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

【专题报道】以促进性少数群体家庭和谐为己任——访“出色伙伴”创办人胡志军 

联合国致力于为所有人创造一个自由和平等的世界,尤其关注那些受到边缘化、歧视和排斥的群体,包括在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上与大部分人不相同的性少数群体。在中国,由于传统文化和意识的原因,性少数群体仍受到不同程度的偏见对待和歧视,由此带来的伤痛在烦扰着许多有性少数子女的家庭。为了增进家庭的和谐,一个名叫“出色伙伴”的草根组织十多年来帮助了上万个家庭正确看待性少数现象,接纳子女不同的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从而为社会的和谐做出了积极贡献。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对“出色伙伴”的创办人胡志军(阿强)的采访。 

【专题报道】如何在数字化时代保护个人隐私——联合国人权专家一席谈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隐私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约瑟夫·卡纳塔西(Joe Cannataci)7月2日同成员国代表进行了互动对话。卡纳塔西表示,隐私权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受到侵蚀,技术趋势对隐私权的享有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互动对话中,卡纳塔西着重讨论了人工智能对隐私构成的挑战以及儿童隐私所面临的错综复杂的形势。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专题报道】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自述(三):人生最后的讲述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的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在二战接近尾声之时,匈牙利的犹太人也未能幸免大屠杀的厄运,维罗妮卡·菲利普斯(Veronica Philips)就是其中之一,她被关在拉文斯布吕克女子集中营中,险些丧命。今年是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解放76周年,维罗妮卡在《联合国新闻》名为《寻找希望:大屠杀幸存者自述》的系列节目中接受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采访,分享了自己关于生存的深刻见解。请听张立的报道。

【专题报道】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自述(二):永生难忘的羊毛布料的味道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的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出生在波兰的犹太人哈利娜·沃洛(Halina Wolloh)随父亲逃离了华沙的犹太人聚集区(ghetto),并随后移居至秘鲁首都利马。今年是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解放76周年,哈利娜在《联合国新闻》名为《寻找希望:大屠杀幸存者自述》的系列节目中讲述了她从大屠杀中逃生的故事。请听张立的报道。

【专题报道】“缅甸人民让人肃然起敬”——专访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

4月13日至16日正值缅甸的新年“宋干节”,但今年的这个“年”注定与以往有所不同。自缅甸军方于2月1日宣布接管国家权力以来,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军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持续对和平示威进行暴力镇压。缅甸的局势将会如何发展?国际社会究竟要采取哪些行动才能帮助化解危机?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针对上述问题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缅甸一名女性示威者不治身亡 联合国表示悲伤呼吁停止暴力

联合国驻缅甸协调员办公室今天确认,该国一名20岁的女性示威者在2月9日参加游行期间中弹,并于今天不治身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表示,自己始终密切关注这名女性示威者的情况,对她的去世感到悲痛和不安,并向她的亲属致以慰问。

【专题报道】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自述:生于战时却被爱包围 “我寻求希望并回馈世界“

1941年至1945年,纳粹对欧洲少数种族及政治群体展开迫害,犹太人遭到广泛的系统性屠杀,大约有600万人成为种族灭绝行动的受害者。出生在荷兰的犹太人瓦蕾德·卡特(Vered Kater)在好心人的庇护下幸免于难,并随后移居至以色列,成为了一名护士。她说,她的人生使命就是为别人带来使她走出大屠杀阴影的深切关怀。今年1月27日是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死亡集中营解放76周年纪念日,瓦蕾德近期向联合国新闻讲述了她从大屠杀中逃生的故事。请听张立的报道。

联合国:朝鲜持续发生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国际社会急需进行调查问责

联合国今天表示,有可靠证词和信息显示,朝鲜境内仍在持续发生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确保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否则将难以实现半岛持久和平。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美国总统特朗普赦免枪杀伊拉克平民人员“加剧有罪不罚”、助长他人犯罪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今天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援用美国宪法授予总统的“特赦权”,赦免私营军事保安公司“黑水”的四名警卫人员深表关切。这四人因枪杀14名伊拉克平民罪名成立,被判处12年到终身监禁不等的徒刑。

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部分领导人面对疫情的态度“应该受到谴责”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今天表示,面对新冠疫情,部分国家政府未能给予足够的重视、没有及时果断地采取措施遏制病毒的传播,部分领导人将疫情政治化,或是隐瞒疫情扩散的状况,此类做法“远远不仅仅是不负责任——更是完全应该受到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