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连续第26年通过决议 要求美国停止对古巴的制裁(9:42)

2017 年 11 月 1 日

自从1962年以来,美国一直对古巴实行单方面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从1992年以来,联大每年都会就古巴提出的要求美国解除封锁的决议进行表决。联大11月1日以191票赞成、美国和以色列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连续第26年通过决议,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长达57年的制裁。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联大11月1日以191票赞成,2票反对的结果,再次通过了古巴提出的“必须终止美利坚合众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的决议草案。除了美国同其铁杆盟友以色列投了反对票外,联合国其他所有会员国都投了赞成票,而在1992年谴责美国制裁古巴的决议首次提出时,只有59个国家表示支持,之后投赞成票的国家逐年递增。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表示,美国再次反对这一决议,以继续声援古巴人民,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

黑莉:“今天,古巴政府继续镇压其人民,甚至没有达到一个自由公正社会应有的最低要求。我们的应对是一直与古巴人民站在一起,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为此,大会每年都会浪费时间讨论这个决议。而美国则遭受了各种形式的荒谬指称,试图将注意力从应对本国人民痛苦负责的古巴政权本身转移。但美国不会转移注意力。我们不会忽视阻碍古巴人民获得自由民主未来的障碍。基于这个原因,美国将在26年中第25次对这一决议投反对票。”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寻求与哈瓦那建立正常化的关系。在去年联合国一次类似的投票中,美国首次投了弃权。黑莉表示,只要古巴人民继续被剥夺人权和基本自由,美国不惧怕在联大或世界其他地方遭到孤立。

黑莉:“我们的原则不是为了投票。它们被写入了美国的宪法,也被载入《联合国宪章》。只要我们是联合国的成员,即使我们不得不被孤立,我们也会主张联合国成员国承诺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古巴政府正在向全世界传递一个扭曲的信息,即该国经济所面临的悲惨状态,人民遭受压迫以及向全球出口破坏性的意识形态并不是它的错。我还要向古巴人民传递信息。美国人民坚决支持你们的梦想,让你们生活在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国家。在那里你可以无限制地上网,在那里你可以支持你的家人,在那里你可以决定你的领导人。我们知道,美古恢复外交关系让你们中的许多人充满了希望。这没有改变。我们对古巴人民依然有着强大的友好和善意。你们可能不知道的是,对这种善意的姿态,你们的政府不是通过融入这种精神,而是出于政治目的,对那些主张政治和经济自由的人加强拘留、骚扰和暴力。你们不知道,因为你们的政府不会让你们知道的是,仅在2016年就有可靠的报告说,在古巴发生了将近一万起政治性拘留事件。这是近年来拘留的大幅增加。我们曾经希望我们与古巴政府的接洽可以使你们获得更大的自由。”

作为最后一位发言人,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对黑莉的发言进行了强烈的反驳。罗德里格斯表示,美国自身人权侵犯问题十分严重,因此无权对古巴人权问题予以指责。

罗德里格斯:“我要谴责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刚才对古巴和古巴政府所发表的不尊重、冒犯、干涉性的言论。我要提醒你们,美国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美国没有丝毫的道德权威性来批评古巴。古巴是一个小国,但展现出了团结。我代表我的人民发言,以及所有无法叫出特朗普总统和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名字却能与我感同身受的人。至少,她(黑莉)承认美国已经完全被孤立,无论是在这个会议室中,还是在全世界。对于古巴禁运问题,他们没有盟友。她无视真相的力量,低估了真相的力量。 这一政策从未被视为是对古巴人民明目张胆地、大举地、系统性的人权侵犯。这很讽刺。它也没有被视为是根据《日内瓦公约》的要求的违反国际人权法的行为,或是种族屠杀行为。黑莉刚才说古巴岛国人民的未来掌握在古巴人民手中。这是无耻的谎言。历史从不是如此。历史充斥着施加于古巴人们的主宰和霸权。这一政策正试图让美古关系退回过去的对峙状态,出于美国极右主义分子的利益,让在佛罗里达的古巴少数族裔受到损失。”

2015年7月,美国和古巴正式恢复外交关系。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步骤,减少了对两国之间在商业、人员往来方面的限制。但特朗普上台以后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有生意往来,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特朗普还曾表示,如果古巴没能达到某些特定目标,他将终止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

罗德里格斯对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美古关系正常化所做的努力表示赞扬。他表示,美国的制裁措施是失败、与时代不符的,无法实现当初实施时的目标,造成了古巴人民的损失,以及美国的孤立。

罗德里格斯:“今年6月16日,特朗普总统将禁运描述为其反古巴政策的核心,并宣布了一系列措施以进一步加强禁运。特朗普总统以一种冷战时期的敌对态度重申了古巴人民遭受人权侵犯的指称,以此合理化对禁运措施的加强。特朗普总统毫无道德权威性来质疑古巴。他领导着一群由百万富翁组成的政府,对美国普通大众、贫困人群、少数族裔和移民群体实行野蛮政策。他在追求的是会造成仇恨和分裂的纲领。他以爱国主义之名实行危险的分裂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这将导致更多的暴力行为。他无视选他上台的支持者,这包括许多在美国居住古巴人民。美国现行的一些政策将危害其人民。”

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吴海涛表示,支持厄瓜多尔代表77国集团和中国所做发言。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要求各国应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因此美国对古巴常年的制裁有违国际准则。

吴海涛:“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和制裁应该立即停止。联合国大会已连续25年,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必须终止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决议’,敦促所有国家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撤销和废除任何具有置外法权效力,影响它国主权及其管辖范围内实体或个人的合法权益,影响贸易与航运自由的法律和措施。令人遗憾的是,多年来,这些决议未得到切实执行。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至今仍未停止。这违背《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及联大有关决议,给古巴造成巨额经济和财政损失,阻碍了古巴人民实现消除贫困等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努力,阻碍了古巴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也影响了其他国家与古巴正常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往来。”

1959年古巴革命使两国关系陷入僵局。1961年1月美国断绝与古巴的外交关系,开始对古巴实行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封锁。“猪湾入侵事件”和“古巴导弹危机”之后,古巴与美国的关系陷入难以自拔、不断升级的敌对状态。1992年,美国通过《托里切利法》,即《古巴民主法》,除继续禁止本国公司和美国海外公司同古巴进行贸易外,还规定:在古巴港口停泊过的外国船只半年之内不得进入美国港口;美国将不向给与古巴财政援助和贸易优惠的国家提供经济援助。1996年通过的《赫尔姆斯-伯顿法》进一步规定:禁止在古巴进行投资或与其进行贸易的一切外国公司进入美国;阻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对古巴提供任何信贷和金融支持。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