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加沙紧张局势升级谁之过——巴以各执一词(7:11)

加沙紧张局势升级谁之过——巴以各执一词(7:11)

下载

以色列三名少年和巴勒斯坦一名少年相继分别遭到绑架并遭杀害以后,以色列加强了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西岸和加沙的军事行动,哈马斯也增加了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的数量和攻击范围。截至目前,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已造成近百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而以色列方面也有数人因为火箭弹的发射而受伤。针对这一紧张局势的出现和局势仍有可能继续恶化的前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方面都互相指责对方为导致目前紧张局面的“罪魁祸首”。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李茂奇盘点一下双方截然相反的说辞。我们将把他们的发言进行直接陈述,不做评论,让听众做出自己的判断。

经过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努力,安理会改变日程安排,于7月10日就加沙紧张局势召开了一次公开辩论会议。除了潘基文秘书长就加沙最新局势向安理会进行情况通报外,在会上被安排发言的只有两位:巴勒斯坦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曼苏尔和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普罗索尔。两人在发言中分别指责对方应为目前加沙的紧张局势负责。

曼苏尔在辩论会中首先发言。

曼苏尔:“我是在得到阿巴斯总统领导下的巴勒斯坦领导层的指示下来到安理会的。我同时得到了阿拉伯集团、不结盟运动、伊斯兰合作组织、行使巴勒斯坦人民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的支持。我向安理会发出紧急呼吁,履行《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职责。我们呼吁安理会立即采取行动保护平民的生命。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特别是加沙所发动的军事侵略每一分钟都在造成平民生命的丧失和摧毁。”

曼苏尔表示,在过去的几个星期当中,他已向安理会递交了许多正式信函,吁请安理会对当前的危机给予紧急关注。他表示,除7月2日就遭绑架的巴勒斯坦青年遇害发表的一项主席声明外,安理会几乎未对巴方的关切做出任何回应。他指出,在过去几天当中,以色列发动了无情的攻击,针对加沙的平民居住地区进行了数百次的空袭和炮轰,进行恐吓,并导致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曼苏尔:“我们拒绝以色列在有意识和故意对加沙人口稠密的平民地区进行攻击的同时提出的如下宣称:加沙巴勒斯坦平民人口正在被利用当作‘人体盾牌’。我们同时对以色列不顾国际法的禁止,针对三名以色列定居者被杀事件故意采取报复和集体惩罚行动的同时提出的‘自卫’的声称予以拒绝。巴勒斯坦领导层已明确无误地对绑架和杀害三名以色列人的行为予以谴责,但以色列总理本人都在呼吁对此进行反击和报复。”

曼苏尔表示,针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哈马斯达成和解,以色列在今年4月突然暂停了和平谈判。以色列已公开对巴勒斯坦民族团结政府表示反对,并使用各种毫无根据的借口,包括这次采取军事进攻,煽动和破坏巴勒斯坦政府,以期迫使其瓦解。他表示,没有任何借口可以为杀害无辜平民的行为进行开脱,无论是在何地、何时或是由何人所为。为杀害平民寻找的任何借口都必须遭到驳斥。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普罗索尔在安理会发言表示,是哈马斯将以色列拖进了这场冲突。

普罗索尔:“6月12日的晚上,三名以色列少年在回家的途中遭到哈马斯恐怖份子的绑架并遭到杀害。在随后的几天里,哈马斯开始向我们的家庭住宅和我们的城市密集发射火箭。在以色列表现克制的同时,哈马斯却以毫无节制的侵略给予回应——向以色列发射更多的火箭和进行更多的恐怖袭击。”

普罗索尔表示,哈马斯在过去几年当中建立了拥有1万枚火箭的巨大军事机器。今年三月伊朗在试图向加沙运送远程导弹时当场遭到拦截,这些导弹的射程为160公里,可以打到以色列最大的人口中心。普罗索尔表示,哈马斯在加沙推行的是一种崇尚烈士和凶杀的文化,这种文化将永远会使其陷入战争的状态之中,无论是同自己人还是同它的邻居。

普罗索尔:“在加沙,你会发现公共广场和医院以恐怖主义分子的名字命名;在参观学校时,你会看到儿童穿着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服装并呼喊消灭以色列的口号;如果你造访阿布•艾沙的母亲家,她会告诉你她是多么地为自己的儿子策划绑架和杀害艾亚尔、吉拉德和纳夫塔利(三名以色列少年)而骄傲。”

普罗索尔表示,安理会一些成员批评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挑衅行动最终做出反应,并指责以色列的回应超出比例。他表示,在以色列的城市遭到持续攻击的时刻要求其采取克制就好比是要求一个正在奋力控制一片火海的救火队只能使用几桶水去扑灭熊熊烈火。普罗索尔表示,现在是以色列的城市、住宅和家庭正在遭受攻击。他反问安理会成员:如果是你们的家庭遭受袭击,你们会怎么做?如果是你们的人民遭受攻击,你们的政府又会怎么做?

普罗索尔:“安理会所能采取的负责任的行动只有一个:即谴责哈马斯、谴责恐怖主义、谴责发射火箭。呼吁阿巴斯总统解散团结政府,支持以色列的自卫行动。这也是在我们这一地区实现和平的唯一出路。”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Photo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