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

《专题报道》互联网把人口贩运受害者“救出火坑” ——一位幸存者的讲述

7月30日是世界打击贩运人口行为日,今年的主题探讨互联网等现代科技在人口贩运中的作用。技术既能助长也能遏制人口贩运,《联合国新闻》采访了一位曾经是人口贩运受害者的活动人士和维权者,她以切身经历讲述了自己如何通过互联网成功摆脱人口贩运的魔掌。请听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专题报道》数字时代下的新闻自由和记者安全 — 记世界新闻自由日全球会议

2022年5月2日至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乌拉圭政府共同主办了世界新闻自由日全球会议。来自全球各地的相关决策者、记者、媒体代表、活动人士、互联网公司决策者、网络安全管理者、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在此次会议上聚济一堂,探讨数字时代对表达自由和记者安全以及媒体生存力和公共信任的影响。请听《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专题报道》铭记美国奴隶制惨痛历史是为了实现真正和解——专访《纽约时报》记者汉娜-琼斯

“1619 项目”由《纽约时报》的记者妮可·汉娜-琼斯(Nikole Hannah-Jones)发起, 旨在通过将奴隶制的后果和美国黑人的贡献置于美国国家叙事的中心,在此基础上重构美国历史。汉娜-琼斯在3月29日联合国大会纪念跨大西洋奴隶贸易的活动中发表了讲演,之后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采访,介绍了1619项目的主旨。请听《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专题报道】铭记历史——美国华裔儿童用画笔描绘华裔铁路劳工对社会的贡献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2020年世界移民报告》,当前在非出生地国家生活的人数超过以往任何时候。移民对他们所生活的国家所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在这世界移民大军当中,华人移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对美国社会和经济发展贡献良多,而新一代华裔移民正在通过了解先辈的历史,激励自己继续前行。请听《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专题报道》新冠大流行中反映出的种族主义和人权问题 — 专访联合国人权专家滕达伊·阿丘梅

滕达伊·阿丘梅(Tendayi Achiume )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人权教授,同时也是联合国有关种族歧视问题的独立专家。在纪念《德班宣言》《行动纲领》 20周年之际,阿丘梅教授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采访,就种族主义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的表现形式等问题发表了评论。请听《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的报道。

【专题报道】多元、和谐、融合:华裔移民正在成为多元化社会的推动者

据联合国统计,今天全世界有超过2.58亿移民生活在他们的出生国之外。旅居世界各地的华裔移民以各自的方式,努力认识并融入他们所生活的社会,以他们的勤奋为社会创造价值,以他们的包容为社会的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今天就让我们随着《联合国新闻》特约记者杜佳去了解三位分别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德国“打拼”的华裔人士,听听他们在异国他乡如何融入社会以及如何应对社会中仍然存在的偏见与歧视。

【专题报道】以促进性少数群体家庭和谐为己任——访“出色伙伴”创办人胡志军 

联合国致力于为所有人创造一个自由和平等的世界,尤其关注那些受到边缘化、歧视和排斥的群体,包括在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上与大部分人不相同的性少数群体。在中国,由于传统文化和意识的原因,性少数群体仍受到不同程度的偏见对待和歧视,由此带来的伤痛在烦扰着许多有性少数子女的家庭。为了增进家庭的和谐,一个名叫“出色伙伴”的草根组织十多年来帮助了上万个家庭正确看待性少数现象,接纳子女不同的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从而为社会的和谐做出了积极贡献。请听联合国新闻黄莉玲对“出色伙伴”的创办人胡志军(阿强)的采访。 

【专题报道】土著人民固有的拥有土地和自然资源的神圣权利不可剥夺 

据估计,世界上共有4.76亿土著人民生活在约90个国家,他们使用世界上约7000种语言中的绝大多数,并代表着5000种不同的文化。他们在世界人口中所占比例不到5%,却占世界最贫穷人口的15%。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有许多,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长期以来,土著人民在土地、领土和自然资源方面的权利受到不同程度的剥夺。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几位土著人权利捍卫者的叙述,来了解一下土著人民在这些方面的心声和基本诉求。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专题报道】我依然相信纽约——用艺术化解针对亚裔的仇恨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纽约的歧视事件,尤其是针对亚裔的歧视事件大幅增加。为此,纽约市人权委员会与艺术家阿曼达·宾朵雅(Amanda Phingbodhipakkiya)合作,启动了名为“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城市”(I Still Believe in Our City)的公共艺术项目。《联合国电视》记者川守久栄(Hisae Kawamori)对宾朵雅和纽约市人权委员会的官员进行了采访,请他们介绍了这一项目的情况以及对亚裔遭受歧视的所思所想。请听李茂奇的报道。 

【专题报道】当今社会是否存在对非洲后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联合国人权机构给出答案 

有关非洲后裔遭受歧视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虽然许多人都同意非洲后裔遭受了不成比例的歧视,但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认为非洲后裔遭受了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何谓系统性歧视?非洲后裔是否遭受了这种歧视?今天,我们就通过联合国负责人权事务的最高机构——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对这一问题的分析来回答这一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