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几内亚针对法国起诉该国副总统案跟国际法院要个说法(6:56)

2016 年 12 月 9 日

12月7日,国际法院就赤道几内亚状告法国的一起诉讼做出了初步裁决,由于这一案件牵涉到被人权组织一直诟病的非洲一些国家当权者搜刮民脂民膏、自己穷奢极欲这一需要得到问责和追究的问题,因此案件的判决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这其中也牵涉到国际法中存在的外交豁免权和外交馆舍享受不可侵犯地位的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中心记者李茂奇的报道。

2007年初,法国一些组织和个人针对非洲一些国家政府首脑和他们的家人滥用公币、在国外享受挥霍无度的生活向巴黎检察官提出投诉。2008年12月,巴黎地区法院决定受理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法国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France)提出的投诉,对此展开司法调查,其中包括对赤道几内亚总统的儿子、时任该国农业和林业部长恩圭马·曼格(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的案件。

巴黎法院在经过调查后决定正式对曼格提出起诉,并定于明年1月2日至12日对案件进行开庭审理。为了阻止案件的进行,赤道几内亚政府在今年6月针对巴黎法院所采取的行动,向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曼格的外交豁免权和该国在巴黎“高尚区”福煦大街一处房产的法律地位问题进行裁决。

随着巴黎开庭日期的临近,赤道几内亚政府在今年9月向国际法院提交另一项请求,希望法院做出初步的意向性判决,包括制止法国停止所有针对曼格的刑事诉讼,并确保位于福煦大街的房产不受到侵犯。

国际法院对于赤道几内亚提出的请求进行了考虑,并根据“无可挽回的损害和紧迫性风险”原则对案件进行了初步的审理。12月7日,国际法院副院长、本案代理庭长优素福(Abdulqawi Ahmed Yusuf)当庭宣布了裁决的初步结果。

image
案件主审法官。国际法院图片

优素福:“法院一致表达将做出以下临时措施的意向:在法院就这一案件做出最后决定前,法国应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确保赤道几内亚所认为的被该国当作外交用途的巴黎福煦大街42号房产享有《日内瓦外交关系公约》第22条所要求的受到同等待遇和不可侵犯的地位;法院同时一致拒绝法国提出的要求国际法院停止审理这一案件的请求。”国际法院在针对巴黎福煦大街房产做出的有利于赤道几内亚的裁决的同时也做出了不利于该国的另一项决定,即:国际法院针对副总统曼格是否享有外交豁免权、免受巴黎法院判决的审理请求不予受理,理由是:根据原告提出请求所依据的《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相关条款的规定,国际法院对此不具备管辖权,这意味着虽然法国未能阻止赤道几内亚诉讼在国际法院继续进行,但巴黎刑事法院原定于明年1月2日针对曼格副总统的案件的开庭审理将可以如期进行。

国际法院书记官长、来自比利时的菲利普•库弗勒(Philippe Couvreur)宣读了法院的裁决。

(库弗勒宣读裁决)

image
案件书记官。国际法院图片

赤道几内亚总统恩圭马 •姆巴索戈在1979年通过政变上台,从那以来一直在位,今年4月再次获得连任。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恩圭马·曼格便作为父亲的顾问参与该国的政治生活,并随后被任命为农业和林业部长,并把持这个职位长达15年的时间。2012年,他被任命为第二副总统,负责国家的国防和安全事务,今年6月,他被提升为第一副总统,并继续负责国防和安全事务。根据赤道几内亚的宪法,在总统退休后,第一副总统可以继任总统职位。长期以来,许多关注人权的公民社会组织一直对于非洲某些国家领导人和家人的贪污腐败问题给予高度的关注并积极采取搜集罪证的行动。2012年2月,曼格在巴黎福煦大街20号的价值1亿欧元的豪宅受到搜查,包括劳斯莱斯汽车等在内的价值数百万欧元的奢侈品被收缴。当年7月,法官针对曼格发出了逮捕令,8月这座豪宅被法国当局没收,随后他被以腐败、洗钱等罪名遭到正式起诉。2016年,地区检察官将曼格案件移交巴黎刑事法院处理,该法院随后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出了国际逮捕令。

作为赤道几内亚的一名内阁官员,曼格的收入每月应为3200欧元,但人权组织的调查显示,他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与其收入完全不成比例。目前所搜集到的证据显示,他在一个圣诞夜所租用的游艇的费用高达40万欧元之多。除了在法国、南非拥有价值不菲的房地产外,他在美国加州的马里布还拥有一幢价值3100万美元的豪宅。2011年,美国司法部通过法律程序将曼格价值7000万美元的资产予以没收,包括飞机、游艇和豪华汽车。美国司法部的相关文件显示,曼格在2004年至2011年间,在房产和奢侈品上的花费超过3亿1500万美元。据说曼格在担任农业和林业部长期间对该国出国木材征收的 “出口税”完全塞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鉴于国际法院7日做出的初步裁决未对曼格的外交豁免权开放“绿灯”,他不可避免地将于明年1月2日在巴黎刑事法院接受“缺席审判”。他的“命运”如何?即使做出有罪判决,裁决将如何执行?所有这些疑问只能等到明年巴黎刑事法院做出裁决后才能找到答案。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