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场到餐桌,保证食品安全—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全球首份食源性疾病负担的全面估算报告(10:52)

2015 年 12 月 3 日

获取足量的安全且有营养的食物是维持生命和促进健康的关键,但含有有害细菌、病毒、寄生虫或化学物质的食品却可导致从腹泻到癌症等200多种疾病,相关食源性疾病每年影响着数百万人口,特别是婴幼儿、老人和病人。同时,食源性疾病给卫生保健系统造成压力,并有损国家经济、旅游和贸易,由此阻碍社会经济发展。联合国专门机构世界卫生组织12月3日在日内瓦总部发布了全球首份针对食源性疾病负担的全面估算报告,称每年10个人当中几乎就有1人因吃被污染的食物而生病,并导致42万人死亡;其中五岁以下儿童处于特高风险,每年有超过12万名儿童死于食源性疾病。同时,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和东南亚区域,由食源性疾病导致的公共卫生和经济负担尤为沉重。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程浩的报道:

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食源性疾病通常是由细菌、病毒、寄生虫或化学物质通过受污染的食物或水进入人体后导致,具有传染性或毒性,其病原体可造成短期症状,如腹泻,或削弱体力的感染,包括脑膜炎;化学污染物可引起急性中毒或长期疾病,如癌症,肝肾衰竭。此外,食源性疾病还可导致长期残疾和死亡。不安全食品的例子包括生的动物源食品、受粪便污染的水果和蔬菜以及含有海洋生物毒素的贝类原料等。鉴于食源性疾病疫情给民众健康和国家经济都造成破坏性后果,世卫组织因此确认,有必要充分估算与不安全食品有关的疾病负担的程度和代价,并于2006年启动了相关行动,旨在向会员国提供数据和工具,以支持决策者制定适当的食品安全政策。

世卫组织食品安全和人畜共患疾病司司长宫城岛一明(Kazuaki Miyagishima)日前在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迄今为止,有关食源性疾病负担的估算含糊且欠准确,并未揭示被污染的食物对人类造成的实际代价。此次发布的报告是有史以来有关被污染食物影响健康和福祉问题的最全面、最准确的报告。

宫城岛一明:“为什么世卫组织现在要发表这份报告呢?因为过去由于缺乏相关统计数据,我们似乎一直在和一个‘无形的敌人’、‘看不见的幽灵’在做斗争。与一些备受瞩目的疾病相比,例如结核病、艾滋病等,食源性疾病一直遭到公众和决策者的忽视,我们在媒体上几乎看不到相关报道。今天,经过将近十年的辛勤工作和来自世界各地的100多名专家的投入,我们正式发布相关工作成果——全球第一份食源性疾病负担的估算报告。我要说,这些估算是保守的,需要做更多工作,以提高食源性疾病负担数据的可得性。但根据我们现在所了解的情况,食源性疾病的全球负担显然很大,影响世界各地、特别是影响五岁以下儿童和低收入地区的人口。”

宫城岛一明指出,此次发布的报告估算了包括细菌、病毒、寄生虫、毒素和化学品等在内的31种病原体所造成的食源性疾病负担。根据估算的最低值显示,全球每年有多达6亿人、相当于世界总人口的近十分之一,因食用受到污染的食品而生病,并进而导致42万人死亡。与其他年龄群体相比,五岁以下儿童所面临的风险尤为严峻。

宫城岛一明:“(英语)五岁以下儿童几乎占到食源性疾病致死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尽管他们仅占全球人口的9%。据估算,食源性疾病每年可导致2亿3000万五岁以下儿童患病,相当于致病总人数的39%,其中有超过12万5000名幼童不幸死亡。由此可见,儿童正在承受着食源性疾病带来的最沉重的负担。根据报告提供的数据,腹泻病构成全球食源性疾病的一半以上的负担,造成每年5亿5000多万人患病和23万多例死亡病例,其中儿童面临食源性腹泻病的特别危险,每年有超过2亿儿童患病和将近10名儿童死亡。腹泻病通常是因为食用了受到诺如病毒、弯曲杆菌、非伤寒沙门菌和致病性大肠杆菌等污染的生的或未煮熟的肉、蛋、新鲜农产品和乳制品而导致的。正如报告所言,了解哪些食源性病原体在世界哪些地方引起最大问题,公众、各国政府和食品行业便会对此采取针对性行动。”

世卫组织的最新报告同时指出,导致全球食源性疾病负担的其他因素主要还包括伤寒、甲肝、猪带绦虫和由储存不当的粮食产生的黄曲霉毒素。某些疾病,如非伤寒沙门氏菌引起的疾病,在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都存在,是全世界所有地区的公共卫生问题。其他疾病如伤寒、食源性霍乱以及由致病性大肠杆菌引起的疾病在低收入国家更为常见,而弯曲杆菌是高收入国家的重要病原菌。

宫城岛一明:“(英语)当然,报告呈现的食源性疾病负担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但如果你看看不同地区的数据,就会发现区域差距非常明显。例如在欧洲,每年有2300万人因食用受到污染的食品而生病,其中约有5000人死亡;在非洲,相关患病人数为9100万,但由于医疗卫生条件有限,食源性疾病死亡病例迫近14万,相当于全球总数的近三分之一;与其他地区相比,东南亚区域存在最高发病率和最高死亡率,每年有1亿5000万人罹患食源性疾病,超过17万5000人因此死亡,其中包括五岁以下儿童。由此可见,食源性疾病的风险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最严重,这与以下问题有关,例如用不安全的水制备食物;卫生条件差和食品生产及储存条件不够;较低的识字水平和教育;食品安全立法或此类法律执法不严等。”

世卫组织指出,随着城市化和消费者习惯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购买和食用在公共场所制备的食品。全球化促使消费者日益要求获得更多样的食品,致使全球食品链日益复杂和漫长。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为满足不断增加的食品需求,农业和畜牧业生产实现了集约化和产业化,这既带来了机会也给食品安全带来了挑战。同时气候变化也会影响食品安全,因为温度变化会改变与食品生产、储存和销售有关的食品安全风险。这些挑战使食品生产商和处理者在确保食品安全方面承担更大的责任。由于产品销售的速度和范围,局部事件可能迅速演变为国际突发事件。过去十年中,各大洲都暴发过严重的食源性疾病疫情,并往往因全球化贸易而扩大。相关案例包括2008年婴儿配方奶粉中的三聚氰胺污染,单在中国便影响到30万婴幼儿,其中6例死亡;2011年德国的大肠杆菌疫情给农民和工业造成13亿美元损失,并向22个欧盟成员国支付了2亿3600多万美元紧急援助金。

世卫组织食品安全和人畜共患疾病司司长宫城岛一明在记者会上指出,食品安全属于共同责任。该报告的调查结果不仅是为了显示食源性疾病造成的全球性威胁,更旨在强调需要各国政府、食品行业和个人采取更多措施保障食品安全和防止食源性疾病。

宫城岛一明:“(英语)去年11月,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共同主办了第二次国际营养大会。与会164个国家的代表一致通过了《罗马宣言》,其中明确规定:为了改善饮食和营养,需要为食品安全和质量、包括农用化学品的适当使用制定相关法律框架。我想在此重申,各国政府应当将食品安全作为一项公共卫生重点,并在制定政策和监管框架以及建立和实施有效的食品安全系统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以便确保整个食品链中的食品生产商和供应商负责地运作并向消费者提供安全的食品。同时,食品可能在生产和销售的任何环节遭受污染,主要责任在于食品生产商。但一大部分食源性疾病事件系因在家中、食品服务机构或市场中不正确制备或不当处理食品而导致。我希望所有食品处理者和消费者都了解他们能够为保证食品安全作贡献,如在购买、销售和制备食品时采取基本的个人卫生措施以保护自身健康以及更广泛的社区健康。”

宫城岛一明表示,世卫组织正在与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以及其它国际组织密切合作,确保从生产到消费整条食品链的食品安全,并将帮助会员国建设预防、发现和管理食源性风险的能力,具体行动措施包括:提供关于微生物和化学危害物的独立科学评估,以此作为国际食品标准、指南和建议的基础;评估食品生产中所用新技术的安全性,如转基因和纳米技术;帮助加强国家食品系统和法律框架并落实适当的基础设施以管理食品安全风险。为了能在食品安全突发事件期间迅速共享信息,世卫组织和粮农组织还建立了国际食品安全网络。此外,世卫组织还发布了《食品安全五大要点》以及培训材料,以系统地开展疾病预防和提高认识规划,促进安全的食品处理方法,并倡导将食品安全纳入国家政策和规划。

程浩,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