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

【专题报道】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可对言论自由产生有害影响——专访联合国见解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

联合国见解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10月22日向联合国大会负责人权事务的专门委员会提交了他今年的工作报告。报告的主题集中在人工智能在人们享有见解和言论自由方面发挥的作用之上。联合国新闻在凯依向联大提交报告、发表主旨讲话之前对他进行了专访,请他就当前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高科技手段对保护言论自由形成的挑战发表了看法。请听黄莉玲的报道。

【专题报道】朝鲜人权状况是政治谈判的筹码还是障碍——联合国人权专家的解读

2017年是朝鲜半岛局势最紧张的一年,一度出现了剑拔弩张的局面。然而进入2018年,以朝鲜派出代表团参加在韩国举行的冬奥会为转机,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迅速“变暖”。朝鲜也承诺拆除核试验场,将精力集中在经济发展上。政治局势的迅速变化使人们看到了朝鲜半岛和平的希望,那么一直备受关注的朝鲜人权状况在当前的气氛中是否也有所改善呢?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金塔纳最近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对此进行了分析。请听黄莉玲的报道。

【专题报道】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缅甸民事当局应该发挥作用——专访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穆斯林罗兴亚人是世界上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2017年8月25日,缅甸政府军向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了“清剿行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造成70多万罗兴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事实上,罗兴亚人遭受的歧视、压迫与暴行由来已久,但从未得到改善和解决。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Yanghee Lee)10月23日向联大提交了年度工作报告,并在此期间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她再次呼吁缅甸的民事当局能够发挥其职能或道德权威,建立问责制来解决罗兴亚人危机的根源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布隆迪代表诋毁调查委员会报告、攻击委员会成员的行为“可耻”

布隆迪常驻联合国代表西吉罗(Albert Shingiro)10月2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言,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设立的布隆迪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在今年8月发表的布隆迪人权状况报告横加诋毁,称委员会主席的调查行为是“参与奴隶贸易”。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今天发表声明,对西吉罗的发言做出严正回应,要求布隆迪政府立即收回声明,并全面道歉。

【专题报道】尊重宗教信仰自由有助于打击恐怖主义——访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沙希德

爆炸、枪击、自杀式袭击……“伊黎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博科哈拉姆” ……从北美、中东,到亚洲、非洲、欧洲,恐怖袭击似乎无处不在。政府纷纷采取紧急措施,加强安全保障,在“反恐战争”的一片肃杀气氛之下,部分国家的宗教和信仰自由权等一系列人权,正在面临受到侵蚀的危险。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沙希德(Ahmed Shaheed)于10月22日向联大提交了他的年度工作报告,在参加联大相关委员会会议间隙,沙希德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他在访问中表示,宗教信仰自由与公共安全两者之间并无分歧,尊重宗教信仰自由有助于打击恐怖主义,而践踏这一人权则会加剧紧张和冲突。请听钱思文的采访。

“促进和维护人权的努力永无止境”——访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巴切莱特

今年9月上任的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有着近乎传奇的人生经历,她曾两度出任智利总统,担任过联合国妇女署的执行主任,也曾遭到监禁关押,饱受迫害,还曾作为一名医生,帮助从酷刑当中幸存的儿童。在刚刚结束的联大第73届会议高级别会议期间,巴切莱特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中阐述了人权——这项在她眼中“既充满艰难,又无比美丽”的事业。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专题报道】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性暴力幸存者 引发世人对“雅兹迪人”悲惨处境的更大关注

伊拉克雅兹迪人权活动家纳迪亚·穆拉德(Nadia Murad)近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再次引发人们对成千上万遭受性暴力的雅兹迪妇女的关注:她们被当作​​奴隶出售,甚至遭受酷刑和电刑,这似乎就是伊拉克和叙利亚被掳走的雅兹迪族妇女和年幼女童的宿命。数百名雅族女性被武装分子绑架后,每日遭受暴力虐待。虽然有人侥幸逃离,但被奴役的可怕经历将成为永生的创伤;面对家园尽毁,家人生死未卜,她们对未来感到茫然。今天,我们邀请大家聆听三名雅兹迪妇女讲述的悲惨遭遇,希望人们对于她们迫切要求获得司法公正的呐喊能够给予更多的同情和关注。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促进和维护人权的努力永无止境”——访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巴切莱特

今年9月上任的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有着近乎传奇的人生经历,她曾两度出任智利总统,担任过联合国妇女署的执行主任,也曾遭到监禁关押,饱受迫害,还曾作为一名医生,帮助从酷刑当中幸存的儿童。在刚刚结束的联大第73届会议高级别会议期间,巴切莱特在接受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中阐述了人权——这项在她眼中“既充满艰难,又无比美丽”的事业。请听钱思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