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移徙者日”—— 国际移徙组织总干事斯温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移徙者的艰难处境

2015 年 12 月 18 日

在12月18日“国际移徙者日”当天,国际移徙组织呼吁国际社会发起烛光守夜的集会活动,以悼念在移徙途中失去的无数生命,同时提高公众正确面对移徙问题并了解移徙者为社会发展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的意识。国际移徙组织总干事斯温(William Lacy Swing)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为移徙者在全世界建立安全、有保障、合法的移徙渠道。

国际移徙组织总干事斯温指出,2015年是世界人口大规模移徙的一年,也是对于移徙者来说具有悲剧性的一年。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持续的暴力冲突正在造成世界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根据国际移徙组织的统计,今年已有近100万名移徙者和难民从中东地区通过海路进入欧洲,而数千人在旅途中葬身于地中海。

斯温表示,国际社会在今天需要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就所有失去生命的移徙者进行深刻反思。今年仅在地中海地区就有近4000人丧生。全球范围内超过5000人失去生命。自2000年以来,共有超过4万名移徙者死亡。他指出,拒绝对逃离冲突或追求更好生活的人提供救援和安保是极为不人道的做法。国际移徙组织正在试图追查移徙者的死亡时间和地点,以便能够有一些零碎的记录。这样至少可以让死者的家属得到一些慰藉。

斯温表示,今天全世界人口总数的七分之一,相当于10亿人口都经历过移徙,也就是生活在与出生地不同的国家。约6000万移徙者却是出于无奈而被迫逃离家园,以寻找更安全和良好的生计。战乱、自然灾害、政治和宗教迫害使他们日益陷入绝望,移徙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斯温指出,导致人口移徙的原因非常复杂而且多种多样。其中包括发达国家长期的缺乏劳动力问题,数字技术的革命使网民从2000年的3亿爆炸性增长到今天的30亿,从非洲西部到喜马拉雅山脉的一系列持续的冲突以及由此导致的长期的人道主义危机,西非埃博拉病毒的爆发,尼泊尔的地震,瓦努阿图的风暴。同时还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断加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差距和气候变化对环境造成的巨大破坏等。

斯温表示,媒体和社会正在把移徙者描绘成一种社会的邪恶力量,导致家庭离散、社区分化,并滋生宗教狂热主义。他对此表示极度担忧。他指出,全世界反移徙者的情绪正在高涨,政治动荡不安,领导力和道德感正在逐渐丧失和没落。对于移徙者问题的争论只是单方面的集中在恐惧、负面和不安全感之上。

斯温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混乱和矛盾的世界。我们正在经历不断增长和扩散的反移徙者的政策和情绪。建立围墙和铁丝网、实行严厉的签证机制并不会对移徙者有任何帮助。事实是,这种措施将把越来越多的移徙者推向犯罪团伙和人口走私和贩运者。国际社会正在以其过时的移徙政策为人口走私和贩运者提供资助。这些政策并没有与人口发展的现实保持一致。各国政府没有以人道方式管理人口的移徙,而是正在逐渐地以短期的出于安全考虑的方案加以应对。出于恐惧,这些政策助长了有害甚至危险的偏见。今天在一些人的眼中,这些移徙者有可能与最近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有关联。所以我们今天制造了另一起悲剧,那就是将移徙者与他们试图逃离的事务联系在了一起。”

斯温表示,国际社会需要从历史的角度恢复对移徙者正确的评价和赞赏,因为在历史上移徙者一直是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压倒性力量。当代社会患上了对难民和移徙者巨大贡献的“失忆症”,必须接受治疗。斯温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的研究数据指出,对移徙者友好的国家将比拒绝移徙者的国家取得更好的经济发展。

斯温说:“国际移徙组织和我们传统的合作伙伴联合国难民署于1951年成立就是为了帮助受到二战摧残的欧洲难民并为他们提供一个崭新的生活。我们需要重温那时的记忆。我们没有忘记矗立于纽约港口爱丽丝岛的自由女神像所代表的极为重要的价值观。当代的“失忆症”让我们忘记了黎巴嫩这个只有400万人口的小国接收了超过100万的移徙者;埃塞俄比亚多年来接收了近70万难民;肯尼亚40万人;苏丹20万人….工业化国家目前正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我们需要以此为基础重新确定移徙政策对国家利益的重要性。我们的社会将变得更加多文化、多种族和多宗教性。政治领导人需要鼓起勇气把这些事实公布于众,使公众理解移徙的现象并且以正面和建设性的态度面对移徙者。”

斯温指出,现在是为移徙者在全世界建立安全、有保障、合法的移徙渠道的时候。应对人口流动需要对移徙进行管理,并确保每一个人的安全。世界必须认识到移徙是当代的巨大趋势,需要认真对待,而不是对其加以污蔑。移徙者的流动无法阻挡, 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同样需要他们的帮助。但世界需要领导力,通过安全、有保障和合法的方式对他们进行管理。虽然现在眼前是一片黑暗,但仍然还有一线光明。如果光明以前存在,那么让它再次发光,并且永不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