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撞击传统外交(6:56)

2015 年 1 月 31 日

联合国首个“社交媒体日”活动1月30日在纽约总部拉开帷幕。来自各国外交官以及社交媒体和传媒专家、学者就利用社交媒体促进外交工作、社交媒体的趋势与走向以及最大限度地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开展活动等问题进行了讨论。来自加拿大、斐济和巴基斯坦等国驻联合国的大使在讨论会上就社交媒体在当今时代外交活动中的作用问题各抒己见,成为此次活动的亮点。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郑南的报道。

(音响:联合国新闻部代理负责人纳塞尔宣布讨论会开幕)

联合国首个“社交媒体日”活动1月30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隆重举行。联合国新闻部代理负责人纳塞尔 (Maher Nasser)宣布讨论会开幕。

社交媒体在网上虚拟空间为人们提供社交平台并延展人们的社会活动范围。2004年以来,以脸谱(Facebook)、推特(Twitter)和联入(LinkedIn)为代表的新一代社交媒体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发展壮大,对个人生活以及社会发展都带来了巨大影响,也引发了各国对传统外交工作的新思考:当今外交工作如何跟上数码时代的步伐?如何利用数码技术和社交媒体平台展现政府的外交政策?如何做到确保外交的保密性和透明度的平衡?此次为期一天的“社交媒体日”活动特别以“从上往下推特:大使和数码外交”为题展开了讨论。

讨论会特别邀请了加拿大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格兰特(Michael Grant)、斐济常驻联合国代表汤姆森(Peter Thomson)以及巴基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可汗(Masood Khan)三位大使作为嘉宾,与在座以及在网上收看的观众进行了互动。

加拿大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格兰特首先发言表示,他每天早上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查看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最新消息。他指出,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信息的传播器,人们能够通过社交媒体得到更多信息,并对所获得的信息进行分析,对外交工作会有裨益,从这种意义上来讲,社交媒体在外交工作中是必要的。

格兰特指出,今后的趋势是,社交媒体不再被与其他通讯手段分割开来,而成为通讯手段的一部分。

格兰特:“(英文)外交是不是百分之百地必须使用社交媒体?不是的。一代外交官没有使用社交媒体,他们并不是消息不灵通、不知道世界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能够完成工作。但我本人认为利用社交媒体能够把工作做得更好。社交媒体肯定是外交的一部分吗?是的。”

斐济常驻联合国代表汤姆森指出,他每天早上除了看纽约时报外,必须查看推特信息。他讲述了自己迷上社交媒体的经历。

汤姆森:“(英文)我注意到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格兰特大使在安理会常查看推特。一天我问他是否在发推特信息,他说是的。我就让他给我讲一讲推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向我讲述了。推特看起来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发布主要信息的办法,告诉人们每天在干些什么。于是我就开始琢磨使用推特,并进行了一些专业咨询。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夫人说我为此着迷了。我认为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你得确保所要发出的信息是你真正关心的事情。对我来讲,我关注针对妇女的暴力、消除贫困等发展方面的问题,而其他人可能更加关注国际安全方面的问题。如果你到我的帐户上查看的话,你就可以看出,我推的信息与发展有关,我尽量做到信息不枯燥无味。”

巴基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可汗指出,社交媒体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社交和职业,在90年代,人们将信息革命看作是一个最大的浪潮,而社交媒体是一个更大的浪潮,人们会受到这种巨大信息流动的影响。他指出,社交媒体的长处有两点:一是简明扼要,二是配有图片,两者结合使所发出的信息及其传播会变得非常有效。但他在讲话中流露出对外交工作中利用社交媒体的保守立场。

可汗:“(英文)我个人对推特方面做得非常约束和克制,对社交媒体接触不多。虽然我开设了推特和脸书账户,但我的参与处于静止状态,既不是积极也不是不积极,因为我还没有得到政府就此方面的明确指导意见,这是一个灰色领域,他们还没有就此做出决定。有些安理会成员国代表热衷于发推特信息,甚至使最保密的信息得以在纽约时报等主要报纸及其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发表,而推信息的人却否认发送此类信息,或相互指责他人。因此我们必须找到办法,以解决这种‘冲突‘,这对我们消除在联合国工作的神秘性非常重要。社交媒体能够带来一些危险,特别是当没有得到政府出台的明确指示时。社交媒体影响保密。透明固然好,但保密是强制性的,要做得透明度和保密两者的平衡,因此要特别小心,要不然就会被开除,或惹麻烦。我认为社交媒体过分关注自我,在这方面要做到平衡,要不然会造成赤裸裸地出风头。所发出的东西重点应该是信息,而不是你自己。”

郑南,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