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2016年终回顾(16:54)

2016 年 12 月 28 日

即将过去的2016年无疑是“不平凡”的一年。世界在悲喜交融中经历了一系列纷至沓来的重大国际事件,从难民危机到地区冲突,从气候变化到可持续发展,从国际反恐到经济复苏,从民粹主义到疫病蔓延……回首这不平静的一年,全球政治、经济和安全形势依然风起云涌、诡谲多变;炮火和硝烟仍在,合作与对话继续。同时,众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件直接刺激了人们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和焦虑……一年来,联合国新闻第一时间为您记录、报道了在全球各地发生的重大国际事件。下面,就让我们通过特别制作的“联合国2016年终回顾”来重温那些令人难以忘却的时刻。

2016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在一些国家感受到气候变化直接威胁的同时,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成为生效最快的联合国条约。

2016年对于联合国又是另一个充满挑战之年。随着叙利亚冲突进入第六个年头,安理会的分化以及其它旷日持久冲突的延续,联合国在努力缓解难民和其他被落在后面的人的困境。

截至今年年底,有25万人在阿勒颇遭受围困,同时叙利亚政府部队及其盟友对反叛势力的据点进行轰炸。和平谈判似乎毫无进展,即便是就一项人道主义暂时停火也无法达成一致。世界粮食计划署及其合作伙伴为叙利亚境内超过400万人运送了援助物资,甚至包括难以抵达的地区。然而,自7月份以来,几乎无法进入阿勒颇。大约有10万名儿童仍然居住在城中——在那里,步行前往学校都可能是一次创伤之旅。

在联大开幕時,潘基文秘书长表示,会员国应对这一悲剧承担责任。

潘基文:“驱动战争机器的那些强大的保护人手上也沾满鲜血。今天在联大会堂里在座的代表所属的政府要么忽视、协助、资助、参与,要么甚至计划和实施了叙利亚冲突各方都卷入的针对平民的暴行。”

安理会处于瘫痪状态,一次又一次的否决使得旨在结束战争的决议的通过遭到阻止。英国大使马修·莱克罗夫特:“俄罗斯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否决,使得安理会无法为结束战争形成必要的团结。因此我要问:究竟事态要发展到多糟,决议才能获得通过?”

俄罗斯大使丘尔金:“如果我们西方国家的同事真正对阿勒颇东部以及整个叙利亚的平民的命运感到关切,那么他们首先需要采取真正和实际的步骤——停止支持恐怖主义分子并取消单方面制裁。”

在阿勒颇和其它地方,连医院都变成了不加区分的炮弹轰炸的袭击目标。医生无国界组织负责人廖满嫦:“请使你们的决议变得可以运作。停止轰炸医院。停止轰炸医务工作者。停止轰炸病人。”

12月中旬,当叙利亚军队停止轰炸,叛乱分子同意撤离后,对阿勒颇的包围结束了。

终于,安全理事会就阿勒颇达成协议,并通过决议保护平民从这个支离破碎的城市撤离,同时由联合国观察员进行监督。

在伊拉克也出现类似的景象:政府军部队正在奋力将“伊黎伊斯兰国”作战人员从他们在摩苏尔的最后据点赶出去。城中50万平民面临轰炸和灾难性的用水短缺。成千上万人得以逃离,在严寒中寻求庇护。联合国难民署在沙漠中紧急搭建了6个新的营地,为新一轮的大规模流离失所浪潮做准备。

难民——2016年最突出的决定性危机。超过6500万人处于漂泊之中,比去年多出500万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逃离战争和恐怖,其他难民逃离经济困境或气候变化的影响。贩运者将乘客塞进船中、横渡地中海,今年有超过4500人在这一过程中丧生。当欧洲和美国的一些选民显示出焦虑和仇外心理的迹象之时,众多国家的普通公民和社区却向难民伸出援手,对他们表示热情欢迎。在维也纳一家新开张的餐馆里,当地人同难民一道烹饪并相互学习——在彼此之间架设桥梁,而不是隔墙。

有史以来第一次,难民以自己的队伍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一年前,羽斯拉·马蒂尼将一艘即将沉没的船拖向了安全之所——而今她参加了自由泳比赛。在9月份,她在纽约召开的难民峰会发表了讲话。

马蒂尼:“我想帮助人们改变对什么是难民的看法。我要所有人明白:逃离家园是迫不得已。难民也是正常人,如果给他们机会,照样可以成就伟大的事情。”

美国总统巴拉克 •奥巴马:“这一危机是对我们共同人性的一个考验——我们是否屈服于怀疑和恐惧、建立围墙,还是我们对于彼此的处境表达同情和理解。”

在全球范围,超过1亿2800万人受到冲突、流离失所和自然灾害的影响。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首次人道主义峰会将焦点集中在持续的脆弱性方面,敦促从发放援助向终止需求方向转变。展望未来,联合国呼吁在2017年为人道主义行动募集创纪录的222亿美元,向33个国家的9300万人提供帮助。

联合国紧急救济协调员斯蒂芬·奥布赖恩:“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一种脆弱性和需求的循环之中,在政治解决方案无处可寻之时,旷日持久的冲突延续的时间更长,有时达到几十年。”

非洲最大的援助危机——尼日利亚。干旱和“博科圣地”组织的恐怖袭击加在一起,导致严重的食物短缺,促使联合国人道主义机构呼吁募集10亿美元的紧急资金。超过10万名儿童在儿基会的治疗性喂养计划中得到治疗。这个叫做尤马拉的婴儿在抵达时患有急性营养不良。在食用了三个星期的高卡路里花生酱后,他又开始欢笑和玩耍。

遭受战争蹂躏的也门也出现粮食短缺,成百上千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特别是在偏远地区。世界粮食计划署不得不将定量减半,以保证每个月有600万人可以得到援粮,但资源正在变得枯竭。与此同时,联合国特使继续在试图做出努力,将交战各方团结起来。

在南苏丹,怀有种族动机的杀戮、仇恨言论和煽动暴力导致人们越来越担心这个国家的走向。秘书长防止灭绝种族问题特别顾问阿达马·迪昂:“与所有行为方的对话确认,最初开始时的政治冲突可能已经转变为一场彻头彻尾的种族战争。”

超过100万南苏丹人逃到邻国,大约有20万人在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营地寻求庇护。妇女和儿童首当其冲……强奸经常被用来当作战争武器。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扎伊娜卜•班古拉:“性暴力是唯一一种受害者所承受的污名大于肇事者的罪行。”

在性剥削同时继续使维和人员的声誉遭到玷污的同时,几项关键倡议已经出现了进展,例如建立军事法庭和受害者援助基金。

致命的维和任务——马里。在力争确保平民安全并寻找恐怖分子的藏身之所的过程中,超过30名维和人员在今年以身殉职,比任何其他联合国维和特派团都多。部队指挥官劳莱斯加德少将:“我们正在努力抓获恐怖分子;我们试图在他们对我们下手之前率先采取行动。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策略会承担更大的风险。”

国际刑事法院已经将破坏马里廷巴克图历史遗产和寺庙的一名前作战人员判处9年监禁。这是首次将破坏文物视为一项战争罪行。但与此同时,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支持也开始出现动摇。一些成员国决定退出,指责该法院针对非洲存有偏见。

地震资料显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今年又进行了两次核试验。在纽约,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投票决定对朝鲜施加更加严厉的制裁。美国大使萨曼莎•鲍尔:“允许朝鲜选择另外一条道路的大门依然敞开,这条道路就是通过谈判实现全面、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

在缅甸,军队被指控针对穆斯林罗兴亚少数民族实施大规模的暴力。随着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可能出现,2万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缅甸有超过100万罗兴亚族穆斯林的一些基本权利被剥夺。100万不是一个小数字。”

哥伦比亚的和平机遇——在经过50年的冲突、导致20万人丧生和500万人流离失所之后。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在哥伦比亚的战争结束了……这是受害者首次被置于解决冲突的中心位置,他们的权利,他们了解真相的权利,伸张正义、获得赔偿和不再重蹈战争覆辙的权利。”

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民军之间签署的一项和平协议交给了安理会——并在欢庆声和喜悦的泪光之中在卡塔赫纳得到签署。

潘基文:“哥伦比亚万岁!”

几天后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动向,哥伦比亚人以微弱的差距在一项全民公投中拒绝了这一和平协议——将各方重新推回到谈判桌前。最终,一项新的协议得到批准,履行协议的艰巨工作开始展开。联合国的一个特派团已经到位,负责核实停火、停止敌对行动以及放下武器——反叛武装人员终于可以离开自己的藏身之所,准备开始一种不带武器的生活。

在海地出现新的破坏。飓风“马修”导致600人丧生,并使该国部分地区再次变为废墟。当联合国紧急派遣援助队伍进入后,在未经处理的污水充溢到洪水之中时,霍乱迅速蔓延。

在今年12月份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时刻,潘基文就联合国未能在遏制2010年霍乱疫情方面发挥作用而道歉:

潘基文:“谨代表联合国,我想非常明确地说:我们向海地人民道歉。我们在霍乱暴发及疫情在海地蔓延过程中做的不够。我们对自己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深感愧疚。”

一项总额为4亿美元的计划包含两个组成部分:改善基础设施和霍乱的治疗,并向受到疫病暴发影响的社区提供支持。

在一个创纪录的高温之年,成员国以创纪录的速度推动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正式生效。175个国家签署了协定,力图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两摄氏度以下。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70%的近100个国家在11月之前批准了该协定。潘基文没有被气候变化质疑者所吓倒,他顶住压力积极开展说服工作,并最终促使条约正式生效。

在另一个历史性的举动中,政府和行业代表在联合国民航机构国际民航组织的全会上就国际航空领域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一项计划达成一致。相关措施包括改善技术和提高可持续燃料的生产和使用。

今年夏天,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及其毛茸茸的大熊猫“形象大使”启启和点点都满一周岁了。启启和点点在中文里的意思是“开启的时刻”,意味着到2030年前结束贫困和饥饿的征程的开启。

可持续发展目标亲善大使福里斯特•惠特克:“我们为自己设立了17项雄心勃勃的目标。要实现它们,我们必须开展一项国际运动,人们要团结起来,围绕一个共同的事业,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做出努力。

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经济增长和良好的社会政策,自从2000年以来,超过7000万人已经摆脱了贫困。《残疾人权利公约》在10年前变为现实,并在包容与推动赋权方面出现显著进展。联合国和平使者和音乐巨星史蒂夫·旺德:“领导人必须率先垂范,公民必须采取行动,以在任何地方消除任何形式的仇恨和偏执,使我们可以成为团结一致的世界人民。”

2016年,当联合国悼念前秘书长加利逝世的时候,当潘基文进入他从事这一被称为“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工作”的第10年、也是最后一年之际,成员国挑选出了下一位秘书长。在有史以来最透明的选举过程中,候选人通过现场直播的辩论向全世界展现了自己。

安理会里团结的一刻——所有15个成员国一致同意推举安东尼奥 •古特雷斯担任下届联合国秘书长。在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的10年当中,他目睹了世界所面临的需求和挑战。

古特雷斯:“我们对我们所服务的各国人民承担的职责是,一起努力,摆脱彼此恐惧,做到相互信任。要让人们信任把我们连为一体的价值观,信任为我们提供服务和保护的各个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