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经济学家洪平凡博士解读《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12:35)

2013 年 12 月 18 日

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于12月18日在纽约总部发布了《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中的第一章《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对未来两年全球经济的基准预测分别为:2014年增长3.0 %, 2015年增长3.3 % 。联合国电台就此对联合国经济学家、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全球经济监测中心主任洪平凡博士进行了采访,请他对报告进行了深度解读。请听李茂奇的报道。

《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第一章《全球经济展望》指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三大经济体尽管增长速度有明显差别,但它们增长的波动仍然基本同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并没有与发达国家完全脱钩。此外,发展中国家目前以及今后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比他们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要低两个百分点。

联合国全球经济监测中心主任洪平凡博士指出,未来两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差距有所缩小。

洪平凡:“预计美国经济在2014-2015增长2.5-3%左右。欧洲终于走出了衰退。但是,仍然有一些制约增长的不利因素。预计欧洲在2014-2015增长1.5% 左右。日本计划在未来两年提高消费税率,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经济增长。预计日本在2014-2015 增长只有1.5%左右。”

《全球经济展望》指出,在发展中国家中,非洲,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经济增长有明显改善。预计在2014年增长5% 左右。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经济在过去两年明显放缓了增长,但仍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地区。预计东亚经济在2014年和2015年可以维持6%左右的增长。预计中国在未来两年可以维持7.5%左右的增长。包括印度在内的南亚经济,其目前的增长处于二十年来最低水平。预计印度在2014年能恢复到5%以上的增长。

西亚地区的石油出口国能够保持在5%左右增长,但该地区其他国家,如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和也门,其经济增长继续受到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影响。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经济增长在过去两年明显放缓。预计2014年有所改善。巴西目前的增长只有2% 左右。预计未来两年增长3-4%左右。墨西哥与美国经济密切相关。目前增长不到2%,但明年有望加速。

俄罗斯目前增长只有1.5%,主要问题包括,经济结构不平衡、依赖石油出口、资本外流、国内投资不足。预计2014-2015年增长2-3%左右。

洪平凡表示,失业率、通货膨胀、国际贸易、大宗商品价格、国际金融形势等都牵动着全球经济的走向。

洪平凡:“高失业率是世界上许多国家面临严峻挑战。在发达国家中,欧洲失业率居高不下。其中西班牙和希腊失业率高达27 % ,青年人失业率更是高达50-60%。美国失业率有所下降,但仍然明显高于金融危机前水平;目前,通货膨胀在全球范围比较平稳,但欧洲最近担心陷入类似日本过去十几年面临的通货紧缩;过去两年国际贸易处于低迷状态,只有2-3 %的增长。主要原因是发达国家进口需求疲软。但另一原因可能是过去十年世贸组织贸易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无法给世界贸易注入新的动力。预计世界出口总量在2014年增长4.7% ;就大宗商品价格而言,农产品,工业金属,矿产品,石油,这些初级产品价格在过去三年有所下滑。主要是因为全球需求疲软。从历史长期来看,这些产品价格仍然处于高位。 它们在未来的走势在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需求;在国际金融方面,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的特点之一是发达国家股市与新兴经济体股市分道扬镳。发达国家股市不断上涨,而新兴经济股市徘徊不前。就货币而言,一些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在2013大幅贬值,如亚洲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还有其他地区的巴西,南非和土耳其。但中国人民币独树一帜,不但没有贬值,反而对美元和其他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升值,在某种程度上为稳定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做出了贡献。”

洪平凡表示,美联储能否顺利退出量化宽松是全球经济在未来几年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同时,一些新兴经济体仍然有硬着陆的风险。欧元区的系统性风险有所降低,但该地区的许多银行仍然脆弱,实体经济复苏仍然面临困难。美国虽然在2013年避免了债务违约,政府也只局部关闭了很短一段时间,但是国会两党在预算问题和债务上限方面仍然会继续争持,给经济带来很大不确定性。此外,世界经济还将面临来自地缘政治局势和自然灾害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洪平凡指出,发达国家目前推行的“量化宽松”政策隐含着一些潜在的风险。

洪平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主要发达国家的央行实施了所谓的量化宽松(QE ):从资本市场不断购买大量长期证券,包括政府债券。目的是为了通过扩大基础货币,给经济提供更多的流动性。例如,美国联邦储备资产负债表规模增加了4倍。英国增加了5倍。欧洲和及日本增加了一倍。但量化宽松政策效果仍然有很大争议。在积极方面,量化宽松稳定了金融市场,解救了陷入困境的商业银行,降低了长期利率,对经济复苏和就业起到一定支持作用。但在消极方面,因为中央银行从市场购买了大量金融资产,带来很大的市场扭曲。量化宽松人为地压低了一些金融资产的风险溢价,诱使投资者购买风险较高的资产。量化宽松造成商业银行的道德风险,纵容这些银行推迟清理他们的不良资产。同时,在国际方面,许多新兴经济体抱怨,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发展中国家的宏观经济稳定产生负面影响,导致外资,初级商品价格和汇率的大幅度波动。还有些分析认为量化宽松扩大了贫富差距:由QE注入流动性提振了股市,有钱人更富,穷人更穷。”

洪平凡表示,目前全球最关心的是量化宽松退出带来的风险。发达国家中央银行面临两难处境:过早退出量化宽松可能会导致长期利率反弹,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波动,造成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提高新兴经济体融资成本。而金融市场波动会迅速传递到实体经济,影响经济增长。 相反,如果退出量化宽松过迟,将会造成资产泡沫,增加未来退出量化宽松的困难。可以说,这些中央银行并没有能力完全控制量化宽松的有序退出。

然而洪平凡指出,新兴经济体也存在着“硬着陆”风险。

洪平凡:“新兴经济体,包括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在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明显减速。联合国预计这些新兴经济在未来两年可以企稳回升。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一些新兴经济会进一步下滑,或“硬着陆”。这些新兴经济面临两方面的风险:一是来之外部的冲击。例如,刚刚讨论的发达国家量化宽松退出可能给新兴经济带来的冲击。二是这些国家本身面临国内经济结构方面的问题。目前,大多数新兴经济国家都采取浮动汇率,或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此外,自从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新兴经济国家在加强金融监管和改善宏观经济管理等方面也有很大进步。总之,新兴经济体目前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比他们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有所增强。但是,其中一些对外收支赤字和财政赤字严重的国家仍然很脆弱。”

洪平凡表示,从宏观经济政策角度来看,目前世界各国宏观经济政策立场有很大不同。欧美发达国家在未来两年仍将继续采取财政紧缩与货币宽松的组合政策。但是财政紧缩的程度将有所和缓,而货币宽松的程度也将有所减弱。与欧美不同,日本将继续采取财政和货币双重扩张政策。预计主要发达国家的“零”利率政策至少要保留到2015年年中,随后逐步提高利率。预计美联储将在2014年逐步减少量化宽松购买量,并在2015年年中开始出售在过去几年通过量化宽松购买的资产。

洪平凡指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新型经济体都应积极应对各自所面临的挑战,加强国际政策的协调。

洪平凡:“对发达国家而言,最严峻的政策挑战是如何保证量化宽松政策的平稳退出。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的宏观政策面临着国际经济环境和国内经济结构两方面的双重挑战。在制定宏观经济政策时需要在多种因素之间进行复杂的利弊权衡。此外,许多结构性经济问题不是靠财政和货币等宏观政策所能解决的,必须依靠体制改革。事实上,许多新兴经济体,如巴西,中国和印度,都在推进体制改革,克服他们在经济结构方面存在的问题。例如,中国在近两年面临增长放缓时,并没有像2009年那样简单地采取大规模经济刺激。而是试图通过深化体制改革来促增长。已经采取的一些措施包括减少橡皮图章,减少行政干预。同时,中国还推出了一套完整的包括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态方面的改革方案。”

洪平凡指出,世界经济需要加强国际政策协调。首先,为了减轻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带来的国际溢出效应,主要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应该向其他国家阐明他们的政策立场和退出方案。主要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是国际储备货币的发行者,他们对全球经济的流动性和稳定性责无旁贷。此外,20国集团在协调国际政策方面应继续发挥自己的重要作用,帮助各国应对不同的政策挑战。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