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伊黎伊斯兰国――史无前例的全球恐怖威胁(7:53)

2016 年 3 月 30 日

伊黎伊斯兰国是一个最初成立于1999年的激进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长期的乱局中,逐渐控制了两国的大片领土并在这些领土上实施野蛮的暴力统治;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恐怖团体能够吸引世界各地的极端份子,并其将行动扩张到中东其他地区、北非、西非、南亚和东南亚,演变为一种史无前例的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黄莉玲的报道。

应安理会在2015年12月通过的第2253号决议的要求,潘基文秘书长今年2月提交了首份分析伊黎伊斯兰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的威胁的报告。负责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费尔特曼最近就报告内容向安理会进行了汇报。

费尔特曼:“伊拉克和叙利亚旷日持久的冲突和不稳定,以及这两个国家的机构被削弱并无力有效控制领土和边界,助长了伊黎伊斯兰国的出现。”

2015年的最后几个月以来,伊黎伊斯兰国在其控制领土之外实施了几次恐怖袭击,包括11月12日的贝鲁特自杀性爆炸事件、11月13日在巴黎发动的精心策划的袭击,以及今年1月14日在雅加达实施的袭击。这些事件表明,伊黎伊斯兰国有能力在其控制领土之外实施袭击,而且袭击的复杂性及其规划、协调和复杂程度令人对这一恐怖团体未来的演化感到关切。

费尔特曼:“伊黎伊斯兰国的全球扩张战略或许是由于最近国际军事努力导致其丧失了一些领土所致。在这一背景下, 伊黎伊斯兰国在西非和北非、中东、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迅速扩张,数量不断增加的恐怖团体承诺对其效忠,以及世界各地的外国恐怖战斗人员大量流入引发了重大关切。”

伊黎伊斯兰国的理念是基于一种歪曲伊斯兰教的解释,并利用了历史宿怨,不仅反叛腐败的现行政治秩序,而且要消除伊拉克和叙利亚之间的“人为边界”。伊黎伊斯兰国假装为潜在应征者提供获取“社会地位”、亲情、认同感和归属感、履行宗教责任和实现某个目的的机会。

费尔特曼: “ 伊黎伊斯兰国对潜在应征者的吸引力有增无减,特别是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当中。现在估计有大约来自10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的3万名外国战斗人员在一系列社会、经济、地缘政治和个人原因的驱使下积极参与伊黎伊斯兰国和相关团体。”

截至2015年12月中旬,估计世界各地有34个团体宣誓对伊黎伊斯兰国及其自封的哈里发效忠,其中包括利比亚、突尼斯、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以及菲律宾的极端团体。

费尔特曼: “在外国战斗人员旅行前往加入伊黎伊斯兰国和其附属团体的过程中,以及在这些团体进行培训、分享所谓有效做法以及策划袭击的过程中,信息和通信技术发挥了关键作用。”

伊黎伊斯兰国越来越多地利用因特网和社交媒体向潜在应征者进行宣传。过去两年来,伊黎伊斯兰国的视频播放了战争行为、对圣战者的访谈、显示伊黎伊斯兰国是一个有效的乌托邦式“国家”的图像以及执行死刑 等内容。这些视频往往编辑精良,并且穿插了动作电影和视频游戏。伊黎伊斯兰国还有庞大的专门“在线培养员”团队,其工作是发现那些在网上论坛上对其表示兴趣的个人并与其交流。

费尔特曼指出,伊黎伊斯兰国的另一大特点是资金丰富,堪称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组织。

费尔特曼: “ 伊黎伊斯兰国的重要资金来源包括开采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征税、没收、抢劫考古遗址、外部捐助、人质赎金,以及其他融资手段,包括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融资。”

估计2015年伊黎伊斯兰国从石油和石油产品获得的收入在4亿至5亿美元之间。伊黎伊斯兰国还对生活在其控制下的领土上的估计800万人进行勒索,并试图使这一制度合法化,将这一“税收”称为“宗教税”或“札卡特”,甚至对进入其控制领土的卡车每年征收高达9亿美元的税收。在伊拉克,伊黎伊斯兰国从其控制之下的各省90个银行,拿走了10亿美元的现金。此外,仅2014年,伊黎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就获得了3500万至4500万美元的人质赎金。

费尔特曼:“伊黎伊斯兰国继续针对生活在其控制领土下的人口实施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大规模处决、普遍实施酷刑、截肢、以族裔和宗派原因进行攻击、性暴力、奴役以及系统性地招募和虐待儿童。秘书长表示,伊黎伊斯兰国的有些罪行如果得到证实可构成危害人类罪。”

为了达到目的,伊黎伊斯兰国可以降低到极其野蛮的程度。它系统地针对拒绝同意其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群体和社区成员,包括基督教、“雅兹迪”派、什叶派和逊尼派进行迫害。更令人发指的是,伊黎伊斯兰国将侵害妇女和女孩的性奴役当作羞辱和征服整个社区的一种恐怖手段,控制妇女的性和生殖,将女性的身体视为生产新一代的工具,可以按照其形象,根据其激进的意识形态来抚养新一代。

费尔特曼强调,伊黎伊斯兰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史无前例的威胁,这要求国际社会根据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标准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

费尔特曼:“在应对资助恐怖主义方面,会员国应当确保及时交换信息和金融情报,执行安理会相关决议,并加强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为了打击招募活动并解决暴力极端主义和激进化,各国政府应制定国家行动计划,通过教育等措施预防暴力极端主义,并加强针对滥用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战略和法律框架。各国还应当根据安理会相关决议将外国恐怖战斗人员的旅行定为罪行。此外,会员国还应当通过运用特别调查技术和有效的机构间合作,破坏伊黎伊斯兰国策划和实施袭击的能力。”

费尔特曼还强调,为叙利亚和利比亚冲突找到政治解决办法也有助于遏制伊黎伊斯兰国的扩张。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