保留对其人员的管辖权。联合国会就所提出的指控持续与会员国保持沟通。但在很多情况下,公正在任何社会意味着受到指控的人员有权享有正当的法律程序。因此,调查程序会花很长的时间。但与此同时,我们不需要同样很长的时间来为受害者提供紧急救助,为她们提供心理疏导和所需的援助。在会员国和维和行动的领导层展开合作并做出一些改变后,我们看到相关的调查程序的时间大幅缩短。联合国已经呼吁会员国将调查时间从原来的180天缩短为90天。各国的调查官员在这一时期内可以展开有效、公正和具备足够司法程序的调查并给出明确的结果。我们需要公开地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便还受害者以公道。”

卢特表示,对于指控得到核实的罪行,一些国家已经就此对其维和人员提出了起诉,包括埃及、南非、坦桑尼亚以及刚果(金)等国。同时,联合国与会员国在所有级别以及在世界不同的地点持续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以明确提出联合国对维和人员的要求。卢特指出,如果会员国没有准备好维护联合国的准则,那么联合国将不会采用任何来自该国的维和人员。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取果断的措施实施问责制,并且在态度和行为上正在发生改变。

与此同时,卢特表示,联合国正在尽一切努力为罪行的受害者提供所需的援助,为她们提供医疗服务,帮助她们恢复健康并开始新的开生活。她呼吁国际社会能够建立相关机制,避免使受害者通过不断重复其所遭遇的经历使她们再一次受到伤害。

卢特:“对于大多数受害者,我们所了解的是,每一起案件都非常恐怖。坦诚地说,这些案件给受害者一生、她们的家人和社区留下无法愈合的伤疤。首先,我们需要加强努力,在受害者提出指控时,为她们提供迅速的帮助,包括医疗和心理辅导服务以及为防止进一步的伤害提供的保护等。我们需要帮助她们恢复健康并开始新生活。大多数受害者希望调查能够尽快结束并获得公道。因此,除了帮助与保护以外,我们需要尽自己的努力,与会员国合作,与相关合法的司法当局合作,还受害者公道。我们还需要建立一个系统,使 受害者经历的创伤最小化。这并不是意味着使罪行得到轻判,而是避免使受害者在不断重复的对话、询问、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自己的遭遇的过程中再次受到伤害。她们原本就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需要使她们不断重复自己的遭遇,而是要为她们带来帮助、保护和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