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与移民

国际移民组织图片/Amanda Nero
移民是推动经济增长、增强力量和加深理解的强大驱动力。移民活动使数百万人得以寻求新的机会,惠及原籍国和目的地国的各个社区。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2018年12月18日"国际移民日"

全球目前约有656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是前所未见的历史新高。2018年,全世界已有近3400名移民和难民丧生。截至2017年底,全世界有近2540万难民,其中一半以上未满18岁。此外,有1000万名无国籍人士被剥夺了国籍和基本权利,如教育、医疗卫生、就业和行动的自由等。每分钟就有近20人因为迫害或冲突而被迫流离失所。

难民是因为担心受到迫害、冲突、普遍暴力或其他严重扰乱公共秩序的情况而生活在原籍国之外的人,因此需要国际保护。有关难民的定义可以在1951年《难民公约》和区域难民文书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规约》中找到。

虽然没有关于国际移民的正式的法律定义,但大多数专家同意国际移民是改变其常住国家的人,无论其移民原因或合法身份如何。通常,短期或临时移民指的是持续3至12个月的移民;长期或永久移民,是指居住国改变为期一年或更长时间。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12月18日“国际移民日”到来之际发表视频致辞称,“本月,世界迈出了重要一步,通过了《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契约》。该契约得到联合国会员国的广泛支持,有助于我们切实应对移民挑战并收获多项利益。该契约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权为依托。它指明了今后如何为移民争取更多的合法机会,以及如何采取更有力的行动打击人口贩运。在此国际移民日之际,让我们选择全球契约指明的道路:使移民活动惠及所有人。”

联合国难民与移民相关机构

 

难民署

联合国难民署的首要任务是保障难民的权利及生活难民署致力保障每个人能有权于其他国家,寻求庇护及获稳妥的收容;选择自愿回国;融入当地生活或重新安置于第三国家。

1950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成立联合国难民署(UNHCR)。难民署受委托带领及协调国际行动,以保护全球难民及解决他们的问题。次年7月28日订立了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这对帮助难民,及制定基本章程作为难民署工作指引方面,奠下了法律基础。

联合国难民署的首要任务是保障难民的权利及生活难民署致力保障每个人能有权于其他国家,寻求庇护及获稳妥的收容;选择自愿回国;融入当地生活或重新安置于第三国家。

难民署发布“全球趋势报告”:全球流离失所人数创新高

为了保护难民,促成解决他们各种问题的方案,难民署不断推动各国及机构,营造保护人权,及和平地解决纷争的有利条件,以减少被迫流离失所的情况。难民署又和各国政府,地区组织,国际及非政府组织携手合作完成这些目标。

难民署是一个公正无私的组织,不分种族,宗教,政见及性别,只按难民及其他人士的需要,给予保护及支援。这些事情中,难民署尤其关注小孩子的需要,并致力提倡妇女及女孩的平等权利。

自1950年以来,难民署已经帮助数千万人重过新生活了。今天,一支为数超过9700人的工作队伍,继续在126个国家内,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国内流离失所者,难民,返国人士,无国籍人士及寻求庇护人士。

 

国际移民组织

成立于1951年的国际移民组织之前是一个独立于联合国的解决移民问题的政府间组织。在2016年6月30日国际移民组织的一次特别理事会会议上,该组织会员国批准移民组织加入联合国。联合国与国际移民组织于2016年9月19日在纽约签署协议,这标志着国际移民组织正式加入联合国系统。从此,联合国应对移民和难民问题的力量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目前,国际移民组织有165个会员国,还有8个国家在该组织具有观察员地位。该组织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设有办事机构,致力于为了所有人的利益促进人道和有序的移民。

难民署亲善大使

联合国难民署的亲善大使都是联合国难民署的代言人。透过其个人声望,影响力及成就,于世界每一个角落宣传难民署的讯息。

举世知名的意大利时装设计大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以及于2001年被委任为亲善大使伊始,已造访了逾20个国家的美国著名女演员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均能够将讯息悉数传遍至全世界。其他如土耳其歌手艾素尔(Muazzez Ersoy)、西班牙电视主播积斯·华斯圭斯(Jesus Vazquez)、阿根廷肥皂剧视星拉波特(Osvaldo Laport)、法国红星朱利安克雷达拉莱(George Dalaras)及埃及舞台剧及电影界巨星阿戴尔·伊马(Adel Imam)仍然活跃于国际及当地的舞台,而作为联合国难民署唯一一位终身亲善大使的女高音芭芭拉·韩翠克斯(Barbara Hendricks)继续运用其影响力及与他人分享经验。

难民署视频截图
澳大利亚女演员、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凯特·布兰切特。

联合国难民署过去的亲善大使包括知名演员李察波顿(Richard Burton)及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意大利银幕传奇苏菲亚·罗兰(Sophia Loren)、挪威公主玛莎·路易斯(MärthaLouise)及意大利指挥家慕提(Riccardo Muti)。

他们均以不同方式推广难民署的工作,筹募善款及唤起大家对世上成千上万流离失所人士的关注有些举办免费音乐会;有些运用其影响力游说政府;而许多是亲往前线探访,将希望之光洒落受苦的难民及国内流离失所人士身上,让他们感受到真挚的关怀。没有他们的援手,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会万分艰难。

难民署特使

2012年4月17日 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在过去十年担任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的过程中,对促进世界关注难民和流离失所者状况发挥了重要作用。该署4月17日宣布,将提升和扩大安吉丽娜的职责,将她升任为难民高级专员的特使。

在这一新职责中,安吉丽娜将致力于造成大规模人员流离失所的严重危机,并开展游说活动,同时在外交层面代表难民署和难民高级专员古特雷斯,在全球流离失所问题上与相关方进行接触。她还将特别关注与难民和流离失所问题相关的人权法律、确保人道主义援助空间不受干扰、促进难民和流离失所者问题的解决等。

在此前十年担任难民署亲善大使期间,安吉丽娜在世界各地开展了40多次实地访问,成为了被迫流离失所问题的专家,并且不遗余力地为了难民和流离失所者的利益而游说。作为亲善大使,安吉丽娜没有得过任何报酬,反而捐助了大量资金。她还就流离失所问题著书,她的某些影视工作也与流离失所问题相关。她所做的贡献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的亲善大使,这一新任命既是对她以往工作的认可,也将有助于她开展进一步的工作。

UN Photo/Mark Garten
联合国难民高专特使安吉丽娜·朱莉。

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亲善大使姚晨

姚晨和联合国难民署的合作始于2010年。当时她以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代言人的身份,飞往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探访了来自索马里,苏丹及巴勒斯坦的城市难民。

2011年4月,姚晨前往泰缅边境最大一所难民营梅拉难民营,这是她首次走进难民营。

2012年4月,姚晨踏上非洲大陆,探访了埃塞俄比亚东南部和东北部的难民营。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姚晨深入到与索马里边境接壤的难民营,和那些因为战乱和饥荒逃离家园的难民交流。

2013年6月,姚晨被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成为难民署在中国的首位亲善大使。

2014年和2015年,姚晨先后前往黎巴嫩和巴基斯坦,倾听叙利亚和阿富汗难民讲述他们被迫远离故土的故事,聚焦难民儿童教育问题。

作为一位在微博上拥有超过8000万粉丝的中国知名女演员,姚晨在社交媒体上和亿万人分享自己的探访经历,展示难民的生存状况。同时,姚晨也通过参与世界难民日主题活动,个人捐款等方式支持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

2016年1月,第46届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姚晨「年度水晶奖」,以表彰她为推动难民事业所做出的贡献,姚晨是中国首位获得此奖的女性。

2017年6月,姚晨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在北京见面,与难民署续约。

图片由姚晨团队提供

南森难民奖

南森难民奖于1954年年设立,每年颁发予对难民工作有卓越贡献的个人或组织,以唤起公众对难民苦况的关注及鼓励国际社会施以援助。

南森难民奖前身为南森奖章,是纪念挪威极地探险家弗里德托夫‧南森(Fridtjof Nansen)而设立。1921年,在联合国成立之先,他出任世界上首位国际联盟难民事务高级专员。难民奖每年颁发一次,授予为难民事务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或组织一枚纪念奖章及10万美元奖金。

生于1861年的南森不仅是一位出色的科学家,外交官及政治家,凭着他对人的热情和关爱,他更是一个人道主义者。此外,南森好学不倦的性格让他在学术上一些冷门的领域如动物学,海洋生物学,海洋学,地质学,人类学及社会学等都有着前瞻的成就。1889年当时只有20多岁的南森以滑雪板横越格陵兰,此举让他一夕成名。

不过南森一直最为后世所称道的,便是他在难民事务上承先启后的贡献。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际联盟在1920年委以南森重任,着他安排45万名战争囚犯返国,而南森亦在政府及志愿机构的支持下,取得空前的成功。

1921年年,国际联盟设立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一职,并以南森出任首为专员,这无疑更奠定了南森不凡的领导魅力。上任不久,他便急不及待的处理棘手的难题,着力保障数以百计难民的安全,并帮助他们获得合法身份及经济自立的能力。对于无国籍人士,南森又特别的为他们安排一本最终获得52个国家认可的「南森护照」。

在1921年 - 1922年苏联发生饥荒期间,国际红十字会及多国政府促请南森筹组救援项目去脤济数以百万的灾民当中的贡献,为他在1922年带来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除此之外,南森亦参与希腊及土耳其之间的斡旋,促成双方在1923年年签署「洛桑条约」,并其后协助美国危机寻求解决方案。南森终在1930年结束传奇的一生,享年69岁。

为了争取难民的福祉及延续南森对人道工作的热诚,第一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范•歌德哈特(GH van Heuven Goedhart)在1954年成立了南森难民奖,每年颁发予对难民工作有卓越贡献的个人或组织,以唤起公众对难民苦况的关注及鼓励国际社会施以援助。

难民署图片/Gordon Welters

南森难民奖的10万美元奖金由挪威及瑞士政府联合捐助,以作为对难民项目​​的支持。

2017年得奖者 - 汉纳·穆斯塔帕(Zannah Mustapha)--尼日利亚东北部战火中为流离失所儿童争取教育权利的人士。

2016得奖者 - 希腊海上救援队(The Hellenic Rescue Team)和Efi Latsoudi─希腊志愿者

2015年得奖者 - 艾琪拉。阿斯菲女士─阿富汗女童教育开拓者(Aqeela Asifi)

2014得奖者 - 蝴蝶(蝴蝶与新翅膀建设未来)

2013年得奖者 - 安琪莉。那麦卡修女(AngéliqueNamaika姐妹)

2012得奖者 - 哈瓦‧艾登‧模罕默德(Hawa Aden Mohamed)

2011得奖机构 - 也门人道团结协会(也门人道主义团结协会)

焦点:经地中海前往欧洲移民浪潮

由于欧洲各国实施更加严厉的边境管控措施,抵达欧盟国家已变得更加困难。因此近两三年来,冒险经地中海前往欧洲的移徙者人数开始出现增长势头。

国际移民组织2017年7月25日的统计显示,当年以来跨越地中海抵达欧洲的人数已经达到11万2000人,有近2400人在这一危险的旅程中“葬身鱼腹”。

数据显示,意大利接纳了85%新近抵达的移徙者。希腊、塞浦路斯和西班牙则分别接纳了其余的人。

移民组织表示,许多从利比亚出发、准备前往欧洲的人遭到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的拦截。今年截至目前,该警卫队已从海上救起1万1400人,并发现了350具尸体。密尔曼表示,其它前往欧洲线路的移徙活动也需引起人们的关注。

地中海移民路线上四分之三的儿童和青少年面临虐待剥削和贩运

 

在从土耳其至希腊的所谓东地中海线路上,最新数据显示人口贩运者正在对试图前往欧洲的移徙者征收更高数额的费用。许多移徙者至少需要缴纳5000美元以抵达欧盟国家。那些来自阿富汗、叙利亚和巴基斯坦的移徙者被征收的费用最高。

国际移民组织表示,北欧国家目前是移徙者最希望前往的地方。而在一年前,德国是他们的首选目的地。

国际移徙组织指出,偷渡船只最主要的始发地是利比亚,其次是埃及。同时,针对倾覆船只的海上搜救行动主要集中在西西里海峡附近水域。获救后的移徙者和难民通常会被转移到兰佩杜萨岛(Lampedusa)、西西里岛的不同港口,如卡塔尼亚(Catania)、奧古斯塔(Augusta)、恩佩多克莱(Porto Empedocle)等,以及意大利南部的阿普里亚(Apulia)和卡拉布里亚(Calabria)地区。

移徙组织表示,在意大利,该机构目前已经有针对性地在移徙者和难民登陆上岸的主要地点,如西西里岛、卡拉布里亚和阿普里亚部署了工作人员,为入境偷渡者提供法律援助、监测实地接收条件,并支持当地政府部门确认脆弱人群。

在希腊,移徙组织在莱斯沃斯岛(Lesvos)、萨默斯岛(Samos)、希俄斯岛(Chios)、莱罗斯岛(Leros)以及克里特岛(Crete)几个船民上岸比较集中的地点增派了工作人员,并与当地政府部门密切合作,为包括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老年人、有医疗需求的人员以及带着幼儿的家庭等脆弱人群提供身份确认等服务,以确保其及时获得必要的援助和照料。

难民署图片/F. Malavolta
在地中海上获得搭救的275名难民和移民正准备在意大利西西里岛海港登陆。

《全球移民契约》

2018年12月10至11日,摩洛哥马拉喀什举行《移民问题全球契约》政府间会议,会议通过了《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 。该文献是有史以来首个有关解决国际移徙各方面的共同办法的经谈判达成的全球框架。联合国秘书长将《契约》称为“防范痛苦和混乱的路线图”。

2016年9月19日,联合国大会在难民和移民大规模流动的首次峰会上通过一系列承诺,以加强对难民和移民的保护。该承诺被称为 《关于难民和移民的纽约宣言》,又名《纽约宣言》。 《纽约宣言》重申了国际保护制度的重要性,同时也代表了各会员国巩固移动人口机制的决心。这为2018年的两项《全球难民契约》以及《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奠定了基础。

统计显示,国际移民总数已由2000年的1.75亿人左右上升至2.58亿人。近三分之二的国际移民生活在欧洲以及亚洲。移民所涉及的国家越来越广。 约十分之一的移民未满15岁。汇款流动的影响也不容小觑,在2014年达436亿美元,远超出官方发展援助。

·【专题报道】《全球移民契约》——访国际移民问题特别代表阿尔布尔

《全球难民契约》

2018年12月17日联合国大会成员国批准了一项新的历史性的国际协议——《全球难民契约》,旨在对大规模难民移徙作出更强有力、更公平的应对,以便为逃离家园的人以及收容他们的国家提供更大的支持,这些国家往往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通过两年的密集磋商,《全球难民契约》旨在提供一个强大而系统的模式,改善难民及其所在社区的生活。

《难民问题全球契约》以现有的难民国际法律制度为基础,特别是1951年的《难民公约》,以及国际人权法和人道主义法。《契约》是一个用于加强合作的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

联合国难民高专菲利普·格兰迪说:“难民是一个国际关注的问题,也是共同的责任。在契约中,我们将首次拥有一个实用的可行的模型,一套将这一原则转化为行动的工具。”

截至2017年底,全世界有近2540万难民,其中一半以上未满18岁。今天,10个国家就收容了世界上60%的难民。仅土耳其就有350万难民,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此外,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难民(85%)生活在自身面临经济和发展挑战的发展中国家。 

·全球难民契约:它与移民协议有何不同?它将如何帮助被迫逃离的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