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谈生物武器:消除分歧趋利避害

2006 年 11 月 20 日

安南秘书长今天对《生物武器公约》(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第6次审核大会致辞指出,科技进步在为人类造福的同时,也构成了更大的潜在危险,国际社会必须为了共同利益消除分歧,一致努力避免这些危险。

《生物武器公约》1975年3月生效,是全面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首个国际条约。2001年,该公约的《加强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Verification Protocol to strenthen the 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谈判由于美国的反对而失败。

安南今天在日内瓦发表讲话说,5年前在同一个会议室,《生物武器公约》面对的是僵局。但是,通过加入这个《公约》,缔约国都显示出了防止疾病被用作武器的决心。

5年来,由于的决心和智慧,缔约国虽然没有解决分歧,却创造性地制定出了绕过分歧继续前进的方案,为推动《公约》的实施做出了虽然规模不大但却切合实际的贡献,从而降低了生物武器被开发、获得或使用的危险。

安南说,这一成就是所有缔约国的功劳。每一个缔约国都做出了妥协,许多缔约国搁置了它们计划,有些缔约国提出了保留。但大家都显示出了真正的决心。

安南指出,这正是多边主义(multilateralism)应该具备的特点,那就是灵活、互谅、具有创造力、富有活力,并且最重要的是:集中力量克服障碍,取得真正的成果。

安南说,自从5年前的上次审核大会以来,国际形势和国际社会面对的危险都发生了变化。今天,国际社会更专注于反恐和防治萨斯(SARS)及禽流感等自然产生的疾病,《公约》不应单纯被视为只是防止国家获得生物武器的条约。

安南认为,缔约国当然需要处理传统意义上的裁军和不扩散问题,但也必须同时处理恐怖主义和非国家团体以及个人的犯罪行为。各国的反应必须包含公共卫生、灾难救援以及确保生物科学和技术的和平使用。

安南指出,与此同时,科学和技术继续加速发展,为促进人类福祉带来了更大的希望,同时也构成了更大的潜在危险。因此,不能孤立地把《公约》仅仅看成是防止生物武器的一个工具,而是为了解决一系列相互关联国际问题的一套工具中的一件。

安南说,必须把国际力量拧成一股绳。所以,最近几个月,包括两天前在瑞士,他数次提到应建立一个论坛,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集思广益,找出最佳方法确保生物科技的进步只用于造福人类,而不是也对人类构成威胁。这些利益相关方包括工业界、科技界、公共卫生界、政府部门以及普通大众。

安南指出,致力于公共卫生的建设,加强生物实验室的安全和保卫,也都是防范生物武器的必要措施。

安南最后呼吁缔约国发挥4年来所体现的创造力和智慧,克服分歧,取得更大进展,因为在防止生物武器方面,各国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没有任何国家愿意看到生物武器的使用。正如《公约》所言,生物武器的使用是“对人类良知的践踏”。

《生物武器公约》现有155个缔约国。中国于1984年加入成为该公约的缔约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