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反恐委员会召开网络反恐会议 谷歌脸书微博微信加入“反恐阵营”(17:17)

2015 年 12 月 15 日

近年来,恐怖主义组织认识到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巨大作用,不断利用这一平台和工具开展诸如煽动、招募、培训、策划、情报收集、联络、准备、筹资和实施恐怖主义袭击的行动。为了应对这一新型恐怖主义运作方式所带来的挑战,安理会反恐委员会将于12月16日至1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一次题为“在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基础上防止恐怖主义者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招募和煽动恐怖行为”的特别会议。联合国各会员国、相关国际和区域组织的代表将出席这次会议。与此同时,全球一些重要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公司的代表如谷歌、脸书、微软、推特以及中国的微博和微信都将派出高级代表参与讨论。会议召开前夕,联合国电台记者李茂奇对安理会反恐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进行了采访,请他就网络反恐议题和这次会议的一些背景情况做了介绍。请听报道。

近年来,在所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的背后人们总能看到一个无形的影子,即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事件中所起的作用。人们在追查那些参与这些恐怖袭击活动的人的背景时,经常发现他们是互联网上激进组织网站的忠实“粉丝”,有的恐怖分子在实施恐怖袭击之前还禁不住会在网上发布将要“大开杀戒”的暗示。研究显示,基地组织和目前在全球造成极大恐慌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都是社交媒体的受益者。“伊斯兰国”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工具的帮助下,从100个国家成功地招募到了2万5000名外国战斗人员。

为了有效应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反恐斗争中所构成的新型挑战,安理会反恐委员会将于16日至17日举行两天的特别会议。反恐委员会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表示,网络反恐可以用“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句话来描述。它涉及到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分子通过网络,包括手机和社交媒体等通讯技术进行鼓动,从事恐怖主义活动。他们还通过网上进行招募、培训、策划、筹资、联络,进行恐怖主义行动。陈伟雄表示,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情况就是他们利用大众使用的工具来宣扬暴力极端思潮。

陈伟雄:“我们现在都在谈如何从地面上和金融上消除恐怖主义威胁,那么在网络上进行反恐是一个新的课题。现在安理会就是要选择这么一个课题举行一次特别的会议,这也是安理会1373、2178号决议里面要求做的。因此安理会在此时举行这样的一个会议正是时候。”

陈伟雄表示,网络反恐同其它类型的反恐有很大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陈伟雄:“首先在国际公认的网络反恐概念方面存在差异。现在有19个同反恐有关的国际公约,但就网络反恐而言,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这是难点之一。第二,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恐怖分子都是采取一种隐蔽和匿名的方式,通过加密和其它各种先进的手段在网上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由于联络、策划和培训通过网络进行,因此速度更快,因此增加了执法机关防范的难度;第三,如果认为某个人、某个机构、某个组织涉嫌进行恐怖主义活动,那么取证是有难度的,因为网上取证同实物取证有很大的区别;第四是平衡问题。一方面要确保所有人享有言论自由,使每一个人很容易得到信息。但另外一方面,又要防止恐怖组织通过网络鼓吹民族仇恨、暴力极端思潮,这两者之间是有讲究的。一方面不能采取‘一刀切’关掉的方式。如果关掉这个,它可能又会以其它名义又成立另外一个网站;第五个难点是如何进行国际合作。国际合作天天都在讲,但做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比如说,你认为在你的国家这种活动可能是网络恐怖主义活动,但另外一个国家在法律上没有这种规定,那么彼此之间就很难合作。又比如说,在你的国家,这个网站或通讯方式是隶属于恐怖主义组织的,但它的服务器不在你的国家,你就管辖不了它;最后,谈到网络反恐一般都说是政府的行为,其实更多地应该说是政府和私营机构如何配合,相辅相成,需要很好的合作。这也是一个难点,因为政府可能是下令,采取一种比较单一的办法。但私营机构有它的商业利益,另外还有自己的生存法规,存在隐私性、商业性,这也是很大的一个难题。”

陈伟雄表示,联合国在网络反恐方面发挥着一种独特的作用,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陈伟雄:“第一,大家可以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进行“会诊”。联合国是政府间机构,193个国家,它可以通过安理会反恐委员会这次特别会议来把这个问题摆在桌上,有什么问题说什么问题,有什么建议提什么建议,有什么难处也可以讲出来,大家通过这一平台来了解一下我们现在究竟还面临什么样的挑战;第二,联合国有一个很大的作用:具有号召能力。安理会通过的决议可以通过反恐委员会向全世界进行传播,并且号召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民间社会来遵守这些规定;第三,这次会议可以起到一种交流的功能。其实网络反恐也不是新鲜事。一些国家可能做的多一点、快一点和全面一点。有些国家可能面临的问题多一点,技术水平低一点,可能资金缺乏一点。那么有没有成功的做法呀?大家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如果学到好的做法就可以事半功倍;最后,可以探讨一下怎么从根本上治理网络宣传暴力极端思潮,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大家互相交流,提出思路,可能暂时做不了,但提供一个方向也大有裨益。我个人认为,联合国在对抗网络暴力极端思潮方面,能不能更多地通过秘书长来号召一些知名人士,如明星、球星,采取名人效应来号召各界、各年龄、各阶层、各行业的人团结一致,对付网络恐怖主义。我认为这方面还有很大的余地要做。”

陈伟雄表示,网络反恐没有政府的配合不行。没有私营机构和社交媒体公司的配合不行。而令人欣慰的是世界上大的社交媒体公司和通讯媒体公司都认识到网络反恐是很重要的一项任务。他们愿意参与到这样的讨论之中,愿意为此做出努力。

陈伟雄:“大的社交媒体和通讯公司也意识到自己要做出改善,提高自我监测的能力。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在这方面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因为安理会在这方面有明确的规定。除此之外,还需要同政府相关部门和资讯的使用者进行协调。政府颁布的一些法令可能涉及到这些社交媒体公司自己的商业利益,对此如何更好的加以协调?这次会议也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再有,使用者也希望自己的隐私得到保护,信息不能被随意披露。对此有何规定,我们也想加以了解。此外,侦查、检察机关希望通过这些社交媒体公司的合作得到更多的“犯罪记录”,获得证据,将这些恐怖主义分子绳之以法。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综合工程,光说一面不够,光说政策不够,还有技术层面,光说政府方面不够,还要说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所发挥的作用。”

陈伟雄表示,网络反恐和保障言论自由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陈伟雄:“联合国的有关公约确实谈及一个‘铜币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言论表达自由、获取信息的自由。但是联合国的相关公约也规定了各国政府也要通过法律明确地禁止任何鼓动民族仇恨、种族仇恨、宗族仇恨等主张。进行鼓动暴力极端主义思潮是根本不行的。但在具体做法上,各国存在差异,这是因为各国发展水平不一样,技术能力不一,但总的趋势是各成员国争取达到一种平衡。”

陈伟雄表示,这次安理会反恐委员会网络反恐特别会议从安排上首先注意到区域的平衡,除了谷歌、脸书、推特、微软等在世界上有着重要影响的著名美国公司以外,还邀请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VK参加。发达国家的社交媒体技术公司可能更多一点,但中国这样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不能缺席,所以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微博和微信受到邀请。

陈伟雄:“这次中国有两家社交媒体的公司来参加会议。这是很好的现象。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社交媒体、新技术、手机的用户每天都在剧增。一方面这是好事,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散布谣言,制造恐慌,那么在法律上会被追究责任。如果参与了网路恐怖主义活动,那么会在法律上承担极其严重的后果。中国社交媒体公司这次能够参与联合国的讨论,一方面证明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网络反恐活动,同时也说明可能中国在这方面也具有这种需要,防范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同时这些社交媒体的使用者也应了解到他们在使用这些社交媒体技术时如果参与恐怖主义活动,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陈伟雄介绍说, “上海合作组织”将作为特邀区域组织的代表参与讨论。“上合组织”将介绍他们在网络反恐方面所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以及目前所采取的一些应对措施。除此之外,此次会议还邀请了一些学术团体来参与讨论,目的是通过这样一个大的活动让全球各个地区的人们都了解到网络反恐的确是摆在世界面前的一场非常复杂和棘手的斗争。

陈伟雄:“各国代表可以通过这次会议面对面地同这些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交流。不仅仅是可以相互了解,更多地是要找到更好的合作途径,来共同进行网络反恐。这次会议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个逗号,网络反恐的工作将会继续进行下去。”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